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九月以後,創意市集就正式展開了銷售的旺季。在還能去他國旅行的無疫情時代,創意市集分成了幾種不同的形態:給觀光客買的、給文青的、給只是路過走進來看看的。

進入了疫情時代,以及多年沒有出門拋頭露面去擺攤,加上也很少出門逛市集,就比較難分析出各種不同的市集的差異,但九月到跨年是創意市集的旺季,應該從未改變。(對世界各地的產品銷售,Q4肯定是最好賣東西的一季!)

早期進創意市集常是主辦人跟主辦人的串接,在Facebook搞個社團,提供不少創意市集擺攤的機會。後來創意市集慢慢飽和,出現了更新的形態:餐車。

原本「賣吃的」只要不太難吃、不太貴,在市集裡一定常常是在時間還沒結束就可以完售,羨煞了所有手作的攤主(多麼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完售啊!)

Read More →

政大書城光華店收掉轉戰夢時代後,我的商品也一併到政大書城夢時代店去賣了。做商品這七年來,寄賣的店不多,因為我把利潤壓得很低,我也很不屑做很漂亮的包裝再跟買的人收取這些額外的支出,除了會磨損的胸章和金屬徽章外,我的產品幾乎都是裸賣的,但裸賣放著會長灰塵,賣相也不特別引人,還希望有任何人可以去幫我下架它們。

Read More →

20081220大遠百阿和單車放浪-16

突然地興起,想看看這座城市,究竟有些什麼書店。而是在心裡,一直記著這件事,那些還存活著的實體書店,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待在我們的生活之中。於是在一個有空的早晨,吃完早餐,邊走邊逛來到書店密集度還算高的文化中心附近,把幾間本來知道或從來沒走進去過的書店都逛了一遍。

從交通運輸系統的位置來看,高捷文化中心站3號出口的誠品大統店,是逛書店的起點。是十七八歲時,來到文化中心附近,一定會走到的書店,偶爾買買CD,偶爾看看一些當時根本不太懂的書。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