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曾經想過,如果在某一個年歲那年,我還是像原來那樣的我,我就會放棄台北的生活,回到南部,然後認命的不再叛逆,做大人要求我要做的事。約莫是平平穩穩的找個固定的工作幹著。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我的生命起了一個又一個轉折,遇見一個又一個改變原來的我的人。所以,我還在台北。

前一陣子,我想過,如果在自己的網站寫了一篇又一篇,到了這個網站第十年,我應該會就打住不寫。就在興起這樣子的念頭時,我的生活又做了改變。

說實話,要告訴別人自己很忙,所以就不更新了,這句話還真難開口,因為不論怎麼樣,我都不覺得自己真的有忙到沒有休息的時間。至少忙裡偷閒是有的,只是這樣子短暫的偷閒,無法累計成一篇文章的誕生,於是,寫東西這件事情也就擱著了。

也並不是有了網站才開始寫東西的。最早最早,從電子報開始;更早更早,從寫戲的感想開始;再早再早,是寫詩,寫新詩,寫很白話很白話的詩。再之前,大概就是週記,或者是每個星期國文作業要交的剪貼,與老師的對話。

書寫。占掉了我人生的?如果籃球占掉了四分之一,寫東西這件事,應該比籃球更久。而我真正把它當作是治療內在,應該是在需要治療的那幾年。或者說,這幾年,寫得最多的這幾年。

真正開始相信書寫是一種治療這件事,是在最不快樂的那一兩年。文字像洪水般的沖刷我的生活,好像失去了文字,心也就跟著失去一樣。所以每天不斷不斷的用文字記錄那些害怕溜走的記憶,甚至是痛啊!或是什麼快樂啊!什麼鬼的~~也都記錄下來。

好像這樣寫著。就不痛了。(後來也就真的不痛了。但不是因為寫,而是因為生活變了。)

最近,因為生活的忙碌,就暫且擱下寫東西這件事。這樣過著過著,也一個多月過去了。忙碌之餘該看的日劇有看,該看的書有看,該發的懶也發了,就是要寫的東西沒有寫了。年少的時候,有好長好長的一段時間,因為寫不出自己看得順眼的東西,於是就停住了,寫詩的那段記憶,也就封存在那個年紀裡頭,後來就寫不出啥詩來,開始大量的「說話」。

是的。大量的「說話」才是我書寫的目的,就算只是自言自語的方式,每一字句都是替自己留下一點什麼、釋放一些什麼。或許回頭就不願再看到那些書寫的痕跡,但總在網站改版或是換建置軟體的時候,就這麼一篇又一篇的閱讀著,能夠一字一句的讀,有很多傷也就這麼的相信「咦~~不痛了XD」,感覺心也就不這麼沈重了。

這一陣子,因為生活,所以失去了書寫,甚至失去了分享別人文字的時間。我突然覺得「嘩!原來沒有部落格跟沒有電視一樣。」好似我從很久前就想擺脫掉的東西,突然被擺脫了,心裡便感到一陣愉快的感覺,於是寫的時間被分出來做很多事。像是做手工書啊!做羊毛氈啊!或是讓貓陪我睡覺啊!然後,就好像真的不需要書寫這件事存在於生活裡了。

總是。我喜歡停下來想。有部落格到底要幹嘛?總是。我面對龐然大物的網路世界朝我走來。有想逃亡的念頭。於是不去管它就變成一種很自然而然形成的新狀態。從前,也總是會這樣突然就不寫了,然後發現「咦!好像不寫怪怪的。」於是,就又開始寫了。現在,好像不會了。大量的「說話」好像不是我需要的東西了。

舊識的人們,總會用很驚訝的語氣告訴我:「哇!這些是你寫的啊!」我總是會想,我跟這些舊識究竟是哪裡出了斷層,亦或是少了哪些交集,讓內在的自我與外在的自我產生如此大的落差?我不清楚,或許是那些年的春、夏、秋、冬裡,不管什麼樣的天氣,我總是一身短衣短褲,在籃球場上揮汗的身影,讓他們產生落差的吧!也有可能是某幾年那些搞笑的外在,所造成的後果吧!(XD)

我其實還滿樂於那樣子的落差存在。這讓我知道「書寫」是安全的。只要書寫的我和平常的我連不上線,那麼我的內在就是安全的。也因為如此的安全,所以我便大量的「說話」了。所以,我還滿害怕有人當著我的面跟我討論我寫了什麼東西這件事。那些舉動,總讓我感到不安。

但是,我總又大張旗鼓的,希望藉由部落格這個媒體來傳播一些什麼。於是書寫便失了焦!尤其是,當它跟我已經感到失望的「媒體」兩字擺在一起的同時。我開始知道,我寫出來的東西,被閱讀時已經不那麼純粹。所以當它停下來的時候,便也不那麼失落,或是失去了重心。於是就歇著了。

我有很多事想要寫。從過年之後。像是高鐵的第一次經驗、父子有多難看、殤城沒有無間道好、奇蹟的夏天拍得不錯、刺青我覺得還好、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很好看,我想找日劇、第五個孩子跟浮世畸零人我比較喜歡第五個孩子、麥當勞騙我他們二十四小時、人間的証明還不錯看、處女之路結局很怪、我的美麗與哀愁現在看沒啥感覺、徵婚啟事還不賴、井上雄彥畫的殘障籃球沒有灌籃高手好看、我從高雄帶上來一堆年少的記憶還放在桌子角落。等等等等的太多事想寫。

有天,我應該會再寫。不過不是現在。至少,我不需要透過部落格大量的「說話」。現在!

我需要的,應該是找一個「說法」推動我去書寫。至少,給個題目也好。我想。

P.S
台北不要下雨。求求老天爺!

換日線的話:咦~~連版型都懶得改XD

4 Thoughts on “書寫,是一種治療!

  1. Pingback: 2009/06/03凌晨三點 at 文字邊境‧換日線

  2. 寶兒 on 2007/06/20 at 12:18:11 said:

    ㄚ線

    有一陣子沒上來看妳
    妳好嗎?
    又快要見面了
    想起妳上次端給我的咖啡 好喝喔

  3. 煙囪 on 2007/05/04 at 11:54:40 said:

    是當初寫的動力沒了
    還是流行已去??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

    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吧
    總會發現一些新奇或故事值得抒發
    記錄也好、分享也罷
    寫的過程本身…或許就是一種沒有意義
    卻..不太會去計較的事

    換的這個網誌…感覺…還不錯啊
    去看過眾多版型…就覺得這個藍天白雲
    簡單..自然有型

    • 丫線 on 2007/05/10 at 13:17:50 said:

      這是一次的心情跟那一次不寫詩的心情很像。
      就不寫了。
      不是那種很沮喪沒人看不寫,
      就反正,不寫。

      動力還是有啊!
      但是在思考,要寫什麼東東。
      唉呀~~~
      我討厭一成不變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