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長一段時間,我沒有再踏進去那個籃球場,拚了命的,只為了一場球的輸贏!離開兩、三年,這段時間偶爾步行到這個熟悉的場地,走走也好,看看也好,就是沒有人陪著我一起打場籃球!

這是我的高中校園!我依偎著它好長一段時間,喜、怒、哀、樂,在這裡,我用手中的畫筆,一一留下深刻的記憶。再踏到球場,離我上次拿著籃球已有半年的時間,這一次,出現幾個曾經陪伴我打籃球的──老球伴!

說到年齡,對於我,應該還不算大,剛出社會的小毛頭!但是,在這裡,我一直算是其他孩子們的『長輩』!十六歲到二十歲日子,他們陪伴著我,一路走過屬於我的美麗年少!這之中,有小學生、有中學生,或者連幼稚園的孩子都有!唸高中時,每天抱著籃球的我,除了同學之外,就是跟這群小朋友在球場上互相廝殺;畢業後,再就學,利用課餘、假日,我們也經常在球場上碰頭,遇上輸贏,是敵人,若是分隊在同一個陣線裡,又變成隊友;後來,我離開了那片熟悉的園地,這群老朋友,也各自分飛,有的到外地求學、有的忙著考大學、高中,而我也飛往北方,開創自己的未來。聽別人說,這些人,很難聚在一起了!

『喂!把我的球丟給我!』小宇在一旁吆喝著,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不能有點禮貌啊?』他依舊端著那不可一世的驕傲,看著我。

『XXX,我才不甩我老師咧!那個老頭真夠機車的,很想扁他!』阿佐拌著三字經的話裡,開始咒罵他的師長,『拷,你是白痴啊!會不會打球?不會打就走開啦!』一個球從手邊滑過,我們場外的人,看得一清二楚,明明是阿佐自己說話分了心,卻責怪隊友。

『阿佐是驕傲什麼啊?等一下慘電他一下!』阿仲在旁邊唾棄了一番,我沒開口,但我的想法跟阿仲一樣,也想上場海電一下這驕傲的小子。

就是這樣的情形,讓我曾經在球場,跟這群孩子玩在一塊兒,偶爾,我會拿出自己是長輩的態度,教訓他們;(其實,我還是個孩子呢!只是喜歡『裝』長輩!)偶爾,我也會比他們還不成熟的,想要跟別人幹架,或者,用球技贏得他們的心服口服!當時,我常想,這樣的他們,踏出校園的時候,不知道在社會裡,會不會一再的碰壁,又會不會隨著年紀的增長,收斂起他們的驕傲和任性?

今天,我遇見這些曾令我拳頭緊握的老朋友,小宇說:『請幫我撿一下球,謝謝!』,阿佐因為打球的碰撞,頻頻道歉!離開前,除了再見,還說了一聲謝謝!我跟身邊的阿仲說:『我發覺,你們長大了耶!有禮貌多了,而且,不再那麼「囂張」耶!』(我心裡想的,不只是他們都成長了許多,而是,好久不見,他們長大了不少,我也在這些年內,成長了許多!我們是這樣一直陪伴著彼此成長。)

『我現在在想,以後,我要做什麼呢!』即將要升上大學三年級的阿仲說。我們坐在籃球架底下,開始暢談了起來,直到夜色漫開。

離開前,我看著阿仲,『總覺得現在這樣的感覺很好,可以跟你聊聊「未來」這件事,以前,我們年紀太小,常常為了打球的一、兩分,爭得面紅耳赤,或者為了誰誰打了手卻沒喊犯規,差點在球場上幹起架來。偶爾,我想這樣跟你們聊聊天,也不知從何聊起!』

阿仲沈默的雙眼裡,帶著一絲笑意,『也許,幾年後,我們這一群人,還會在這裡相遇吧!那時候,聊的可就多囉!』

時間流逝,催促我們往前走,每一步都邁向著未來,沒有人能知道未來是什麼樣子的,唯有認真的去過,直到我們回過頭時,可以看見那麼一點點長成的收穫。曾經我們的叛逆、任性、驕傲……等等,讓長輩口中只有『死孩子』能夠形容我們,然而,當我們一轉身,會有太多太多的我們,一一歷經我們曾有過的歲月。

『喂!把我的球丟給我!』又一個不知死活的孩子,讓球滾到我的腳邊,也是一臉驕傲的看著我,而我,微笑的將球丟還給他,我想,他會是下一個我吧!下一個像我這樣,在幾年後回頭看看這一切,屬於記憶裡,最珍藏的畫面!

P.S
真的好久沒打球了!準頭都不見啦!除了唱歌,也可以找我打籃球啦!聽這些老球伴說中正體育場(高雄)那兒,有一塊很大的球場,有沒有人願意帶我去開開眼界啊?
大家還是老樣子呢!就是變成熟了,言行舉止都有了些改變。
很久沒打球,要記得熱身啊!
呃!別再逼我寫短文啦!因為,我真的沒有靈感。跟你們分享一些生活上的感觸。謝謝大家的陪伴喲!
照片是從畢業同學錄上掃下來的喲!這棟教室叫『波浪大樓』,很特別的一棟教室,因為它的走廊是呈現波浪形狀的喲!

換日線的話:是不是,以前,也有很多人,看著我們的『無‧理‧取‧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