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自相澤沙呼的同名作品的《小說之神》2020年在日本上映後,在日本的J就問我看過電影沒有?我說等到台灣上映再說囉!但對於日本這類的校園青春(純愛)電影,我常常很難進入,等到線上平台上架後,才讓我打開來看。

關於「神」這部以「神」為名的電影,完全沒有提及,有一度我以為片名應該改成「我們一起寫小說好嗎?」(笑)

一個青少年成為暢銷小說家已經很不太容易出現了,兩個青少年小說家還出現在同一所學校,真可說是非常符合青少年腦袋裡的夢想世界,也非常符合電影裡最重要的那句台詞「你相信故事能打動人心嗎?」可能大部分青少年都真的在高中校園裡,都曾經想像過自己的故事是最讓人感動和迷戀的,並且對自己所經歷過的那些故事都深深自我耽溺著!(作夢嘛!是最不花力氣也最沒有成本的東西。)

不過,也就是這樣的自我耽溺,讓這個故事有了可以延續的地方,像是青春的深刻,有了一些自我實現、挑戰的元素,比較可惜的還是節奏上的掌握太過著墨「能力上的自我質疑」卻又沒有真正深切地寫出在創作小說時所遇到的瓶頸及那過程中的思考和自我對話,再差一點點就會形成那種成年以後的自怨自艾了!

不知道原著小說有沒有電影裡的這一段:「編輯因為市場需求向千谷一也提出他的續集不能如期出版。」這應該是整部電影裡最「真實」的一段,但也因為過於簡單的帶過,而失去它原有應該在電影裡轉折的力道?(怎麼會前幾場才說要大力的出版,中間什麼也沒說就直接跳到不適合呢?)少了幾場或幾句台詞,接續著千谷一也的低落緒也就銜接不上了。

寫小說究竟需不需要「親身經歷」過什麼,才算能把故事寫好呢?電影裡用了一也的父親和母親的故事來交代了這件事,「親身經歷」可能不算是創作的必須,但敏銳的觀察和感受及用細膩的文字表達到另一個人的心裡,也許才是寫出一個好故事必要的條件!

若問世上有沒有小說之神?我想在《小說之神》這個故事裡壓根沒有提到「神」這件事,頂多可能在一也寫小說寫到掉入黑暗之中,曾經祈禱或是期待能夠有「小說之神」助他一臂之力?如果這世界真的有一種角色稱之為「小說之神」,祂應該覺得自己應該不用存在!(不論主角本身或是寫這個故事的作者。)我要說的不是這部電影不好看,而是這樣從青少年的角度出發,也許「神」是在某一個瞬間將那個自我耽溺的自己從泥淖裡拉出來的角色吧!

至於「當紅」的小說家小余綾詩凪在劇中遇到的攻擊和質疑也太過理所當然,彷彿在小說的書寫過程,只有那些外來的一切才是使自己失去創作的可能,而忽略掉創作過程中的心魔,這直正是非常符合「青春期」的狀態啊!

這是一部平平穩穩沒什麼起伏的電影,如果沒有配上激昂的歌詞,也許就連青春都少了熱血,別說寫小說了,沒有熱血的青春,什麼事都做不成。倒是千谷一也的父親昌也對小說的執著與他母親對父親寫作的著迷,點綴出小說創作及閱讀小說最迷人之處!

《小說之神》小説の神様/2020
原著:相澤沙呼
導演:久保茂昭
編劇:鎌田哲生
演員:佐藤大樹、橋本環奈

圖片來源:《小說之神》電影官方網站

P.S
怎麼感覺很久沒寫電影了。明明有看啊。哈哈哈!沒有電影院的人生好空虛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