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些年。劉若英結婚那時,嚇壞了我。我總覺得這女神唱著:

後來 我總算學會如何去愛
可惜你 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
後來 終於在眼淚中明白 有些人
一旦錯過就不再
(歌詞憑記憶背出來的,有錯就將錯吧!)

應該她會一輩子就跟小曉一樣,一直唱下去,唱著那些成全別人的歌,或者〈後來〉這不就,不就是《後來的我們》的故事嗎?有意思的是。到底,後來女神結婚那時,好像有那麼一時間,我們都相信:後來,我們終有一天會像女神一樣,不會孤獨地唱著歌,總會有人陪伴著。

然後,她還是拍了這個遺遺憾憾的故事。 Read More →

李宗盛上一次的〈山丘〉,大概還有太多部分,不是我的心情,畢竟年紀還不到(XDDD),還一直在往上爬,還沒越過山丘,有些歌詞就是聽著聽著,有著小小的共鳴,一些些還摸不著頭緒地觀望、想像。五年過去了。再聽這首〈新寫的舊歌〉,共鳴度更高了。單曲一上架,又在我的iTunes不斷地重複播放著。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