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還沒有成為設計接案的自由工作者之前,「文字工作者」才是我以為我擅長的事。那時一陣部落客的風潮,熱得只要有一點文字能力的人都可以成為一個靠文字賺錢的人。(多寡的差別而已。)

「內容缺乏」的年代,誰都想找些能好好幫忙產出內容的人,從文字、攝影至今日的影音或聲音,全世界的內容平台都在想盡辦法都要找到可以穩定產出品質還不錯的創作者,而其中也不乏一堆靠著任何大大小小的創作比賽來尋覓好內容的單位,或是政府部門那些需要被推廣的事,都會藉由標案的形式將這些需要產出的內容,簽給可以執行的人!

那天我要出門談解約時,焦慮萬分。

Read More →

20161127春聯-1

才剛在便利商店坐下來吃早餐,邊掏出包裡的小說翻開要讀。手機傳來L的訊息。

「問你喔,你那個春聯的指印畫小雞圖案,是你自己畫的還是找素材圖檔來用的?」

我邊攤開小說,邊打字說:「自己畫的。」

我不太會畫畫,但我挺喜歡「圖像」,也非常喜歡可愛的東西。我畫過幾本書的插圖,也生產由我自己手繪的眾多商品。「指印畫小雞圖案」是農曆新年新開發出來的圖。雞有點難畫,不想太正式,又畫不出太可愛的圖,便聽由姊姊,以指印來畫雞年的生肖圖。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