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討厭等劇,所以一直到播完了我才花了幾天的時間把《小女子》追完。要說「追」這個字,後面三四集我的確是追著用快轉1.5倍的方式看完的。

我常笑說所有戲劇或故事中的不合理或邏輯前後不通的東西,只要拋出幾個元素,自然而然的就能讓一切合理化,比如說:外星人、超能力、神、鬼、宗教信仰,或者精神病患!這下可好,《小女子》來一招就是幽靈及現代人很愛掛在嘴邊的「人設」,而就《小女子》裡的重要角色元尚雅所言:這些都是一場又一場的表演!

Read More →

說穿了,《魷魚遊戲》就是災難電影中人性中邪惡和光明集大成的電視劇,差別就在於這場災難中沒有「富有的人」,也就沒有那種:富有的人終於明白「不是有錢就有鬼能幫你推磨」的戲碼!更沒有那種:人性總是可以戰勝利誘選擇往正義那方站去的橋段。

有的多半是富人的視角,看著手上的籌碼要走到哪一個關卡?操弄著「沒有錢」的人性,揣想著所有「窮酸」的極致,表現著旁觀他人的窮苦,代替他們向世界呼喊著「有錢,人生就可以改變」,再將所有能夠彰顯但卻了無新意的人性在遊戲裡展現,以為這樣就能完整這個為了搶奪生存權的遊戲。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