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忙到無法
也沒有空停下來的時候
我想點一根菸
深吸一口氣
像吸進一點體力
我再撐一下
撐過這個深夜

在工作結束的瞬間
吐出一身的重量
好讓心裡輕盈
倒下床時與夢相連

真的忙到不能
也沒有辦法找到縫隙休息
我會寫一首詩
輕輕在鍵盤上敲出
消散不去的疲憊

再隨意按下播放鍵
讓音樂擴大歌曲
像在深夜聽著歌裡
上演的電影

真的忙到意識只剩下
控制行為指令
靈魂將會離開軀體
旁觀著
活著
多麼不容易

〈真的忙到〉——2021.09.24

已經就忘記上一次這樣兩點睡、七點醒,沒有間斷的日子是什麼時候?也許是去年疫情剛爆發的時候,商品訂單多到我想關掉賣場,卻又擔心當下不把後來幾個月的收入賺起來,會焦慮得讓人心慌,只得硬著頭皮把自己壓榨到剩下一絲力氣可以爬上床。

再更早之前我常別人晨起時我才入睡,一樣是五個鐘頭,我像是設定好的,準時在午前又起身收著案主寄來的回覆。母親總是,是啊她總是對著我的生活習慣大聲指責:「你們年輕人都生活不正常。」不累的時候我總是毫不示弱的回應她:「為什麼妳的正常才是正常?在我眼裡妳跟我不一樣也不正常!」

母親認為我詭辯,看著我待在電腦前就是在玩!夜裡不到十一點,家裡的燈熄滅,我還坐在電腦前玩,我躡手躡腳地放慢動作,深怕動作太大驚醒也不好眠的家人,我得像活在另一個平行宇宙,像《神鬼第六感The Others》裡的那一家子鬼。

我喜歡夜的寂靜,但我更喜歡我無可救藥地,全心全意投入工作的專注,那像是進入了像是小王子星球般,世界就剩我一個人,是孤獨卻又富有地擁有全宇宙的安靜。

喜歡安靜。是我最難被想像的喜好。

像大部分的人不習慣在家工作,其實不是「不喜歡在家」,而是「不喜歡沒有一刻能靜下來工作」,任誰都可以打斷你!一會兒你媽問你那個手機怎麼用,一下你兒子跑來問你那題功課怎麼做, 一下你爸又來說什麼東西沒了要你去買,再不你媽會怕你餓死五分鐘來問你一下要不要吃什麼⋯⋯(可不可以讓我安靜三十分鐘!)

上一次除了吃飯、睡覺,全心全意的工作,跟現在一樣都有著力不從心的無力,明明知道再撐一下就能完成,卻在抵達終點前,突然一個踉蹌就跌在時間和體力都不夠用的疲憊裡,再不像青年時期夜唱到清晨還能亢奮地坐在辦公桌前再奮戰一整天。

有幾個夜裡,我想買包菸就點一根抽*,我快要忘記還有力氣用力呼吸的感覺,每天都像是那個低垂著頭雙肩下垂、雙手幾乎貼進低面、拖著長長身影的漫畫人物,只要誰從我背上戳一下,就能讓我趴向地面。

*每次買菸總是浪費,就抽那一根。一年抽不完一包。

母親仍然有時像鄰居聲稱的「樓上有一個啃老族」跟著不解我十多年來像是中了樂透沒在工作一樣的問我:「你有很忙嗎?」

真的疲累到無法耐著性子的時候,我便不帶情感的回答:「不是只有妳很忙好嗎?」(難道要讓妳跟著我忙一遍,妳才懂得我在忙嗎?)還是要像還在上班的時候,總有那麼幾個人忙碌地把手中的文件從左邊疊到右邊,再從右邊整理回左邊,做做樣子也就算是忙了!

昨日我想起那段「別人醒著我醒著,別人睡著我還是醒著」,把賺錢當遊戲的日子,像沉迷於RPG遊戲的玩家,多玩一會兒功力(收入)就會不斷累積!而有時,我也的確把手邊所有「有收入」的事情都當作遊戲看待,我熱愛它們、深愛它們,好像非得把自己燃燒殆盡,才能彰顯那些沒有言說的愛意!

我也不知道這麼賣力的做著那些可以賺錢的事,是真的很缺那些收入,還是被那樣愛情悄悄蠱惑?以致我無可自拔地墜入。

每天晚餐坐在自己的碗筷前,我幾乎要闔上眼沉沉的睡去,母親在一旁說著沒有邏輯的問句,嗡嗡嗡地在我耳邊響起,我聽不懂只得再問她一次:「妳在說什麼?能不能把句子說完整?」

等到我聽懂母親的問句,我才從那樣的疲累中甦醒,像用咒語將我瞬間挪移到同一個時空裡!

真的忙到
無法
無法停止
無法睡去
無法醒來
無法聽清楚
無法睜開眼
無法好好吃飯
無法好好交談
無法好好寫字
無法⋯⋯

2021.10.10。高雄。睡不滿三小時就又醒在疲累想睡又無法睡的清晨,只好跳進泳池,以及,坐在像是K書中心的露易莎

圖:20211010終於可以淋浴的公立泳池。iPhone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