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著楊雅喆的《囧男孩》讓我哭得半死,怎麼可以不看這部電影!

記得十二歲到十八歲這段期間,校園總是不時討論著關於女子中學的學生,把頭髮理光的事。那是1991年到1997年,人生最大的期許,理顆光頭,看學校、父母要拿我怎麼辦。(當然,那幾年並沒有發生過。)

一開始,我真的以為這是一部關於青春、關於愛自己跟自己愛的人,以及關於抗爭的電影。特別令人期待的「抗爭」,校園裡的、社會上的、以及同儕間而形成的限制,該怎麼對抗、抵制、推翻。 Read More →

電影的結尾是在燈火通明的隧道內,正向著遠方前進。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景色,不論是去哪,對於前方筆直的路、走廊、隧道、樓梯、地下道……我幾乎沒有任何抵抗能力,總會拿起相機猛按快門。按下快門的心情,就好像看著《停車》那樣,對遠方是充滿想像,即使你回頭過去看那走來的路,會發現其實一景一物,好像沒能有太大的變異,你仍舊被時間往前推,走在每條看似相同卻又相異的路上。 Read More →

我是用著很輕鬆的步伐,走出電影院,在我看完《藍色大門》的時候!甚至是用那種最快樂、最無慮的心情『跳躍』在街頭!像是回到十七歲那年一樣,我在街道上奮力的跳著、叫著、打轉著,連剛開始營業的店家,都感受著我的快樂,喊出『歡迎光臨』時,也比平常賣力。

一直以為國片都會很早下檔,正打算去看二輪電影,卻沒看見《藍色大門》這部電影在時刻表上,有那麼大那麼大的失落感,『原來,它還沒上二輪啊!』再猛然看著首輪電影的時刻表,我在心裡暗自竊喜著,原來首輪還沒下檔啊!算準時間,當摩托車停在電影院門前,還足夠讓我去買一瓶飲料、一包零食,站在『藍色大門』前,『叩叩叩』敲著門,然後,和另外三個人,一起走進那個懵懂的青春歲月。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