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學校教大學生的手作,除了「手作」外,我必須分享在自我認同時那份「自信」,包括面對同志身分、沒有固定收入這兩件事,我怎麼處理自己本身內在的矛盾衝突,及外在取得認同的困難。也有比我年長的人問過我:「你到底哪來的自信?」我知道,他不是挑釁。

我想要連同我在2020大選後的某種心情一起聊這兩個字。

說也好笑,前天剛好翻出七八年前的一位朋友給我寫的信,信裡大概就是數落我在網路上的發言尖銳、充滿自卑。現在回頭要講「自信」這兩個字,好像不應該套在我身上似的。

這次台灣的大選,有幾個訊號是回應給年輕的青年們的:

1.要有表達自己的勇氣
2.要嘗試自己也許辦不到的事情
3.要替自己的選擇付出努力
4.要對生活有著各種質疑
5.不論如何困難都要捍衛自己的權利
6.要訓練自己有負責任和改進的能力

在分享過往人生的一些決定和選擇時,我被學校諮商中心的老師問到:「你怎麼會相信你做的都是對的?你怎麼有這樣的自信。」我當時是怎麼回答的?大概是很阿Q的答:「沒啊,做了才知道對不對嘛!好像不是想中那麼難!」

但真正說起怎麼可以那麼有自信?實際上不是「相信自己」,而是對世界、對其他人的「不相信(質疑)」,為了一份心裡的疑問,所以不斷地去試驗,想知道世界的盡頭,是否如過來人的警告是危險的?能不能自己在過程中找到防禦的可能?又是否如那些倍受期待的成功案例一樣,都是光鮮亮麗的?當所有的事都親身經歷後,你才能真正的分辨出許多事情:

你做得來的、你做不太好的、你還能做得更好的、很多事不是那麼危險可怕的、有些事真的不是那麼容易被改變的,但也有很多事不是那麼難以撼動的……

「自信」這兩個字,不是憑空就存在的。你會在生命的過程裡,不斷質疑和被質疑,你會去嘗試你質疑的事(這真的不能這樣嗎?)、挑戰你被質疑的事(為什麼一定不能這樣?)你不會一次就得到最後的結論,你甚或會頑強的抵抗一直挑戰下去,經過歲月的累積,你才會從這些經驗裡,得出最後你的選擇,那時候你再決定「要不要相信自己」。

從這次大選,我們看見驚人「回家投票」的力量,看見3Q陳柏惟和最後加入的賴品妤挑戰非常艱難的選區挑戰成功,有多少人一開始就相信他們可以獲得勝選呢?當然,我們也看到吳怡農和洪慈庸的敗選,但他們也都頂著壓力一路奮戰到了最後。

我們甚或從這幾個年輕人參選的背後,看到長輩們真的願意給年輕人一點支持和幫助,無論勝選與否,都必須讓經驗被傳承以及賦予一定的信任,才能使這場選戰,不會只留下勝敗的結論,給青年世代們一些訊號。

擁有「自信」這件事,不單單是從你與生俱來的能力和你所擁有的資源底下建立而起的!你本來就有的能力和你生命裡父母、環境給你的資源,只是讓你比較輕易能夠達到你想做的事。但真正的自信建立,必須從自己內心往外延伸。

「相信自己」這四個字說來好像很容易,但它需要漫長的生命累積。在這快速的網路世代裡,可能幾秒鐘就能推翻任何你還來不及得到答案的事情,但無論世界運作的速度有多快,所有生命裡的變動,都必須一次又一次地花時間、花精力,從累積中得到一點什麼!

不要太相信世界的定律,不要太責怪自己的不足;要有勇敢嘗試的精神,要能對事事和自己提出質疑;要在每一天都讓自己成長一點點、進步一些些,張大自己的好奇,感受那些生命裡各種各式的訊號,今天無法完成的,明天繼續(或下次繼續),真的遇到瓶頸、無解的先擱著以後再想,先做自己擅長的、喜歡的,養好一些信心再回來,有些思維就會不一樣了!

這原是本來就要寫的一個題。恰好覺得這次大選也有這樣一種訊號就一併寫了。雖然立場鮮明了一點,但也期待未來台灣的長輩們,給青年們一點機會,不論是政治或是生活上,用你們的人生經驗與青年世代對話,不是嚴禁、不是帶著「你懂什麼」的方式對待他們,而是將自己人生經驗裡的「智慧」傳承給他們,讓他們不再在人生中只為尋找「自信」而活著,而要讓他們擁有自信往前走去!

至於我的自信打哪來?我其實只是一個喜歡問「為什麼?」和驗證「為什麼?」的人,從「驗證」裡往往都會得出很有趣的答案,使得我一直喜歡這個驗證遊戲,看起來有自信罷了!天天充滿自信也頗嚇人的!自我質疑是生命中正常的事,但不要困在裡面太久就是了!

圖為2019去首爾梨花大學的照片,單眼底片機Canon A1。去首爾也是我意外之中的喜愛,很大很壯闊的城市,有新或舊的交替,很是美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