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時候一直在想:「如果這世界的異性戀成為了少數,這世界會變成麼模樣?」那些多數認為的「正常」變成「異常」的時候,會不會就比較能夠理解其他少數人所選擇的人生,需要多數的包容?能不能就懂得在「跟別人不一樣」的選擇中,還必須盡可能尋求理解或者得到「原諒」,是一件極為辛苦的事情!(為什麼因為「不同」所以需要「被原諒」呢?)

看著《親愛的房客》這個故事,不知為何竟沒有像是電影院裡此起彼落的啜泣著,反而有一種「終於走到這裡」的心情!

Read More →

衝組想傳達的議題太硬了。鄭文堂(編劇們,堂堂閉幕片沒有任何編劇的名字。)企圖用詼諧的方式來表現關於兩岸、中國、國與國的議題,好讓觀眾對國家認同、兩岸主權的問題有所思考。

這麼一個大問題,再把「衝組」在抗爭行動裡的角色加到元素裡,就別說放入一個重金屬搖滾樂團,想表現其立場,抓不到重點,已經像盤散沙,就別說宋江陣的精神、到底是中國還是內地、國家機器的監控。 Read More →

在戲台下看歌仔戲應該是多數六年級生以前的共同記憶。還有那麼一大段時間,是坐在電視機前看楊麗花、葉青。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都市裡慢慢地很難看到歌仔戲團的身影,有時候就連難得在路邊看到的表演,也是零星的觀眾,已看不見多年前那台下熱鬧的景象。

《龍飛鳳舞》這次將歌仔戲團的台上、台下搬上大螢幕,讓人眼睛一亮,除了帶出一點在開演前、戲散後的情節外,還讓郭春美一人分飾兩角,從台上小生的女變男,到台下角色的女變男,詼諧逗趣,角色轉換間,亦能看見郭春美的精采演技。 Read More →

到底是因為台灣的民間習俗吸引國外的青睞?還是那些搞笑的對話將一般民眾拉進電影院?還是父女親情裡的那種哭爸的感傷讓人走進戲院?我想我絕對不是最後那個選項,我想我絕對是那種憑著一種回憶兩年前哭爸的經驗,想尋找一些不要那快遺忘哭爸的滋味,走進電影院的。

幾分鐘的預告,就把《父後七日》最精采的部分,全都演完了。如果你真心想知道到底要不要花錢去看?我想我會真心告訴你:「不用。」但基於我對台灣電影的盲從,我還是花錢進了電影院。在滿場觀眾的電影院裡,我一直在看錶,想看它究竟還要這樣哭爸多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