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看《惡水真相》的預告時,真的無法辨識強尼戴普的裝扮,習慣他那小鬍子和有點長度的黑髮中的離經叛道,竟能完全消失在這部電影,藏進傳奇攝影師尤金・史密斯的角色裡,我幾乎想不起來強尼戴普原來的模樣。

關於真實事件改編,需要大量史料來撰寫劇本,也必須透過大量的影像來還原事件本身的場景,以建立最真實的情景。而《惡水真相》要還原的不只是日本熊本縣水俁市的水銀汙染問題,也同時需要還原尤金・史密斯進入水俁市攝影記錄的過程。

Read More →

初見荒木經惟的作品,是《寫真的話》(木馬文化出版),覺得這位先生的攝影作品實在是太前衛了,有點消化不了。直到開始拍照以後,拿起幾個日本攝影家的作品來看,看到荒木經惟的《走在東京》(麥田出版),才看見荒木經惟眼中的街景,有迷人的日常,像《東京日和》,島津與陽子的愛戀。

大概是數位時代,帶來太便利的攝影工具,「拍照」成為一種「隨手可得」的習慣,加上攝影器材的日益精進,只要構圖能力不差,都可以拍出美美的照片;只要光線夠好,快門一按無處不風景;只要濾鏡一加,人人都好像是個攝影高手似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