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提到亞斯這個特質時,最容易被標籤化的是「不在乎別人感受」及「沒有同理心」,並且常常在說話的時候顯得白目與不合時宜。而最常聽到的許多人會提出的質疑是:「你那麼在乎別人怎麼對你的,你不會是亞斯啦!」好像有亞斯特質的人是「沒有感覺」、「不會有感覺」,所以不會在意旁人種種對待似的。

實際上亞斯特質強烈的人,是極為敏感、敏銳的。他們甚或要在腦中不斷辨別眼前所有的人的反應、表情、語氣……導致他們在人群裡會過分緊張、焦慮而無法將自己安置在人群裡。

所謂「不在乎別人的感受」並不指「如果被排擠、被霸凌會絲毫不在意。」我想舉簡單的幾個例子:

我想我母親與我姊姊應該是我亞斯特質最顯著的受害者。我母親常會想要糾舉我的種種行為,希望我依照她所要求的:早睡早起、頭髮不要太長、坐要有坐相、不要亂花錢……等等等等,所有母親會想要求孩子的規矩。我最常回答她的句子是:「我頭髮不剪礙到妳了嗎?」、「妳的早睡早起是正常,但我的生活就跟妳不一樣,我才覺得妳不正常。」若是再不耐煩一點我便會回她:「關妳什麼事,能不能不要一直唸這件事。」

在旁人看來我大概是個逆子,怎麼可以這樣跟媽媽說話?怎麼可以不顧媽媽的感受?我不知道我母親花了多少時間才明白在我的邏輯裡,我只是表達:「欸,媽,頭髮是我的,我想留長頭髮啊!」或者「欸,媽,我的工作就晚上比較有靈感,可以不要這樣就說我不正常嗎?」總之,我母親後來甚少干預我言行裡不是太礙事那些她認為的規矩。

或有,我母親和我姊跟我說話的時候,我常常會說:「講重點!」、「所以呢?」、「然後?」有回社會發生一件重大傷亡事件,母親咚咚咚跑到我房門口向我說了那件事,我就像所有人認知「亞斯同理心薄弱」那樣做出不合時宜的反應,我向母親說:「然後?」因為母親的話裡沒有任何我找得到回應的字詞,所以我希望她接續說下去,她便誤以為自己自討沒趣的向我說了那件事。

她們剛面對我那樣的反應時,當然如同大部分人的感覺:「欸,你很討厭,你幹嘛這樣說話?」或者「你講話能不要那麼直接嗎?很傷人。」

而這些就是「不在乎別人的感受」。實際上用「不在乎別人的感受」來形容這樣的對話是不準確的,更精準一點說,在亞斯的邏輯裡,直覺上的反應就是如此,不是不在乎別人感受,而是不知道要停下來或拐個彎回答。

這樣在旁人眼裡看起來「不在乎別人的感受」,很容易讓亞斯身陷被霸凌和排擠的風險裡。

例如:

國中的時候,有個男同學因為想躲避升旗典禮,就叫當時可以留在教室的值日生去升旗,恰好有位女同學生理期不舒服,我便跟男同學說:「你怎麼可以叫人家跟你交換?」比較委婉的說法是:「欸,那個女同學不舒服,你讓她留在教室吧!」我當時確實沒有想那麼多就脫口而出了。

而這件事最後變成我多管閒事,所以一幫男同學不斷警告我叫我小心一點,甚至到後來連何時何地要在哪裡堵我,都讓我每天上放學都緊張兮兮的,直到三十多歲光是夢見校園都會驚恐的醒來!

再例如:

這個例子大概講一百萬年都不膩。剛開始工作的時候,很菜、很窮。公司在東區(嗯,快二十年前的東區)同事們都是有點工作經歷或是本身就是台北人。她們有時會找我一起吃飯,而我常常拒絕,因為她們總是吃一餐花個一兩百,我月光的支出無法負擔。

我並不在意她們因為這樣覺得我不合群,動不動的挖苦我。有時她們差遣我幫她們煮咖啡,我會很不識相的說:「我又不喝幹嘛叫我煮!」anyway,總之我種種看起來「不在乎別人感受」的行為,最後引爆。

同事們一句話都不跟我說,將我視為空氣,連工作上都是如此,明明對坐或鄰座,我必須隔空請主管幫我跟同事說哪個工作的內容,而同事們也會略過我要主管來跟我說工作上的事。(整整超過一個月。但事隔太久不記得多久了。)

說亞斯「不在乎別人的感受」或是「沒有那麼在意外界發生的狀況」,確實要比較準確一點去形容:「他們常常說出不合時宜的話,沒有多加考量對方的感受,或是現場的氛圍。」

但若是要把這樣的特質拿來面對「被排擠和被霸凌」,還要反問他們:「你們不是都不在乎別人的感受嗎?」而產生「亞斯面對排擠和霸凌的行為是可以不用理會的,或是不會在意」的念頭時,就在在突顯出亞斯在群體裡的困境。

「被排擠」與「被霸凌」本身就是件讓人不舒服的事,不論對哪一種人都不可以做出那樣的行為舉動。怎麼還會有人覺得「反正亞斯也沒在管別人的感受」就認為「被排擠」和「被霸凌」可以沒有感覺呢?

圖為隨手畫的。

亞斯參考書:
《我與世界格格不入:成人的亞斯覺醒》
陳豐偉/小貓流文化
《不讓你孤單:破解亞斯伯格症孩子的固著性與社交困難》
王意中/寶瓶文化

延伸閱讀:https://www.sun-line.idv.tw/blog/?cat=251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