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12008火化場的前方-我的影子(前言:這是前幾天我在腦海裡問的一句話:「還有誰要通知的嗎?」我打在plurk上,然後就開始打下面對話,生成一個故事。每個轉折處,我會用比較淡的字來說明為什麼會有那個畫面出現。可用反白方式看。這樣即興的寫,挺有趣!雖然故事很唬爛。)

「還有誰要通知的嗎?」他問。
「沒有了。」她答。
(這裡本來是要設定這個她是主角)
「那請妳簽名收件。」他遞給她手裡的文件。
(這裡想到《MIB》裡的驗屍處。)
「為什麼問我還有誰要通知的?要通知什麼?」她簽下名,問他。
(故事就是從這裡開始轉變方向,看是要發展成什麼樣子。)
「沒有,多數人都會想要通知其他人。」他說,並接過她手上簽下名的文件。
「我不知道要通知誰。」她說。然後燃起一根菸。
「通知他的家人?他的朋友?還是以前的愛人?」他說。
「家人?」她吸了口菸。
「朋友?」她朝窗外吐菸。
「愛人?」她看了他一眼。
(如果寫到這兒,轉到不是有人死的故事情節,就要有很大的說服力。我沒有那麼強的說服力。)

「我連他是誰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聯絡他的家人、愛人、朋友?」她再吸一口菸,對著他吐著。
(這裡開始,徹底不讓她是主角)
「這倒也是。」妳好像從來沒有替誰通知過誰。
他準備轉身離開。
「我倒是可以聯絡一個人。」她說。
「誰。他問。
「他手臂上那個名字。」她指指。
他走到他的身旁,看著手上寫著,林家達!
「愛人同志?」他問她。
「誰曉得。」她答。

林家達來到這裡時,已經是他送來後的第十個小時。
(接下來不想交代怎麼找到林家達的,只好直接跳到林家達的出現。)
「我跟他不熟。」林家達說。
「那為何他的手上有你的名字?」她問林家達。
「或許有另一個林家達?」林家達答。
「那你來幹嘛?」她問。
「因為你們聯絡我,而且我真的認識他。」林家達說。
「所以,你知道他的家人或朋友在哪?」她問。
「不清楚。我們只見過幾次面。」林家達答。
「那可以幫忙打聽一下?」她問。
林家達點點頭後,離開。

他被放在那裡,三四天,沒人理。一個星期過去了,還是。林家達來了一兩次。也沒有什麼帶來新的聯絡人。直到有天。自稱是另一個林家達的人出現。
(因為沒有做資料調查,只能用直到有天。如果有查資料,倒是可寫一些多久內,沒人認領,遺體怎麼處理。故事走向會有不同。)

「請問,我可以把他領回嗎?」林家達說。
「你可以證明你跟他的關係嗎?」她問。
「他是我哥哥。」林家達拿出相關文件,交給她。
她看了他一眼,開始簽署相關文件。
「再不來,我們就要把你哥化成灰了。」她說。
(這部分是想起《夜奔》裡,少東去領林沖那一幕。)
「喔!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林家達說。
「你們平常沒有聯絡?」她問。
「沒有。他不太回家,我們也不太找得到他。」林家達說。
「那他手上那個名字為何是你?」她問。
「我不知道。我從沒看過那個名字。」林家達說。
「好吧!把東西簽一簽,就可以領走。」她遞文件給他。
(這個部分我在最下面有說明。如果接下來要走向我下面寫的情節,必須要補一個畫面。但不能刻意。會破梗。)

林家達跟在門外葬儀社的人說了句話,離開了那個小房間。
「林家達的手機響起。」來電顯示林家達。
「謝謝你回來處理。」電話那頭的林家達說。
「辦完後事我會把骨灰交給你。」林家達跟電話那頭的林家達說。
「好。」電話那頭的林家達回答。
(沒有舖太多情緒,是還不知道故事怎麼走,丟給兩個空空的對話,讓後頭要轉折可以隨意。)

林家達是林家遠的弟弟,林家達是林家遠的情人。弟弟林家達很久以前就離開哥哥。哥哥很久以前就認識林家達。弟弟以為哥哥一直迷戀自己,所以遠走他鄉決定讓這樣的情感,藉距離消失。直到哥哥和情人林家達出現在他面前,他才曉得那個林家達不是自己。

「這是我的愛人,跟你一樣,叫林家達。」林家遠和弟弟碰面第一句話是這麼說。

林家達望著哥哥,和他身邊的林家達。一言不語。至始至終。而且從那天起,就再也沒見過哥哥和另一個林家達。直到電話那頭,林家達打來說需要有人去領出家遠。他才在電話這頭對電話那頭的林家達大吼。

「他媽的,出了事才來找我。你不是最會保護他、照顧他的?怎麼搞成這樣?」弟弟林家達狂吼。
「我不知道。他只是出個國,回來就不舒服。也沒說什麼,人就消失了。我找了好多天才找到。」林家達說。他的聲音一直是穩定的。
(這裡的情人林家達的情緒被加進來,穩定的,是為了要讓故事結尾處更加有力量。我隨意加的,但覺得效果不錯。)
「操你媽的,這就是我把我哥交給你的結果?你跟我說你不知道?」弟弟林家達依舊憤怒。
「你回來,簽個字。替他把後事辦一辦。有什麼話我們當面說。」電話那頭的林家達說。
(這句對話裡,可以補好幾幕,弟弟林家達跟林家遠在一起的畫面。兄弟情,從小到大,另一個林家達出現,弟弟的漠然。)

弟弟林家達把骨灰交給情人林家達的時候,情人林家達說:「遺照我留下,骨灰你帶走,畢竟是你哥,家裡也需要祭拜。」
「不需要,他跟你走就跟你走了。該是你陪著他的。」弟弟說。
(畫面補上情人林家達與林家遠在一起的畫面。幸福的、快樂的。或者,上床的。)

「你看過你哥手上的那個名字嗎?仔細的看過?」情人問。
「那名我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刺上去的。」弟弟答。
「那你知道我們兩個人的名字他怎麼做區分嗎?」情人問。
「不都是林家達?有什麼好區分。」弟弟說。
「你哥哥從來不叫我林家達,手機裡我的名字也不是林家達,只有你,他才這麼叫。而我,他只是喚我達,從不叫我完整的名字。」情人起身走向屋外。
(畫面再進林家遠喚林家達「達」的幾幕,這裡差不多就知道結局怎麼走了。)
「所以?」弟弟的語氣遲疑!
「你還不明白?那名是你,不是我。所以我要你把骨灰帶回去。」情人說。

情人林家達把照片收放進準備好的袋子。把林家遠的手機擺在弟弟的面前。然後轉身離開。
(或許這時候,可以加強情人這樣硬撐許久的悲傷,靜默的淚水,或者抖動的背。)

畫面,停在手機上,林家遠手上的那三個字。林家達,旁邊小小的一個愛心,以及心內,弟弟的生日數字。
(這裡要說,那個生日數字,會出現在弟弟證明哥哥與自己的關係時,拿出的文件有秀出。不然會不曉得是什麼意思。)

(後話:因為是用plurk寫,寫完了一句不能改,只能刪,所以思緒不能停。故事走向是由許多記憶拼湊進來,沒有加情緒是因為情緒容易讓故事定在某一個圈圈裡,就好像我昨天又寫了一篇情緒過多,到最後繞不出來,就不好寫。但相信這樣少掉情緒的部分,或許可以讓讀的人自己去堆情緒。又,沒有場景的描述,大概因為都在我腦海裡。比較像劇本裡的三角形,沒寫,但可加入。)

P.S
高雄天涼。
發現我自己沒有拍過兩個男生站在一起的背影。
(故事名是torasan取的。)

換日線的話:超唬爛的我。

3 Thoughts on “即興故事《兩個林家達》

  1. 寫得很棒,都可以成一篇極短篇小說了,有亦舒的感覺~

  2. Torasan on 2009/04/30 at 00:06:53 said:

    我好愛這個故事啊!

    • 換日線 on 2009/05/03 at 16:39:06 said:

      謝謝你一直都給我的文字鼓勵。:)
      (靠,我好見外啊~~但那是真心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