我一直記得她那雙眼睛,有時候是呆滯的眼光,有時候卻好奇的搜尋四週的環境。大多的時間,她是一個人的,獨來獨往,很少跟人交談,像我一樣!

高中的生涯,是我最懷念的時光,但在我想起的片段裡,幾乎很少有上課的情形!大部分都是我一個人來去像風的記憶。在班上,我是個極度不用功的人!每次看到同學埋頭苦幹時,我就會慶幸自己的大腦遺傳到父母的優良!家中兩老加上姊姊總會說:『你頭腦很好,但是就是不肯用功。』本來,我不這麼覺得,一直到我考上二專那年,跌破所有老師的眼鏡後,再看著那些比我用功卻落榜的同學,我才真的覺得,原來大家說我聰明,不是安慰我,也不是刺激我,而是事實。但我卻浪費了!

她叫『亞馨』,跟我一樣的是,我們常一個人來來去去,跟我不同的是,別人都覺得她的腦袋瓜被阻塞了!很多東西,好像要跟她講很多次,她才會明白!就連『一個人』的方式也不同。我不喜歡教室裡的氣氛,因為考試壓力太大;我不喜歡同學之間那種斤斤計較的感覺,多得一分,別人就看不順眼,所以我老是往教室外面跑,在班上,我是獨行俠,出了教室,我又可以呼朋引伴的聊起來。但是,她不一樣,即使走出教室,我仍舊可以在她的背影上看見落單的寂寞!

不知道為什麼,有兩種人在團體裡,一定會排擠。一種是像我這種不怎麼合群的人,另一種就像她,即使合群,也不見得有人喜歡她。同班同學的小團體很多,我通常是比較隨便的那一種,沒有一定加入哪一個小團體,也是因為我誰都不偏,所以我常一個人。但她一個人,怎麼也構成不了團體,只能一個人!

高三那年,班上居然開起鬥爭大會,被鬥爭的沒有別人,正是亞馨!我依然記得那天她站著被批鬥的樣子。無助、錯愕,我安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聽別人批鬥她,想伸出援手,卻不知該怎麼做。說是同班同學,我卻不怎麼明白,她們之間的誤解和心結究竟在哪裡,想勸合也無從勸起!於是我仔細的聽著亞馨說話,聽著其他人對她的『指責』。

後來,她哭了!我不記得為什麼她哭,只記得她很無助的說著自己的事。我很想站起來跟大家說『夠了!』但是,我沒有。因為我不想再加入這場是非!我只是在心裡想著,亞馨把自己封閉起來,沒有人肯聽她說話,沒有人肯教她一些生活上該注意的小細節,所以她封閉了!我甚至覺得,她的思考方式、待人處世都還停在那個讓她封閉的年齡,讓她不懂用什麼樣的態度去對待身邊的人。

鬥爭大會不久後,有一天,教室只剩幾個人,有我,也有亞馨!

我才對她說:『別在意!』

她知道我在說什麼,點點頭。我拍拍她的肩,『以後,如果真的想說話,真的想哭,真的需要有人告訴妳一些要注意的事,可以來找我!』她給我一個謝謝的眼神,開心的、認真的說:『真的很謝謝你!』轉身離開時,不知道她有沒有看到我跟她一樣落單的寂寞?雖然我有很多很多其他班的同學、學弟妹會陪著我,但是教室裡的落單,卻是跟她一樣的心情!

一直到畢業,亞馨只有找過我一次。那次我正匆匆忙忙的要下樓打籃球,她叫住我,眼光裡,有著剛哭過殘留的淚水。因為答應要幫她,卻又跟人約好要打籃球,我只好先跟她說:『妳可以等我一下嗎?我先下樓,學弟等我打球,我一下子就回來。』

她沒有等我回來,也走到球場找我。話還沒開始說,她就『哇』的哭出來了!因為打籃球的關係,原本放在口袋裡的東西,全部都被我掏出來,一時之間,找不到面紙,只能任她哭泣!在她哭完、說完之前,我什麼也沒說,只是聽著。偶爾應答她一兩句,但多半時間,我就是聽她說!其實,我很怕別人哭,特別是女生!不論為什麼而哭,我總會很容易的也陷入她們的淚水裡!

教官從我們身旁走過,她看著我說:『你不要欺負她啦!』

我一臉無辜的看著教官,『我哪有?給我面紙啦!』

教官走進辦公室拿了幾張面紙,遞給亞馨,『他如果欺負妳,要來告訴我,我幫妳教訓他!』

亞馨笑了!破涕為笑。她擦去滿臉的淚水和鼻涕,笑著跟我說:『沒事了!謝謝你。』

說了再見,她便帶著笑容轉身離開!

高中畢業後,我就沒有見過她,直到二專畢業那年,我們辦了一次高中同學會,才又看見她。我不記得她那天的樣子,但是她那雙眼,我還是很清楚的記得。

她手裡拿著一個禮物,向我走過來,『線,這是給你的,我想,你應該會喜歡。』我接過她的禮物,才知道原來她還記得幾天後,我的生日。而她挑給我的禮物,就像她說的『我很喜歡!』同學會上,我們幾乎沒有什麼交談,但是她給我的印象,就那麼深刻的記在心上了!

那年的聖誕節,我收到她的賀卡,內容是:

『親愛的線:
我現在終於可以放開心跟別人作朋友了,生活上多了很多朋友,也比較會跟別人相處。我很認真的讀書,很認真的學習一些不會的事情,生活過得很充實。
謝謝你以前這麼關心我,以後要常聯絡,也要替我加油喔!』

我實在記不起太完整的內容,但這張卡片是那年讓我最感動的一張。同學會上,她的眼神,給我一種不太一樣的感覺,就像這張卡片的內容,它讓我看見一個新的亞馨,一個懂得放開心胸的亞馨,多了快樂,多了自信,多了一點讓人放心的感覺!後來,我們沒有再聯絡。我沒有主動找過她,但是想起她的時候,總會在心上祝福著她!

P.S
很多老朋友都說我沒有變。其實我覺得我變了很多!以前我總可以真心的為朋友兩肋插刀,總可以去替別人分擔一些什麼。但現在的我,已經沒有當年那種豪氣!環境的關係吧!我想。在學校的時候,書唸不好頂多就是重來,(我從來沒有重來過。)無憂無慮的,反正有什麼事情找我就對了。除了唸書之外,我大部分都可以幫忙解決!也許是因為一個人在台北,再加上社會跟學校的環境真的不能拿來做比較,我也有一點自掃門前雪的感覺!人沒有辦法改變環境,只能改變自己囉。沒有能力幫忙的時候,我也不會逞能的說『找我就對了!』。
我跟同學的連絡差不多都斷光了。除了幾個二專同學知道我有報台之外,其他的幾乎都只留在記憶裡了!下一次再見到亞馨的時候,不知道是在何時了。希望有機會再見面的時候,大家都很好!(p.s我同學是叫我的綽號,那時候不叫換日線。『張亞馨』是同音,但不同字。)
DEAR喬:我回高雄前,妳最好再打電話提醒我『袋子』的事,免得我老人家記性不好忘了!(喬如果沒看到,喬小弟記得要跟她說!)
祝 好

換日線的話:我的豪情,我的兩肋插刀,跑哪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