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看舞台劇是在2017年的12月,在台北的一個深夜,貓弟死前的一晚。那之前在衛武營又看了一次《人間條件一》的戶外演出。我不特別愛舞台劇,但二十年前第一次看舞台劇就是看《人間條件一》,應該是首演,公關票的來賓席,假裝是文青的我跟著雜誌社的同事、主編乖巧地坐在那個位置上,看著歐吉桑吳念真要說的故事。

我沒有因此特別愛上劇場,但非常喜愛那樣溫柔的故事,笑與淚全部融在那幾個小時、濃縮一個家的情感、一世情的掛念。知道衛武營有戶外演出時,我從當時在它對面的工作室和朋友步行到那個我極度抗拒要與人不斷交會的大草地,吹著讓我頭痛的冷風,看著那個讓我二十二歲在異鄉感到溫暖的故事!

Read More →

二○○一年,我拿著不知道多少錢的票,坐在第一排,看我生平第一場舞台劇,也是吳念真導演生平導的第一場舞台劇,我很慶幸有機會可以看這一場戲,這一場讓我至今,都還會記得告訴自己「千萬要幸福」、「千萬要堅強」的舞台劇。第一次看舞台劇,心中很雀躍,在台下的心情,是窺視別人的人生,比電影電視都還真實,甚或說某些橋段自己也參與其中一樣。

我其實不太記得第一次上演的《人間條件》的內容,只能從這本圓神出版的《人間條件》劇本裡,喚回一些記憶,以及從它DVD裡的《人間條件》精華版裡,重溫一下二○○一年的感動,我也從吳導在DVD裡說的話,記起五年前的自己。

很喜歡吳導以《人間條件》來表達人與人溝通的狀態,利用借阿美(黃韻玲 飾)重回人間的阿嬤(黃韻玲 飾)來作為還在人間這些人的溝通「媒介」,讓原本看起來幾乎不溝通的人與人之間,有了一點點交集,有了一些聽見對方內心的方式。吳導說:「在這個溝通媒介那麼多的年代裡,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應該更無礙才對。」但是我們卻沒有因為溝通的管道及方式變多了,變得更關心身邊的人,反而是以為這樣多的聯繫及交流的方式多了,而減低了與人溝通的機會。

第九場,阿美的父親(李永豐 飾)怨嘆母親沒有給自己溫暖的日子,沒有給自己堅強的依靠,甚至為了一個男人,讓自己在外抬不起頭來。阿美的阿嬤才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解釋了一遍給阿美的父親聽,這一場,跨越時空的對話,將幾十年的委曲,或者是不諒解,在同一個時刻裡解開,原本已經沒有機會,卻在阿嬤重回人間的時候,解開了阿美父親對阿嬤一生的怨。阿美說:「為什麼要這樣呢?爸爸,阿嬤。為什麼心裡最重要的話,反而都要放在最深的地方呢?都要讓它變成一種遺憾呢?」

這個《人間條件》的故事,最後結束在阿嬤說「千萬要堅強」、「千萬要幸福」這兩句話裡。我始終認為,看過這部戲的人,都會跟我一樣很認真的記住這兩句話,這不單只是阿嬤對我們的交代,也同時是阿嬤不願再留下遺憾,對還在人間的人最直接的話語,而我也一直相信所有的情感都是最直接的;所有想講的話是不應該被保留的。

最後,要讚嘆一下阿嬤的這個角色,黃韻玲很完美的將兩個時空、兩個年代的人,在同一個身體裡面,呈現出來,尾聲的時候如雷的掌聲,給阿美,也給這個戲的靈魂──阿嬤。《人間條件》在二○○三年又重新搬上了舞台,也在戲後發行了這套劇本加DVD。不論過了多久,這個故事對我來說依舊感動。

2004.04.29 圓神出版/ISBN:9861330143

P.S
這幾天《人間條件2》已經開演,我很想去看,但是,票可不可以便宜一點啊?:(
天雨不斷的台北城。

換日線的話:怨嘆一世人是沒有用的,有些話該講就快講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