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的一聲,她跌坐在穿著白袍的男人面前。她不能思考,沒有多言,只是靜默的坐著,腦海中一幕幕,從小到大的畫面,父親、母親、兄姊、朋友一個個從腦海裡竄出。對!還有一個人。阿山!

那天,天微涼。司儀站在台上,當著親朋好友的面,問著:『徐智山,你願意娶林玉妮為妻嗎?』阿山轉頭默默的看著自己,那隻微微發抖的手一直緊握著自己的手。

阿山整整自己的情緒,堅定的說出『我願意』。直到掀開白紗的那一刻,她還沈醉在阿山那雙發亮的眼眸中,她知道阿山等這一天等很久,她也知道阿山把什麼都給自己,就為了想要和她攜手共度未來!阿山如願娶到她,也終於可以牽著她的手,驕傲的向全世界宣布著自己的幸福。

記得四年前的一場相遇,阿山開始猛烈的追求,無微不至的照顧,讓人暖和在心裡,雖然偶爾笨笨、傻傻的,但是他還是自己最愛的阿山。偶爾,她嫌阿山笨;有時,她嫌阿山煩;更有些時候,她覺得阿山不夠體貼,直到那三個字說出口時,她才知道,原來她已經不能沒有阿山了!

半個月前,在親朋好友的祝福下,她和阿山的結婚典禮上,一會兒是她被矇著眼親吻阿山,一會兒又是阿山必須通過大家的考驗,才能抱得美人歸,這一切,才是半個月前的景象。兩人高高興興的到北海道玩了一圈,帶著日本名產,還有一雙因為水土不服而腫大的『象腿』,回到工作崗位!

『妳們看,我的「象腿」醜不醜?』玉妮看著醫院的同事,亮出那雙『象腿』,雖然有點掃興,但她還是滿臉幸福的說著與阿山一起到北海道的快樂。

『玉妮,妳要不要去檢查一下,是不是出什麼問題?』曉雨拿著玉妮帶回來的紀念品,盯著玉妮的雙腳看。

『怡潔,這是給妳的!新年快樂!』玉妮沒理會曉雨,將紀念品遞給雯潔,看著曉雨,『昨天有先檢查過了,醫生說是天氣的關係,才會這樣,幾天就消囉!來來來,我跟妳們說北海道有多美!』玉妮拿出數位相機拍回來的照片,一一敘述著北海道的美麗,還有她和阿山的甜蜜,直到笑聲淹沒整個護理站。

『好了,不笑了。肚子又開始痛了!』已經一個月,從結婚前就開始肚子痛,玉妮因為忙著打理婚後的新家,沒有太在意,最近好像更不舒服了。

『妳才剛回來,先去檢查吧!』曉雨在一旁又叮嚀了幾句。

『好吧!等一下就先去掛個號,明天就要搬進去新家了。』

※   ※    ※   ※   ※

『玉妮,腫瘤已經十公分了,快點辦住院。』

玉妮跌坐在醫生的面前,心情從剛才與同事的嬉鬧聲中,跌到只剩聽得見『為什麼』的情緒裡,『明天要搬新家,我花了半年的新血,從整修到佈置』、『一個星期後,是我第一次跟阿山過農曆年』、『一個星期前,我和阿山在北海道享受新婚的甜蜜』、『半個月前,阿山在婚禮上被整得七葷八素』、『……』,『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玉妮在心裡吶喊著。

『情況還好嗎?』整個護理站的人,還有阿山和玉妮的家人相互緊握著手,像是聆聽審判一般,站著醫生面前問著。

『不是很樂觀,腫瘤連著肝和腎,必須快點切除。』

阿山的身子晃了晃,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他給玉妮一個『放心』的眼神,直到將其他人送出病房時,才輕輕的說了一句:『如果玉妮過不去,我也撐不下去了。』每個人都聽見這句話,只是,誰也不敢再開口,深怕一開口會帶來潰堤的淚水。

除夕的夜裡,有上班的同事、沒上班的同事,都等待著手術後的消息,祈求上蒼給予一些憐憫,或者是說『等待奇蹟』。就連過年例行的拜拜儀式中,也多了加倍的虔誠,只希望菩薩保佑玉妮能夠過這一關。

『切掉五分之四的肝,但連著腎的那一邊,沒有動刀。』電話那頭傳來最新的消息。

『醫生有說機會有多大嗎?』曉雨哽咽的問著。

『最短半年,最長不知道。』電話兩頭,皆是沈默,沒有再多的言語,可以帶走這一刻的陰霾!

※   ※    ※   ※   ※

『玉妮,出院後妳最想做什麼?』玉雯問。

『姊,我想到新家,我和阿山的新家,不然我花了那麼多錢,就要讓給妳住,那多不划算啊!』玉妮淡淡的笑著說。

『誰要住妳那個兇宅!還沒住進去,妳就住院了,我也不要。』玉雯和玉妮兩人在病房裡的聲音,讓站在門外的阿山終於抑止不住淚水。

以前,他可以什麼都順著玉妮,他可以為玉妮上山下海,只是,這一刻他卻無能為力!他在玉妮的手上寫著『菩薩保佑玉妮』,他一直相信,菩薩會保佑認真的人,就像他認真的愛著玉妮,菩薩給他一個機會照顧玉妮一輩子,這一次,他依舊相信,這只是一個考驗,他會牽著玉妮的手,一直走下去!

※   ※    ※   ※   ※

收音機傳來一首歌曲,驚醒我的思緒,看著街上喜氣洋洋的人群,過年的氣氛正濃烈的蔓延在人群裡。

他在身旁問著:『情人節快到了,妳想要怎麼過?』

我貼著他的胸膛,緊緊的抱著他,『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我們平安就好。』

我相信這不過是一場雪,冬來的時候,覆蓋著大地,春天來臨時,美景會伴著每個故事的人們。而阿山的等待,一定會如願!

《為什麼我哪會愛著你》演唱‧詞‧曲/蕭煌奇
不知是為什麼 我煞來愛著妳 一粒心親像流星飛入妳的身軀頂
是按怎阮的心哪會失去了控制 甘說這是天在註定叫咱著要做伙
哪是安呢 我要來感謝天地 乎我一個愛你的機會
我要用我的一切 絕對不來反悔 要甲妳惜命命 不乎妳受風寒
啊 妳的形影 哪會攏浮在我的眼前 我日日夜夜攏會叫著妳的名字
啊 我的心情 可比是一隻帆船 不知要駛去叨位才有港口乎我停
啊 我相信春天的花親像妳的心 開甲哪麼大蕊攏袂驚歹勢
夏天的日頭親像妳的熱情 照到阮的時陣乎阮凍未條
我相信秋天的花親像要叫咱做伙 創造一個溫暖的家
啊 冬天的雪親像塊叫阮等待 等待妳來甲阮陪

P.S
蕭煌奇《為什麼我哪會愛著你》同名專輯2002/12/19發行。
我聽見這件事的時候,其實沒有太多的反應,只是覺得『啊!這就是命啊!』沒有人真的可以預期未來會有什麼事出現,更沒有太多的事情會依著我們預期的走,只是半個月裡的悲喜,就足以過完人的一生。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醫院裡,我手裡還拿著阿山和玉妮的結婚照,卻天天聽著姊姊說著事情後來的發展。我的感傷,不及於和玉妮共事的姊姊,但是我卻深深的明瞭那一抹無能為力的無奈感!只想說『珍惜身邊的人,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因為你永遠不知道,這個你身邊的人,會陪你多久!
祝福阿山,祝福玉妮,祝福每一個人,僅只有兩個字『平安』。
(不懂台語的人,再問我,我再翻譯給你們聽。台北,好冷!)

換日線的話:平安,最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