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的改編,向來是龐大而複雜的,特別是像山崎豐子這種動不動就寫出厚厚三大本的作家的原著,改編起來尤其辛苦,或多或少的刪增,都會引響到戲劇本身的張力。

在《白色巨塔》裡,劇本占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假設編劇照山崎豐子的寫作方式來改,那麼這部戲的效果可能就沒有那麼好,原因不在於山崎豐子寫作的技巧,而是時空背景的不同,以及要用多少時間舖陳一部戲劇。編劇井上由美子在這個部分,很完整的將小說裡看起來的模糊地帶更清楚的突顯出來。

從戲劇來看,井上由美子潤飾了山崎豐子筆下的角色,可能是因為山崎豐子生長的年代以及故事的原始時代背景,讓小說裡的幾個要角,在性格上有著過分強調的部分,而顯得咄咄逼人。財前是,里見也是,大河內教授更是讓人感受著嚴厲的刻苛(甚至,有時感覺刻薄)。不僅如此,就連東教授之女及里見之妻,也都明顯比劇中的角色來的尖酸。

而在劇情的安排,抽掉不需要的角色及橋段,加強財前在對抗體制時的無奈,而非處心積慮的爭奪權位。財前並不壞,說他只是為了想要擺脫自小窮困的生活,或者說他只是不甘心東教授因為他的能力享有一切教授的權力,都不那麼正確。

正確來說,財前是最清楚「權力」的力量的人。他知道一旦坐上了那個位置,他就更能實踐他對於醫院的理想,他想像著跟里見同時工作,同時打造最好的醫院的樣子,光是這點,他就比起只爭權力的東教授來得讓人尊崇一些。

不能否認的是財前在對抗這整個體制時,被教育成一個必須要用盡手段,才能達到目的醫生。但就財前這個角色,要傳達的並非是體制扭曲了財前,更要強調的是體制是怎麼堅不可摧的存在、保守的觀念及舊有的惡習是如何的惡性循環著。最後,財前靠著各種方式及他的努力和能力如願的坐上了他要的位置,但他卻敗給了死神,這點看來有些諷刺,但已經是最好的結局。

對於佐佐木的官司,小說及戲劇裡的呈現是有出入的,而這樣的差異, 也造就了劇裡財前的另一個形象。小說裡,財前認坦承自己曾經有懷疑過佐佐木肺部的癌細胞轉移,但在劇中,財前則是十分堅決的認為,未曾有癌細胞轉移的狀 況。前者,會造就財前的矢口否認且捏造作假的形象;後者,若要追究責任,也只能說判斷錯誤,還不至於讓這個人的形象全毀。

若說,財前這個角色是個不知悔改的,小說是成立的,戲裡就不能套用。不清楚為什麼做了這樣的改變,但卻加重了財前的死亡之時,另人惋惜的心情。財前堅持是即時的處理問題,少了縝密的思考,做出了錯誤的判斷,造成了病人的死亡。

畢竟,醫生是人不是神,他主宰了所有人的性命,但卻不可能完全達到十全十美的地步,而這樣的安排,也應証了里見在法庭上說的:「法庭是讓醫學進步的地方。」如果財前沒有死,或許在他往後的診斷裡,他會更為細心的注意那些細節,不再只是為了奪取自己想要的地位。

《白色巨塔》在經過那麼多次的改編、那麼幾十年的時間過去,還是可以注意到年代的差異,替角色做些微的改變,以及在劇情上做些微調,都能讓人打從心裡稱讚著。即使它描述的故事是自古不變的社會形態,但能夠把它拍得如此精采,也不妄讓人再多花時間去思考其中帶給人的意義。


導演:西谷弘、河野圭太 編劇:井上由美子
演員:唐沢寿明、江口洋介、黒木瞳、矢田亜希子、水野真紀、上川隆也……

資料來源:
日本偶像劇場
CIA中情局 Doramania板 特別企劃─白色巨塔特輯

P.S
快來不及了~~~哇!!!!

換日線的話:寫得快死掉了。
我並不喜歡山崎豐子的囉哩囉嗦,所以看小說的時候,總是會面臨到不想看下去的掙扎,但日劇看完了,又想要好好一探這兩者的差異,只好痛苦的跟它對抗。這三本厚厚的小說,山崎豐子想要說的,不單只是醫院風雲,她還解開了侯文詠未說的,在權力之下,隱藏的東西。

山崎豐子的《白色巨塔》果然很有重量。以她的年紀、創作的年代來寫這部小說,遠比侯文詠的來的嚴肅且沈重,巨塔發生的故事也較為複雜,給讀者思考的問題,也更為深遠。除了巨塔內的派系鬥爭之外,還更深入的探究鬥爭背後權力意義,她用了象徵正義的里見脩二來對比爭奪權力的財前五郎,她將「好人」、「壞人」通通混雜在一起,讓人性更為糾結。

在這部小說裡,山崎豐子藉由權力來畫分這兩派人,一派是像財前這種為了權力爭得你死我活的,另一派則是像大河內教授及里見這類剛正不阿、安守本分的人。但山崎豐子不論怎麼描寫權力鬥爭的細節,她都替財前在「當醫生」這件事上,保留了一點熱情,不論怎麼爭奪權利,財前對於替病人完成手術這件事,總是執著且專注,這個程度,一點也不輸給里見,但財前知道唯有自己坐上最高權力的位置,他才有可能用自己的權力去做些什麼事,或改善什麼。

雖然這麼說,不能抹掉佐佐木被醫死的事實,同樣也不能保證財前坐到那個位置之後,是不是真的能夠扭轉醫院的行事方式。但我想,山崎豐子沒有要讓所有的讀者討厭財前這個角色,財前只是她用來突顯醫生行醫背後那些政治文化(這點在日劇裡很清楚),財前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

甚至那段財前到德國參加國際會議時,讓他走入了集中營,讓他看見納粹大量屠殺猶太人的歷史,讓他思考人類擁有權力時,是怎麼實行那樣的暴行,在此同時,她也在提醒讀者(所有的權力擁有者),當權力加身時,是可以主宰別人的性命,希特勒是,醫生也同樣是。

我們當然可以去探討財前這樣一直想往上爬的原因,是因為自小貧困,自己跟著東教授那麼多年,被使喚來去,他想即早搞掉東教授,可以讓財前的名字與第一外科畫上等號。但是我們不能不想,假設東教授不要那麼害怕財前將他比下去,真心的把他當成一個可以傳承的人,這個財前,這個故事,會不會就比較有人性?(是說,它已經把「人性」寫得很透徹了!)

這個故事,已經比起那些讓你徹底在黑暗裡被掩埋的故事,來得有溫度一點。像是財前和里見惺惺相惜的部分,幾乎很難會有人願意在這樣人性陰暗的故事裡,加上這一筆。它顯得過於刻意及扭捏,但山崎豐子把它寫得很好,至少你不認為,這兩個人虛假,也同時能夠感受著這個故事並不只是要告訴你人性有多黑暗,而是有更多更多人的本質,以及至少還有一點點一點點對人性的期待。

最後讓財前死掉的安排,跟侯文詠一樣,結束在一個讓人思考的點上。只是,這一次思考的人不是那個當事者,而是讓財前變成這樣的整個醫院文化,包括了那些大大小小的教授們。財前,只是一顆棋子,用以提醒每一個人,權力可以用來改變任何的狀態,那也包括了,相隔幾十年一直都還存在的,那些文化。

※如果不是因為看完了這三大本厚厚的《白色巨塔》,我應該會一直抗拒看那麼厚的小說,更別說三大本了。《白色巨塔》改變了我的閱讀習慣,這一年看的書,幾乎可以抵掉我過去四、五年看書的數量。所以我說,我應該好好感謝《白色巨塔》!(《華麗一族》看完日劇就沒勁看書了。拿來看別的書好了!我實在不愛山崎豐子的囉嗦~~)

 《白色巨塔(上)》2004.11 商周出版 ISBN:9861242899
      《白色巨塔(中)》2004.12 商周出版 ISBN:9861242902
      《白色巨塔(下)》2005.02 商周出版 ISBN:9861242910

P.S
日劇和書有一些不同。接著再寫。

換日線的話:這三本都看完了,有啥厚書不能看~~

九九年,侯文詠寫了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白色巨塔》,姊姊買了這本書,她剛正邁出校園,加入白色巨塔。當時沒有耐心看完這種厚厚一本書的我,連正眼也沒瞧它一眼,一直到我看完了日劇的《白色巨塔》,再看了一集台灣電視版的《白色巨塔》,終於拿起了侯文詠的書,一個字一個字的啃了起來。(順序:日劇→台劇一集→侯文詠→山崎豐子)

《白色巨塔》寫的是醫院的事情,卻直指人心的黑暗,這很是侯文詠的風格,無法停頓,你就是想要看那些「好人」、「壞人」究竟最後的下場會是什麼?於是故事,就這樣子結束。我對醫院文化一點想要知道的念頭都沒有,但因為有家人待在醫院工作,你很難不聽到任何一丁點關於醫院的事情,只是,那些內容還是沒有《白色巨塔》那麼戲劇性。

人性真的很有趣,當你以為很多事情,經過時間就會被改變,直到你到某幾年後再看同樣的事情,發現沒有改變時,才知道原來有很多事情,是這樣無止盡的重複輪迴著。不論日本或台灣的《白色巨塔》皆是如此。不論是幾年前的侯文詠或是幾十年前的山崎豐子,他們筆下的故事,在現今仍舊不斷的發生著。就好像,看《白色巨塔》時的抬棺抗議、丟灑冥紙,以及收受紅包、媒體爆料,都像是昨天才發生在眼前的事。而巨塔裡的鬥爭,也像一場又一場安可的劇情不斷的上演。

侯文詠親歷過那個巨塔裡的故事,比起山崎豐子的鉅細靡遺多了幾分流暢,但也同等的理所當然了一些,有時候我都會在想,如果把巨塔改成另一個場景,這些故事是不是還是能夠運行?我想,那是成立的,而又,這樣成立的條件背後,侯文詠要說的,究竟是巨塔裡的故事,亦或只是「人性」?

有些人會去區分巨塔裡的「好人」與「壞人」,又或者加以描述在這些爭鬥裡,我們是怎麼看到人們最猙獰的樣子,而最後加上的死亡,意味警告的來告知生命終結時,還會讓我們停下來去想這一連串的事件究竟是為了什麼要如此處心積慮,又是為了什麼要爭得頭破血流?侯文詠沒有告訴你為什麼?他用了最傳統的方式,結束了這個故事,留下唯一一個承受者蘇怡華的哭泣。

如果我們在侯文詠的《白色巨塔》裡,想破頭也不明白這些鬥爭的原因為何,或許在翻開山崎豐子的《白色巨塔》裡,我們能夠一探究竟。如果說,蘇怡華的巨塔,讓他身陷泥濘,讓他只能變得脾氣暴躁,讓人了解這些鬥爭的過程及結果,那麼財前五郎(日劇《白色巨塔》主角)的巨塔,則是完整的陳述了鬥爭下,每一個角度的人性。

 1999.03 皇冠文化/ISBN:9573316188

P.S
這本書居然有侯文詠的簽名噎!!!
中文越來越差了,常有打不出字的時候,要惡補一下!
還有兩個白色巨塔要寫。

換日線的話:《擁抱靈魂》要等到啥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