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荒木經惟的作品,是《寫真的話》(木馬文化出版),覺得這位先生的攝影作品實在是太前衛了,有點消化不了。直到開始拍照以後,拿起幾個日本攝影家的作品來看,看到荒木經惟的《走在東京》(麥田出版),才看見荒木經惟眼中的街景,有迷人的日常,像《東京日和》,島津與陽子的愛戀。

大概是數位時代,帶來太便利的攝影工具,「拍照」成為一種「隨手可得」的習慣,加上攝影器材的日益精進,只要構圖能力不差,都可以拍出美美的照片;只要光線夠好,快門一按無處不風景;只要濾鏡一加,人人都好像是個攝影高手似的。 Read More →

看完《告白》後,我把小說拿出來,用不到半小時的瀏覽一次,我以為電影漏掉什麼,但它什麼也沒漏,我以為它大改動了什麼,但也沒做太過分的改動。只是它慢慢的步伐,讓我有些不耐,沒有辦法像看書那樣,一眼一頁的穿越過那些劇情來到最後。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