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級那一年,我撞斷了一顆門牙。午後放學後,鄰居的玩伴與我和姊姊,在家玩警察抓小偷的遊戲。我是小偷,雙手被像犯人一樣綑綁在身後。遊戲,原本應該是 快樂的,但是就在我一個不小心往前傾倒的同時,門牙摔斷,全部的人看著我,不知所措。我忘記我哭了沒有,只記得我火速的扭動身體,站了起來。

那天,母親交代我們,下了課要擦地板。就在我們慌亂不知道該怎麼跟大人解釋那顆斷掉的門牙時,我跟姊姊說:「我們騙爸媽是擦地滑倒撞斷的。」於是,父母聽 到的版本,便是一個謊言。我是怕姊姊挨罵或是挨爸爸的打,因為綁上我的手的人正是她與年紀與她相同的鄰居,所以捏造了這個看似完美的謊言。(哪個笨蛋會在 往前摔時,不用手撐著?一定是手不方便撐才會讓頭直直的對地撞去!)

牙斷了,其實很痛。父母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安慰,更沒有責備姊姊。我的心裡其實委曲的很,尤其是隔天上學,要面對同學一個一個的嘲笑,更加難過。斷牙的事實,一直至今,沒有人去証實它,從小留下來的委曲,一樣也沒有人關注過它。

斷牙一直陪著我,經歷了父母的離異,一直到國中那個每個人都在變漂亮、變帥的年紀,原本只斷三分之一的牙,因為時間的關係,慢慢的變成只剩二分之一。同學 嘲笑的叫我「斷牙仔」,我始終不知道何時才能補上漂亮的牙齒,脫離笑起來給人感覺輕蔑的印象,我也不清楚什麼時候我才能不害怕張開口會有斷牙的醜態。擁有 過多的自卑,或許也是那個時候留下來的病態。

國一的下學期,我終於像得到赦免一樣,花掉母親不少的銀兩,讓醫生補上我的門牙。但自信,卻沒有因為斷牙的補全而出現,反而仍舊帶著過去那種開口的自卑去面對很多事情。我甚至覺得很不應該花費這筆開銷,讓家裡成了負擔。

我耿耿於懷當年捏造的那個謊言,我耿耿於懷多年來沒人理會的委曲。就算事情已經過了好久好久,現在的我仍舊會在夢裡夢見,假牙因為時間過久,鬆脫了、掉 了、不見了,門牙前空著的位置,彷彿一再提醒我孩童時候的同學的嘲笑,以及久久不被關心的委曲。我不斷不斷的從惡夢中驚醒,不斷的用舌頭抵抵門前的牙,看 它還在不在。

P.S
用的照片,忘了啥子時拍的了。在永和四號公園拍的。
故意用成黑白的,看起來好像憂鬱一點。XD
高雄。熱。

換日線的話:牙醫說我的假牙再撐個十年沒問題呢!

2 Thoughts on “斷牙

  1. sunline on 2008/03/03 at 13:01:16 said:

    dear Pao:
    那後來牙有變漂亮嗎?

    我倒是挺能體會被投以異樣眼光的樣子。
    最重要的是,少了一顆牙,看起來很痞,欠揍,我一點也不想被揍!

  2. Pao on 2008/03/02 at 22:32:50 said:

    民國80年初矯正還不盛行
    但就去看了趟牙科就被醫師建議要矯正
    也弄不清楚是怎樣情況
    明明牙齒排列整齊
    怎麼看都OK啊
    但醫師就是說–"錯咬"

    於是莫名變成大鋼牙
    張開嘴就被投以異樣眼光
    更慘的是吃東西或講話常疼得不得了
    真是活受罪
    還花了爹娘一大筆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