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得為了一部電影,只看了一次卻寫了第二篇。四個小時的電影,值得再用一千字多寫一篇。

如果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有多種面向。那《大象席地而坐》這部電影,勢必將可以再從其他的角度觀看。如果那些灰暗的畫面,呈現的是生命裡被壓迫的絕望,讓整個世界像是沒有色彩的模樣,那最後一幕從巴士打向人群的光,會不會是故事想要說的另一個面向? Read More →

特地去了一趟金馬影展。買票劃位的時候《大象席地而坐》還有些許的位置。都不甚好,前幾排。再看看時間長達四個小時,加上近來身或心都像電影裡一樣被逼入一種極度壓迫的狀態下,因而作罷。在金馬頒獎以前我並不認識這部電影,只知道是我沒有買到票的電影,以及它的原著在台灣出版的出版社,曾讓我做過它的文宣品。

《大象席地而坐》從開頭的一大段,主角的名字都沒有清楚地被放在對話裡,觀眾只知道有一個男的在倚著窗抽著菸,說著滿州里的大象,似乎誰是誰、有沒有名字都不重要,以這樣的形式,讓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劇裡的角色,去觀看這樣濃縮在一天裡的四個小時,是他者也是自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