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學校教大學生的手作,除了「手作」外,我必須分享在自我認同時那份「自信」,包括面對同志身分、沒有固定收入這兩件事,我怎麼處理自己本身內在的矛盾衝突,及外在取得認同的困難。也有比我年長的人問過我:「你到底哪來的自信?」我知道,他不是挑釁。

我想要連同我在2020大選後的某種心情一起聊這兩個字。

Read More →

去學校上手作課時,恰好有一堂是必須使用到打火機將尼龍繩做結尾,有個大男孩玩起我帶上的防風打火機。我有一個非常酷炫的防風打火機,那是用在手作時,燒掉一些布繩的尾端收尾用,當然也作為我抽菸時點菸用。

大男孩問起我抽菸的事,我想想他們也都成年,好像沒什麼不能聊的,一來一往的說著最近喜歡捲菸,但沒什麼菸癮的事。他像是突然發現什麼寶物似的,眼睛一亮,好像是沒有任何一個年紀稍長的大人,願意跟他們分享這類「壞習慣」的心得。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