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女養成記》第二季,應該是我看過的台劇續篇最好看的一部劇集了。在金鐘頒獎典禮上聽到不少電視劇都會拍第二季及上映電影,不禁讓人回想起那些「續集就爛尾」的電視劇和「票房不如預期」的電影,不知道究竟是出資方打鐵趁熱,還是觀眾敲碗喊燒拱出來的,還是真的在創作者心裡真的有了更好的故事雛形?

這兩天重溫了《我們與惡的距離》與《麻醉風暴2》依然被《我們與惡的距離》那精準的台詞、節帶進了故事情節裡,彷彿真的是在現實生活裡,遇見、聽見、看見劇裡那些難以消化的情緒;而《麻醉風暴2》仍然像初次看的時候一樣,沒有看《麻醉風暴1》時,讓人有一股作氣想看完,平穩卻沒有驚喜也沒有真的有過《麻醉風暴1》的震撼,頂多被蕭政勳寫給惟愉的信感動到,其他的大概就如我在這篇文裡寫的〈沒有意外、沒有驚喜的《麻醉風暴2》〉

Read More →

一直記得看法國電影《家戰》的結尾,我遲遲無法從椅子上站起來,還待在摒氣凝神害怕發出聲音被暴力父親找到的情節裡。一樣是家暴議題的電影《夏之橘》用了不同的方式來拆解「家暴」這件事,從一位家暴的法警觀看同樣是家暴者的犯人,到被家暴的妻兒及其他旁觀者的視角,是個不拖泥帶水的劇本,且完整描述各自的心境轉折。

談起家暴,多半的戲劇或報導都是以被害者的角度延伸出所有的恐懼。《夏之橘》則是從兩個加害者的角度正視「家暴」這件事所帶來的影響和傷害。一位法警從他押解犯下殺人罪的家暴犯身上,開始反向回想自己的家暴行為,再從犯人的一雙兒女身上看見怨恨與自我行為的辯證,企圖改變自己身上家暴的傾向,也在這過程中試圖將許多與家暴相關的問題拋給觀眾: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