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

今天學校除草了。昨天跑步想拍的小花,今天全都碎成一段一段在PU跑道上。

我不喜歡(或者說不太能,又或者說其實是懶)跑步。依稀記得十七八歲打籃球的時候,只要運動得太過,我就會開始陷入耳鳴的狀態。(而且很久)

「跑」這件事,我一直拿捏不準,究竟怎麼樣的呼吸才不會讓自己不致於要進入一種腦袋空白的狀態。後來不運動了、胖了、身體有些地方也就開始有小毛病了,太過劇烈的運動,也就不太碰觸了。

開始運動,拿起買了很久,消了一些氣的籃球,買了半年沒有穿幾次的球鞋,到鄰近的學校打球(投籃)。投不慣,又跑回高中的母校投球。那十七八歲每天打籃球的感覺全都回到手上,怎麼投籃怎麼順手。但學校實在有點距離,人就會用距離讓自己懶散起來。

那麼一到五跑步,週六、日打球如何呢?

學校變了很多,每踏在PU一步,我就會想起十幾年前在那裡唸書的事。原來滾滾的黃沙操場,成了一個標準的跑道,原來跟操場一樣大的籃球場,有十幾個籃球架,現在一半蓋起那棟有點醜的活動中心。

我十二、三歲的那些單槓不見了,而我唯一覺得時間的流逝,竟是某回我經過的那個玄關,必須輕輕彎腰,而不是那個年紀裡我一直想像著,我的身高何時才能頂到玄關的最低點。

除了打籃球外,因為身高的優勢,我沒有任何運動細胞。卻在跑步的途中看見小學生的跳繩,竟想買條跳繩來跳。

高中的時候,考花式跳繩,我差點被當掉。但跳繩將我帶回更遠早的記憶,那些寒暑假被爸爸逼著每天照表操課的第一條,就是到學校運動、跳繩,在那現已從我在學校時的停車場(羽球場)變成的一片草皮上,一下又一下的跳著。

傍晚五點跟晚上八點運動的人有些不一樣。我時常在家裡聽著學校作操的音樂在七八點響起,應該是一些上班族夜晚的運動。下午則是學生放學的籃球運動,和一些年紀比較長的人快走的操場,有時還會遇到國三那年隔壁班的老師。

我時常會想,這樣繞著操場到底有什麼意義?就像我時常在投籃時會強迫自己最後要連投中十球才能回家那樣,好像有些痴傻。

但那些高中留在球上和指間的味道,都會悄悄的在摸著籃球時,被喚醒。那跑步呢?或許只是一種逼迫自己,找到一件比較規律的事情做,看看家裡這一帶的運動族群,離開電腦跟人比較貼近(不說話、不交談的一種靠近。)在這種時節,吹著初夏的晚風,也很是舒服。

今天晚上八點半才走進校園,門口寫著九點就要關門,外頭的夜市人聲鼎沸。我少少的又跑又走,九點前離開,沿著夜市走到小時候還沒有誠品、金石堂、9X9的文具店,買了一條四十塊的跳繩,再從夜市走回家。

提著手上夜市買的愛玉冰,穿梭在夜市的人群,在運動的節奏裡,還有很多很多回憶的事情慢慢浮現。

總會有那麼一天,這些也會成為我未來的記憶,而有些故事會在時間裡慢慢被提起,或,忘記!

P.S
不要找我做劇烈運動。除了搶籃板外,我沒有什麼運動細胞。(XD)

換日線的話:要長高,就要運動,要變瘦,就要運動,要健康,還是要運動!

3 Thoughts on “運動的生活

  1. 這篇提醒我好久沒運動了。。。那就推薦到好生活報上鼓勵大家一起來運動吧 XD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10806/4192

  2. 約打籃球啊 哈哈
    我也想運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