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運動習慣加回了好久沒有的「單車」。昨日一時大意摔車了。這是我第二次摔車,還摔壞了上千塊的新把帶(把手的把帶)人沒事,就是小擦傷,以及摔車難免的筋骨痠痛。習慣性地,把這樣的意外寫上個人的Facebook,那少少的只有十幾位朋友看得到的地方。

那Facebook奇怪的觸擊,經常讓我感覺我活在結界裡,沒人看得到我。我偶有像大多數人需要求助的時候會請教Facebook大神,期待誰能看見我的求助可以幫我一把!但常常像丟入許願池裡的錢幣,了無回應。(連個讚都沒有。)

我總是自嘲的說:「大概全世界都以為我什麼事都可以一個人做得來吧?」,但我滿喜歡自己什麼事都能自己想辦法解決,唯獨某些情感層面的關心,我似乎、好像很難處理得很好,特別是對於「給我溫暖」的人,我經常性地表錯了態,熟悉的朋友知曉「我那該死的文謅謅,寫字時就是會有獨特的情感」,被別人誤會特別感性的情感豐沛可以靠近,或是過於滿溢像是添了什麼特別的情感。

欸,不是。大多數時候我都處於「照顧者」「替別人解決問題」「給別人安全感和溫暖」的角色,能稍微從別人的話語裡得到溫暖或溫柔的關心或問候,好好的、真誠的、文謅謅的感謝一下或發文了表內心的心安,應該沒問題吧?

我沒有特別想跟誰說這件意外。貼在自己社群帳號裡、不公開的貼文,跟「對著單一個人說的話」其實是含蓋著不同情緒的,甚至是貼在半公開的群組或是以全公開的方式張貼,都有著不同的意含(雖然大部分的人沒有想那麼多這些差異。)

我才想起若是當下有個情人/愛人/戀人,第一時間會是跟對方說吧?有些人若是「沒有一個說話的對象」還會感到強烈的孤單感,好像自己被世界遺忘了而感到寂寞。

幾個被大數據觸擊到的朋友留了言關心了一下,我突然意識到「我從前是不是經常性地以為自己需要愛情?」是不是只是因為不太會交友而缺乏在適當的時候,有人會稍稍關心和問候,以致於我把「友情」的需要當作了「愛情」的追尋?於是不斷發生表錯了態的窘境!

後來我才肯承認我是一個「不會愛人的人」除了像個工具人一樣完成別人對我的要求、請求、需求外,我不是一個特別熱愛與他人建立太近距離的關係,加上我的情緒反應經常異於常人,要能完全同理別人似乎特別難,於是我便完完整整的成為那種「別人有事才會來找我幫忙」的工具人。

其餘時候我都只待在自己覺得安全的世界,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既不打擾別人,也幾乎不需要有社交的陪伴,但只要有人稍稍給我溫暖的陪伴、問候、關心,我又會感到有趣、興奮而火速地拉近了與人的距離(之後再瞬間的覺得社交好麻煩或感到不自在與彆扭而逃跑),有時營造出任何一種被人誤解的情感糾纏(不論誰糾纏誰。)

摔車有人關心,雖然就只是網路上問問,也覺得很溫暖(這種距離剛好就好,省得對誰都是負擔)想想人生好像也真的不需要「情人/愛人/戀人」這種東西。過去到底是多需要被愛?還是只是沒有朋友陪伴、討拍?(偏偏我還很不會主動討拍)我跟朋友說:「以後請沒事拍我一下,免得我誤會自己需要談戀愛。」

也很有可能因為年紀漸長了,覺得太多人際關係都是負擔;誰今天怎麼樣了也不需要全部知道,知道太多也是負擔。若是有人哪日心血來潮想關心問候,就當作這世界綻放出瞬間的花火,或是誰需要人說話,那就偶爾傾聽,聽完就當作沒發生,免得心裡掛念或擔憂。

直到現在才發現,我是一個不需要「愛情」的人。除了成為一個工具人的付出以外,我不懂得愛,而今我也沒想再成為誰的工具人。(走開,自己的人生自己負責,不會的事自己學。謝謝!)

P.S
工具人其實腦子都清楚知道誰把自己當工具,有些人樂於扮演這種角色,我高敏感的感知常會在腦子裡響起警報,告訴自己應該轉身走人!

20221128,高雄,日記!

圖:2021031718墾丁恆春玩耍幫A-1拍照,Canon EOSM5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