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著搬家公司的車,從我面前緩緩向前。回頭,我對著伴我度過異鄉日子的屋子,說了再見後,隨即再踏上一個人的旅程。我還能記起以往面對分離的時候,我的心情;我還能想起那一些關於離別的片刻。突然發現,那些陽光燦爛的日子裡,曾經,我是那麼勇敢!

『真的要搬走了嗎?』小樓問我。

我笑著,『不搬不行啊!再這樣走下去,好像不是辦法。』

小樓的臉,原來映著笑意,卻因為我這句話而收回笑容。我和他背靠著靠,直到他轉身擁抱住我,我的淚,才替代了原來強擠出來的微笑!

『小樓,你還記不記得你小學時候的畢業典禮?』離開的前一晚,我和小樓躺在狹小的單人床上,我側著身,看著小樓問。

『記得啊!怎麼了嗎?』

『那你還記不記得畢業典禮完,你是笑著的還是哭著的?』

『傻蛋,哭什麼啊!丟臉死了,有什麼好哭的。我還記得畢業生在台上演講的時候,一邊哭,一邊講,搞得我們在台下不耐煩死了!』

我躺在小樓身旁,點點頭,『我們也是,我們老師在發畢業証書的時候,也是哭得死去活來的,其他女生也跟著哭,我們幾個男生,直覺得女生無聊,不過就是畢業而已,有什麼好哭的。』

小樓在旁邊猛點頭。我拉著他的手,繼續說:『國中畢業時,我也沒有哭,倒是在跟老師道別時,掉了幾滴眼淚。』

小樓起身,看著我,調皮的搖搖頭,嘲笑我說的話。我朝他的肩上輕拍了一下,『不要笑我。高中畢業時,我還哭了一天一夜呢!』他正想起身,我壓著他的臂膀,背過身去『這次,離開你,我不確定我會哭多久!』

小樓沈默著,沒有多說。我和他,張著眼看著天花板,從我們認識的那一天開始,慢慢憶起三個月來的點點滴滴!清晨黎明,我們才沈沈睡去。直到搬家公司打來的電話,將我吵醒。

『請問是齊威政先生嗎?』我用肩膀夾著電話,順手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我是陽光搬家公司黃先生,想跟您確認搬家的時間……』我匆忙的抄下對方的電話,走回床邊看著還在沈睡中的小樓。

他像孩子般摟著被子,熟睡的臉龐上,沒有平時的尖銳,也沒有武裝的神情,更沒有些那些跟我水火不容般的猙獰,我望著鏡子上的自己,似乎也沒有那不耐煩的表情,也沒有無理取鬧的幼稚,更沒有那讓小樓絲毫無法容忍惡言相向的醜態!

有一股衝動,我想取消搬家的行動。只是,我仍舊沒有做下一個動作!畢竟對兩個剛認識的人來說,三個月裡從相識到同住,裡面充滿太多太多的不熟悉及不了解,寂寞的成分太高,空虛的狀態讓我們彼此吸引,直到漸漸熟悉之後,衝突、爭吵一次又一次磨去那些曾經有過的快樂及幸福!我們似乎,僅用三個月的時間,將別人談了一輩子的戀愛完全談完,什麼都迅速,什麼都來不及反應,便宣告終止!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那麼害怕離別!』小樓醒來後,走到我房裡抱著我說。

我說,『我也不知道。』

可是,我們明明都曉得,僅是生離,不是死別,又為什麼我們都那麼害怕?只因為我們一次又一次面對著生離之後的未知,還有分別之後的寂寞。年紀越大,我們懂得越多,知道什麼是痛,用已知的狀態去面對未知的情況,最後,害怕越多,勇氣也漸漸消盡。

小樓又一次問我:『真的要走了?』

我在他手上,輕輕寫著『勿忘我』,就像我們小時候,在那些『畢業記念冊』上的心情一樣!

我親愛的朋友,勿‧忘‧我!

P.S
有很多人都會問我,我的文字裡,有哪些是真實的。絕大部分,都是真的感覺。感覺是真的,但故事不見得是真的。關於離別、關於寂寞,我在這幾個月才明白,原來,我不再像從前那般獨行;原來,我已經沒有像以前那樣簡單的情緒,總是把所有的事,都混在一起。而勇氣,也因此快速退去!
留一段話給一個人。分別以後,請不要忘記我,最記得你曾經說離開不是讓人最害怕的事,找不到想找的人,才是最難過的心情。請記得,我都在,只要你想找,我會一直都在!
祝 元宵快樂

換日線的話:想起一個人很簡單,忘記一段過去很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