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一篇《我們會是誰的安德烈?寫給安德烈的信》 裡,我有寫到:「我的姊姊問我:『你會希望我們的媽媽是龍應台嗎?』我想了良久,點了頭……」關於要不要 我的媽媽是龍應台這件事,以及這本書真正帶給我的感覺,我想了很久。我想到的不是我的母親,而是曾經陪著我成長三年的情人,她的角色如同龍應台,而我則是 她的安德烈,雖然沒有一個女人願意當情人的媽,但我必須得說,這樣互相成長的關係,是很難得的。

究竟要用什麼樣的態度來看這本《親愛的安德烈》呢?我想,應該是用一種「開放」的態度,如同龍應台對安德烈,安德烈對龍應台。而這樣的態度,便不僅止於父 母對於子女,而是對待每個人的態度。我之所以想了這麼久,跟我回到高雄過生活有很大的關係,我在想,我該以什麼樣的方式生活在這個我極度厭惡的文化沙漠 裡?而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接受這個我土生土長,且其實還帶著很濃厚的家鄉情懷的土地。

就在某日跟sanny 在MSN上對談的同時,我找到了答案。那日我們聊著「獨立書店」的定義,以及「獨立書店聯盟」由五家小獨立書店成立的事情(容後再 聊),我與sanny各持己見,一度我以為我們要爭辯起來,但就在我們彼此的對話裡,我們找到彼此認同的說法,以及各自堅持的想法,我們非常愉快的結束了 當日的對談,我也保留了sanny與我不同意見的看法,我認真的認為,這是一種溝通,一種對話,一種龍應台書裡,想要了解安德烈這個18歲少年的心情。

我們,多半都與父母有著或大或小的歧見,也多半對於長我們一輩或小我們一輩的不同世代,有著其他的看法(或許其實能說我們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能不 能與這些人對話,通常態度決定了一切。就比方說,我其實不能接受我母親每天黏著電視看那些爛編劇寫的爛八點檔,可是我並不認為我的母親沒有知識或是沒有水 準,偶爾還問她其中誰是壞人誰是好人,試圖的參與她的生活。我的母親也並不能接受我每天都要半夜三四點睡,睡到十二點起床,她看不順眼,我也只能告訴她, 我上下午的班,本身的生活型態就不同,能不能不要為了這種事爭吵或生氣?我允諾照顧好自己的身體。

如此看來,好像是很平和的狀態,但是生活中的歧見無所不在,我期待的並不是「我的媽媽是龍應台」,而是我的媽媽能夠理解我的生活,我的想法,以及用一種尊 重一個大人的方式,對待我。我並不在意她關不關心我們的國族、文化、社會……等等的問題,我也並不在意她能不能像個資料庫供我查詢下載任何知識,我在意的 只是對話的過程,我們不會再是冷漠的、相互封閉的且可能會互相叫囂的,又或者是根本八輩子不說話的。

一種「開放」的態度,其實是從高雄人身上學來的。我遇過只要講到台北怎麼樣好、生活怎麼樣精采,會馬上板起臉孔,覺得不以為然的高雄人,但我遇到更多的 是,願意聆聽你、分享你那些不同生活的人,而你也願意聽他們的生活,即使簡單、即使讓你覺得匱乏,他們始終滿懷笑容且愉快的過著他們的生活。至於他們生活 的城市,是不是個文化沙漠,對他們來說,或許不是那麼重要。而那種心態並不是「甘心在沙漠裡生活」,而其實是需要更多的對話來帶動不同的生活!(但前提 是,我們彼此都必須有著開放的心胸。)

倘若,你與你的母親(父親)有著非常好的關係,那麼就好好珍惜這樣的關係,能夠互相對話、互相成長,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很珍貴的交流!至於你要不要是安德烈,你希不希望你媽是龍應台,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親愛的安德烈:兩代共讀的36封家書》
2007.10.23/天下雜誌/ISBN:9789866759253
作者:龍應台、安德烈
 

sanny寫的《親愛的安德烈》-兩代共讀的36封家書

P.S
高雄很熱。已經在吹電風扇了!
之前那篇《我們會是誰的安德烈?寫給安德烈的信》的留言,我就不回了,差不多就寫在這裡了。
四月份連假要來高雄玩的各位,提醒大家春吶、春浪兩個音樂盛會都在那個連假舉行,要南下的要先訂車票,要去墾丁的據說已經沒有房間了,請三思。高雄隨時都可以來玩,不一定要等那天。(反正高鐵都那麼便宜了!)

換日線的話:我媽怎麼可能變成龍應台!

2 Thoughts on “一種開放的態度‧《親愛的安德烈》

  1. sunline on 2008/03/19 at 17:00:26 said:

    CAT:
    睡前給你回一下話,
    天下不會太平的XD,
    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那麼開放,
    但我們努力從自己做起:)

    晚安~~

  2. CAT on 2008/03/17 at 18:50:34 said:

    如果每個人對任何人事物都使用開放的態度
    那麼天下一定就太平了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