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爍著 你的 透明胸膛 望穿了 你的 背後景象
猜不透 你的 心在何方 一口咬定 你的 柔弱臉龐
以為知悉 你在 我的心上 吞下你的 世界 還有天堂
唇邊收藏淡淡飄香 是你遺留晶瑩剔透

──我的想望 

三十度的熱度,一包路過商店帶回的『咖啡凍粉』,沸騰在鍋裡的熱水,翻滾我的想望,終於忍不住在夜闌人靜的深夜,和你一起分享我的喜悅。

『好吃嗎?』我問。

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回答我。

『如果好吃,下回我再煮其它的果凍給你吃。』你依舊沒有開口,微笑望著我傻氣的表情。

一樣的夏天,我們相逢在咖啡館前,受不了驕陽的烘烤,躲進『另類風情』裡,像是我們事前就約定似的,其實,我們並不相識,不是嗎?

『天氣真的很熱喔!』雖然不認識妳,卻想跟妳聊聊這擾人的天氣。

『嗯!』沒有說話,妳只是應答了一聲,不認識吧!

『我來這裡吃「咖啡凍」,妳呢?』

『咖啡凍?咖啡館裡也開始賣這種東西了啊?』妳張大了口,不可思議的看著我。

『夏天到了,咖啡凍清涼嘛!也可以吸引更多的人來消費啊!』玻璃窗外的人,像是在附和著我,點點頭。

『妳要來一盤嗎?』我熱情的推廌妳和我一同分享這份夏日的清涼。

不等我邀妳入座,妳已經轉頭向服務生比了『V』字,『兩位,要兩份咖啡凍!』

『你可以叫我若舞,很高興認識你。』望向窗外,妳突然開口。

『若舞,很好聽的名字,妳是偶然路過這裡嗎?還是……』每天下午我都會到『另類風情』喝杯卡布奇諾,或者吃一份啡咖凍,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若舞。

『我曾經路過這裡,一直沒有機會進來吃點東西,每次都是他載我,他走後,我就每天走著他帶我走過的路,今天輪到這條路,天氣很熱,看到這間咖啡館就走進來了。』若舞帶著悵然的眼神從匙裡的那一小塊咖啡凍後,直直的望著我。

『妳看到了什麼嗎?』我帶著些許歉意,好奇的問著。

『我什麼也沒看見,我只是想借著這一小小的透視,看見他。』

沒再說話,這樣沈靜的氛圍裡,不知道妳看到了什麼?是我,還是那個讓她思念的人。

『你知道嗎?他走的前一個晚上,還打電話跟我說,要我等他回家,他買了「咖啡凍粉」,說要在夏夜裡給我一點清涼,只是……他再也沒回來了!』

離開前,我對妳說:『等我學會煮咖啡凍,妳一定要來嚐嚐喔!我想,我也會做得不錯!』

徐徐晚風中,記起了去年夏天的若舞,繞道至巷口的商店,帶回了『咖啡凍粉』,冰箱裡取出的咖啡凍,我問你:『好吃嗎?』是的,我的維尼小熊,你是不會開口的,我只能自問自答。

親愛的若舞,煮咖啡凍沒有很難,如果有機會,希望妳能嚐嚐我親手為妳烹煮的點心,或許,妳可以在我的咖啡凍裡,看見妳最思念的人!

P.S
丫姊去韓國(元斌的家)了,媽媽一個人在高雄,或許我回家時,可以煮一些咖啡凍給她們吃!(水要多加點,才不會那麼甜)還有人想吃嗎?邀你們一同共享,夏日的清涼。
各位親朋好友,有空幫我宣傳我的電子報啦!發了四次,只有十四個人訂!嗚~~~拜託大家囉!今天的畫,畫得有些糟糕,但是,咖啡凍真的好吃!

換日線的話:有空來坐,嚐嚐清涼入口的滋味──如果你願意一嚐我的手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