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應該是少數可以從電腦備份裡撈出小時候寫字的文件檔的人。小到多小呢?搞不好是win98的年代。「存檔」「留存」「歸檔」這件事好像是我某一種強迫症,還曾經瘋狂地把所有跟初戀情人寫的信都列印下來,一張一張用活頁資料夾排序收藏好。包括我從國小到至少二十五歲之前每年收到的卡片,我都好好的以年份做區分,一包一包的收納著。(小時候不懂事,不知道留太多東西是人生的負擔!)

約莫是父親過世之後,我覺得「死亡就是咻一下就來了。」加上大部分的人都早就不寫賀卡、 書信了,我才一一清理掉信件的部分,卡片因為有設計感,我多半都還是留著,也許等我五十歲再全部丟掉好了。

可能是因為這部分對「資料整理」有一定的熱愛,所以我也將數位資料都整理得還算清楚明瞭。比如說我有2000~2010年間的光碟片,是我在這段時間只要電腦重灌前我一定會手動備份到光碟片裡(2010年後因為接案,檔案都很大,所以直接存在硬碟裡,我大概有十顆以上500M~2T之間的硬碟。)其中有幾顆是BT年代下載的電視電影MP3,我也一一分門別類的整理它們的屬性,另外則是我高達十萬張的照片備份,有五萬張在flickr上,另外五萬張是2012~2021間沒有整理的原始檔。

大概因為是做書和設計的緣故,我買相機都是直接買有RAW檔格式的,並且畫素一定要在可以列印成書的水準,心裡總是為了「有一天我要做一本我想做的書」做準備。(如果你是美術設計,你收到那種照片畫質很差的圖檔,是會很吐血的,這就是一種職業病的自我要求。)

但說到「留存草稿」這件事,可能比較接近「熱愛資料處理」心態,後來才演變為「也許有一天會寫成書」的自我期許,於是很認真的每次發文都一定是「存成文件檔」,並且打沒幾個字就一直按Ctrl+S(Mac是cmd+S)而這個always存檔的動作,則是長久使用電腦所習慣的事。(好習慣帶你上天堂,不然沒存到重要的東西,哭死你!我每打完一個句號就會按一次。)

已經不太能回想我還在用windows系統,草稿是打在哪裡?應該是記事本或是word,但一定有留存,這得要回頭挖光碟片出來看(但是還要用外接CD-ROM這種骨灰級的東西來讀,覺得麻煩,我當時連outlook所有的信件檔都有留。)後來可能覺得太占用硬碟空間,如果重安裝系統又要備份麻煩,除非是要「交稿」的東西我會存成word檔外,其他大概有六百多篇我是存在Gmail的草稿匣;後來用了Mac以及後續的雲端服務越來越健全我就全部存在Apple的iCloud雲端了。

Gmail應該是我用過「線上」(網路連線時)最好用的草稿存檔方法了,它的存檔模式,很難會讓你沒存到什麼,也不可能整篇不見。更好的是,很多人寫文會配圖,你也可以讓圖用附加檔案的形式存在同一封信件裡。

後來我使用Mac時是用pages(類似windows裡的word)來寫文章,並且邊寫就會邊編排內文中需要的連結。我甚至連寫LINE、回留言的時候,只要稍微長一點,在手機上我會寫在iPhone裡的「備忘錄」(這裡面應該也有兩三百則吧!)如果在電腦上我則會不停使用Ctrl+A/cmd+A全選後,再用Ctrl+C/cmd+C複製,以防任何會讓那些長一點文字消失的可能。

其實這是一種對訊息的焦慮,也不一定那麼恐慌自己所寫的東西不見,有些時候比如說在衝動想要找人靠北對幹的時候,如果打了一半罵人的話,不見就不見了,說不定是好事一件。

但如果有心想記錄、想寫作、想出版,真的不要在所有的發表平台直接寫文,養成良好把文字以檔案格式存下來。可以的話,如果你真心為了出版做準備想要配圖,請學習自己拍照(不是會用相機就叫會拍照)並且也要記得設定好手機的備份,時時同步到雲端。我想這是「寫作/創作」的基本功,養成習慣後自己也會對自己產出的文字、作品有一定的使命感。

存檔的好處有一個:日期。很多人喜歡用XXXX-1.doc中的數字來區分檔案的修改版本,這是最危險的,其實以「日期」命名最好,如果真的分不清楚哪一個的先後版本,至少你還有「存檔時間」可以知道你最後的版本是什麼。

日期這一點應該也是我後來決定捨棄Gmail寫草稿的因素,常常只要一更動就看不出「最原始的」建檔日期。但如果你懶得在電腦裡整理檔案,Gmail的草稿匣一定比所有發表平台的好用。

不論在哪個平台上寫字,請用「可以存檔」的方式寫草稿!當然,如果你不在乎寫一半的東西不見,那就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式就好。別人的不一定適合你!

圖:200709時光書屋底片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