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個很有自信的人,在我走進接案人生之前,我一直都不算太有自信,但說「沒自信」倒不如說我在人際關係的格格不入,才是讓我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的理由,要一直到我單打獨鬥的接案人生中,我才發現能背上十八般武藝,成為一個別人來問:「阿線,這個你能不能做?」時,大多都能回答:「可以啊!」的人,真的不是太容易的事,那時我才慢慢壯大我與人溝通時的自信(也許看來自傲也說不定。)才能回過頭與那個在職場人際關係碰得頭破血流的自己對話,跟他說:「嘿!你以後成為大人的時候,要想起你現在遇到的事,對那些跟你一樣的孩子溫柔一點!」

我是一個「不太合群」的同事(同學),這點在所有的同溫層、群體裡從來沒有改變過。

我不喜歡手牽手跟同學一起去上廁所(或中午一起吃飯、一起抱怨老闆或背地裡說誰怎樣,我都不喜歡);我不喜歡跟著某A罵著某B,只為了要選邊站;我不喜歡過生日時被惡搞或惡搞別人;我不喜歡被比較也不喜歡為了成績勾心鬥角;我不喜歡占別人便宜也不喜歡為難別人,所以有什麼我能做的事我都會收下來做(就是最常被別人擺爛收拾別人不做的事的那種人。)我喜歡工作快一點做一做不要閒聊、不要公關、不要算計,他媽的不是快點做完早點回家幹嘛老是要在那裡算誰做得多或少,我只想要快點做完回家!

我最適合的工作就是「不與他人合作」「指令清楚明瞭」的工作。但偏偏我莫名選上了「出版」這一行要大量溝通的工作,而且還是選最難的那個「編輯」又是最需要大量跟人接觸的「雜誌」,還是一個沒有工作經驗就空降的職缺。

我的「人際關係」糟透了直至今日都是如此,好像我不依著所有人跟我說的「你做人就應該圓滑、社交」我就該死一樣,完全抺滅了我在工作上幾近完全的使命必達、任勞任怨,甚至都撿別人不做的事來做,也換不到任何一點讚美。

但我要說的不是這些鳥事,什麼被霸凌排擠或是因為試用期不滿就離職被說成是煽動同事一起離職而收到存證信函⋯⋯這些在我剛踏進職場遇到的光怪陸離,都需要大篇幅去說,或寫成一部精采可期的小說!

我想要說的是,在那些撞得頭破血流的經驗中,遇到那些友善的大人、同事、夥伴⋯⋯讓我相信自己相信的世界是存在的!人可以很社會化的在人際關係裡角色扮演,但人也可以在角色扮演的時候,不失去原有自己對人的溫度和柔軟!我相信「最強的人」不是「什麼都會,而且很厲害、很知名的」,而是「最能包容人且能使每個人都能安心與自己一起合作、工作、往來」的那種人!

中茂的莫妹

我最適合的工作,就是「不需要大量溝通」的工作。我想我唸的資訊管理還滿符合這個需求的,跟電腦溝通比起跟人溝通有規則、有條理許多,而且不需要猜,0就是0,1就是1。可偏偏我討厭成天跟程式說話,骨子裡還是喜歡自己被父母中斷的「美術設計」。

「資訊管理」這個科系,幾乎幫助我在進入出版業摸索設計軟體時,快上別人N倍。真的是N倍,從pc到Mac,從平面設計、排版軟體,一直到我後來所使用的每一種工具⋯⋯全都不是在學校學的,是我邊工作邊累積出來的技能。

莫妹是印刷廠的業務。年紀應該跟我相當或比我年輕。空降成為編輯很多事我都不會做,別說編輯採訪或是企劃專題,我沒有一個會的(而且爛得要命),常常被釘得滿頭包,但在使用軟體上我學得很快,每次不懂的只要莫妹出現在辦公室,我就會問她,讓她坐在我的電腦前教我,慢慢的我學熟了我現在所有用來賺錢的軟體!(Adobe的一系列,以及Mac所有對應於排版、設計的軟體。)

也不知道是我天生熱心還是我遇見過像莫妹那樣熱心教學的前輩(雖然年紀相當,但在印務、軟體上,她是前輩)所以只要有人問我哪些軟體該怎麼用時,我都會很熱心的教學,甚至寫成文章只為了回答那些問題!

我曾經想找過莫妹,要去問舊同事應該不難問(跟同事都沒有往來,雖然我知道有人會看我的Facebook)但也沒有真的去問,總覺得時隔二十年,這種感謝就放在心裡並把她對我的熱心與友善變成我對別人的,應該就夠了!(但誠心,謝謝莫妹!)


我的前老闆A、B

老闆A、B應該是可以當我外公外婆的年紀。說起老闆,我應該算是那種「沒有在管他是我老闆」的員工,有話直說常得罪主管和老闆,也當然身為長輩多有勸戒或訓斥。不過讓我最印象深刻的不是我不被認同和不被肯定的部分,而是A在出版上的專業以及老出版人對於文字的愛,特別是A是老一輩還沒進入數位時代的出版人,走過手工排版的年代,他最常做的事是自己畫版面、版型,剪貼出自己所想像的版面交到我們手上,讓我們把它變成電腦裡的檔案,印出來給他。

每次他都會說:「這個要用好紙頭印。」(解析度比較好的紙)只要看完符合他的期待,他從來不會吝於誇讚的說:「這樣真是好極了!」那是我在那個被同事整得快崩潰的工作裡,最愉快的時刻了。他真是了不起的出版人,至今我做設計時,都還常想起他鬼斧神工徒手畫出的版面!

因為年紀的關係,老闆B應該不把我當員工,而把我當孩子看待,受她照顧、呵護幾乎是召喚了我使命必達的才能XD。有時半夜受到召喚改東西,我都會在電話那跟她說:「妳等我一下!」(那時只有電話,老人家不用ICQ也不用MSN,打電話最快!)但我還是不太會用「說話」溝通,每次打電話給她,或接她電話都會讓我心跳加快到講話可能會結巴!XD

離職前我出了一場車禍,撞歪了鼻樑和整個眼睛都布滿鮮血,她請秘書帶我去她看眼睛的診所看醫生,說要聽她的醫生確定我的眼睛無礙,她才放心。那是二十多歲的我,少數感覺到「這世界還有溫暖」的時刻!


全華的同事

我跟同事的關係,應該比我跟網友的關係還疏離(而且沒有人知道我網路上是誰)。就上述說的,我不跟人一起出門、一起吃飯⋯⋯但也不全然是不喜歡,而是「不知道怎麼跟人相處」,所以會用盡所有別人不理解的方式,把別人從身邊推開。

在全華工作的那兩年,應該是我職涯裡最得心應手行雲流水的兩年,即便我跟同事不親,但同事們其實都對我挺好(除了有時候計較誰工作多做了一點外)我還去過幾個人家裡玩,他們還在我搬家時幫開車幫我。(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搬家有人幫。)

那短暫的兩年,她/他們幫我過了一次生日,悄悄的、偷偷的、不張揚的、不捉弄我的、不讓我覺得麻煩她/他們了!那也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讓家人、情人以外的人幫我過生日。生日我都會躲起來,雖然也常希望被記得。

那張和她/他們在我23歲的生日蛋糕前合照的照片,應該被我收在某個盒子裡。

離職後至今,只有一個人還跟我保持聯絡,但他偶爾會告訴我還有聯絡的那些人的近況。有Facebook後,有些人短暫的與我有過連結,也都因為我不太知道「沒有在一起工作了,要講什麼?」加上生活不在一塊了,也沒什麼交集,就沒有再聯絡了!但一直都記得那年的生日,那個不會有人硬要捉弄壽星的生日!還有很懷念那個年紀還能天天吃雞排加珍奶的下午茶及動不動就團購食物的日子~~這是接案人生完全沒有的事。


葉青

跟葉青同公司不同部門。每次我想不出電子報的主旨時,都會想要躲起來。躲到廁所、躲到戶外抽根菸。那每天一行電子報主旨,我可以從早上九點想到晚上九點,送給主管N次就被退回N次,壓力大到我知道我不適合做網路書店的企劃。

每次去戶外抽菸一定會經過葉青的辦公桌,她總是埋頭聽著她的音樂。我們並不認識也不熟悉,但只要她看到我會叫住我,然後告訴我她在聽什麼音樂,或是互相分享彼此最近買的CD、看的電影。

她會眯著眼笑著看我,有時我們會一起走到戶外抽菸,她看我滿面愁容,就會笑笑地多說幾句。除了另外兩個撐在我上頭的組長同事外,葉青應該也讓我在那三個月感到一點溫暖。不熟悉也不同部門的同事帶來的溫暖。

後來離職、搬回高雄,我們倆偶爾還是寫寫E-mail。一直到沒了音訊⋯⋯


出版社的大前輩

我的某一個企劃工作裡,需要辦些比賽啊什麼的,要與出版界的大作家、大老們聯絡。那已經是E-mail年代,寫寫E-mail就可以完成,不用在電話那頭彆彆扭扭的。但偏偏我真的只跟排版軟體、電腦、文字熟,要我打電話講話我都要練習十次才敢拿起電話打(根本煎熬),害怕這個禮數沒做到、那個禮貌沒顧到,每次打電話都像要我的命,所以只要E-mail能解決的事,我都一定只寫E-mail!

跟別人說我膽子小到沒自信,還真沒人相信一個敢嗆老闆的我怎麼可能?

我負責的案子由大前輩帶著,每封要寄出的E-mail我都會先寄給大前輩看,問她:「這樣寫可以嗎?」要是換到別人一定會覺得我這個爛草莓寫個信都不會,什麼都要問,那要你幹嘛?但大前輩總是很溫柔的回我說:「可以。」我才又帶著膽怯的心,按下發送鍵給其他人。後來她慢慢地告訴我:「你這樣寫沒問題了,以後不用讓我看過就可以寄了!」


小郭

小郭是我在職場中最後一個主管。滿三十那年,我成為一個高齡「工讀生」,做某書店的兼職美編(我都說我兼職,但抬頭是工讀生)我的動作很快,常常兩三小時就做完手中的事,做完沒事我就想回家(反正不是那種會摸魚的人。)但小郭常覺得我跑一趟就領那兩三百的工錢實在不符合經濟效應,他便會找些零碎簡單的事交代我去辦,好讓我延長工時!


在小郭以後,我結束了「員工」的身分,正式成為自己的老闆,以及面對所有的老闆的人生。

過程中一樣遇到不少姿態很高輩分很高,覺得我就是個死屁孩不好好溝通自以花錢是大爺的合作單位,我常常都在電腦前面想要知道「工作就工作,端個架子是怎樣?」我也常常因為我的表達方式、文字使用、口語比較像年輕人,而要聽比我資淺的人說教,但不得不說,台灣出版界對「設計」的敬重,比起那些沒有設計sense、其他業界的人來說,真的已經是把設計供在很高的位置!至少是我在職場中沒有受過的禮遇!

真正讓我覺得我應該要是一個「大人」、要對年輕人溫柔一點,是在一個又一個年輕的肝進入出版社發稿來給我的時候。我常感覺他們沒有自信到像我從前那樣寫個E-mail怕東怕西,又常因為沒有整理好稿件被我碎唸時,會露出一種「好像自己犯下多大的罪」的樣態,我就會覺得自己好像太嚴厲了一點!(當然,也是有那種不仔細到令人崩潰而且會火力全開讓人碎念的人!於是我又會被討厭XDDDDD)

有時,我會旁敲側擊去向他們問出他們的年紀,以及他們的經歷,確定「到底是不仔細」還是「沒做過所以不會」或是「出版界根本沒有時間教育訓練新人」。願意學也願意問的,就算語氣不好、態度不對,只要願意學,我都會耐著性子教,也會盡量的讓對方知道:「欸,你不會沒關係,做錯也沒關係,你嗆我也沒關係,只要你想學,我會的能教你的我都會教你!」(重點是「你想學!」且你也想跟我學。不想跟我學也沒關係,你要想辦法弄懂就是!不然吃虧的是你啊!)

職場的老屁股,很多都是只出一張嘴,能遇到幾個好好對待自己,真心想要讓每個人好做事、願意等待自己壯大的,都是幸運的事。

我是一個工作龜毛起來會被很多人認為「你到底在跩屁」的死屁孩。即使工作了二十幾年,接案十幾年遇見各式各樣形形色色的老闆,還是收斂不了屁孩那種想要嗆那些姿態很高不好好說話和溝通的人。但多半遇到年輕人我會願意耐住性子,像我路上遇到的那些人,用更溫柔的方式對待。

我也是個不上不下半調子的人,什麼都會做,但什麼都做不到九十分!我很少覺得「自己很爛」,且我每天都在尋求進步!而我想我會成為很好的大人,像我年少時,在職場、在工作上,那些值得我敬重、學習的前輩、同儕們一樣!

沒有做過的事,不會本來就是正常的,為什麼要覺得自己很爛?

如果有人因為你沒有做過而認為你一定很爛,那是那個人的問題,不是你的!如果你這樣就被擊垮,才是你的問題!

為什麼又寫了四千五?

致我職涯生活中,那些曾經給過我溫暖的人們!

關於職場,能寫的鳥事實在太多了XD,應該每個人都很多。但我比較喜歡記得那些溫暖的!

圖:20160627日本枚方蔦屋書店,Canon EOSM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