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秋抒是在那年冬天,第一年北上的冬天。當時,我還正因為不能適應北方的冬天,整個人病懨懨的,她知道我剛從南部北上,還不能適應這種十度以下的氣溫,總是關心的說著:『冷嗎?要多穿一點喔!』而我,總是不停的點著我那快凍僵的頭,好像這樣就可以讓頭部的血液循環好一點!我就可以少冷一點。

因為她的關心,我喜歡像個孩子一樣賴著她,聽她說話。她說話的時候,很迷人;她生氣的時候,很可怕;她的雙手很溫暖。這就是我心中的秋抒!同事總是笑我:『你這呆子,愛上秋抒啦!人家的家庭可是幸福美滿,老公可疼愛著呢!』我搖搖頭,在心裡說著:『你們不懂啦!』。

秋抒給我的感覺,是很安心、很安定,是那種你可以隨時想依賴著一個人時,她就在你身旁一樣,即使只是講幾句話,或是一個眼神,她都可以讓你很自在、很放肆、很任性的依賴,那是愛情嗎?嘿嘿~~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那是一種很NICE的感覺。

只是最近,秋抒的情緒,影響著我的思緒,甚至左右我的心情。

他病了!秋抒的老公,突然病了。我在想,稍微有年紀的人,病痛也會多一點,所以沒有特別關心,偶爾跟秋抒通上電話時,會提到她說起最近的心情。

『我好累,好累喔!』秋抒在電話那頭說著。

『我知道妳很累,但是他很需要妳啊!妳得要撐下去才行啊!』老實說,我不知道怎麼樣讓她好一點,只能在電話這頭講講一些加油打氣的話。剛開始,這樣的話可以給她多一點信心、多一點堅定。直到那天,我去看她時,才從她的聲音聽到的無助,才發現她從未在我面前表現的軟弱!

『我好怕,我好怕就這樣子,如果他好不了,我也……』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我打斷了,『妳也什麼?別亂說,只有妳好好的,他才會好好的,這個道理妳比我懂吧!』秋抒的眼閃著一點淚光,又說:『我好想哭喔!』本來跟她隔著一張椅子的我,坐到她身旁去,用我的雙手握住她那一直給我溫暖的手。我沒有說話,只怕她的淚水在那一刻決堤。

『要好好照顧自己,要保重自己的身體,好嗎?』我好像除了這句話之外,就再也說不出任何一句什麼關心或安慰的話,真恨自己的腦袋在那時候閃過空白。

『如果,妳真的想哭,可以好好的哭,不要憋在心裡,好嗎?』我的腦袋好像又突然想到什麼沒有對她說的話。

她點點頭說:『好!』

臨走前,我還是不放心的叮嚀她:『別胡思亂想,要照顧自己喲!』然後,我留下我的招牌笑容給她,不知道她有沒有看到我笑裡那一絲的擔心。

『心情還好嗎?』隔天,我在電話裡問著。

『不好,我好不了!』秋抒說著,我聽見了咳嗽聲。

『感冒了?』我問。

『有一點涼到!』

『不是要妳好好照顧自己的嗎?不是才交代妳要變天了嗎?』我的語氣裡,多了一點脾氣,卻又是擔心和不捨!

『天氣涼了,我好累,所以……』秋抒解釋著。說真的,我真的沒有聽過她這樣無助的聲音,更不知道她有這一部分如此脆弱的性格!

『妳再這樣下去,我就每天去陪妳,妳不要不相信我會這樣做。』我突然用很任性的方式跟她說話。

然後,她停頓了!

『怎麼了?』我問。其實,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我這幾天,總在她的聲音裡聽見一些哽咽的語調。

她沒有回答。我們在我的一再叮嚀裡掛上電話。

晚上睡前,我還是擔心她的狀況,撥了通電話給她。

『忠愷?』我還沒出聲,秋抒喚住了我。

『我沒事,只是不放心妳!所以打電話來問問。』我真的沒事,只是擔心!

『我也沒事。』秋抒淡淡的說。

『沒事?』我的語氣裡,多了一點困惑。傍晚的時候,不還是愁緒滿心嗎?

『那……』見她沒說話,我很快的又把那些『天氣冷了,要多加衣服』、『要好好照顧自己』重複說了一遍,最後,我加了一句:『妳害我越來越囉嗦了!』

她沒有笑,我分不清楚,她到底是為了要我安心,才告訴我『沒事』,或者,是那種真的沒事了!希望是後者。

『親愛的秋抒:
我知道妳現在有很多事等妳去處理,有很多情緒等著妳去負擔,
可是妳答應過我的,妳會好好照顧自己,千萬別食言。
我很想陪著妳說說話,即使是陪妳痛哭一場也行,
我不能取代他在妳心中的地位,但是我能夠告訴妳,妳不是一個人!

這幾天,倍受煎熬的人,不是只有妳,
在妳不安的情緒裡,我必須學著不仰賴妳給我的安心;
在妳疲累的身軀裡,我不讓自己再成為妳任何的負擔;
在妳焦燥的語調裡,我適著用我的話語,安妥妳的心,
妳在這些事情煎熬著,而我,在每一刻擔心裡折磨著!

只希望在這些過程裡,妳可以好好照顧自己!
一切平安,祝福妳!
忠愷』

我將這段話,用E-MAIL傳給秋抒!希望冬天來臨時,上天還給秋抒一個健康的老公,再把原來屬於我依賴的秋抒還給我!
秋抒,加油!

我對著我那群同事說:『也許,你們覺得我這樣的舉動很不可思議;也許,你們覺得我這樣的情感太過「濫情」;也許,你們覺得我太過專注於某一個人的情感。但是,我能夠告訴你們,我們一生中,有太多太多的情感太不確定,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會有變因,我珍惜我現在所能掌握的每一個人的心。我需要秋抒,也不需要秋抒,有她的時候,我不會覺得多餘,沒有她的時候,我也不覺得可惜!至於她需不需要有我,卻不是那麼一定,只要我們在心裡面記得曾經有過的記憶,那就夠了!這不是愛情,不需要轟轟烈烈的去証明!』

當他們個個傻在我眼前的時候,秋抒的坐位上,還是空著的,她還是沒來上班,她是一個大我幾十歲的上司,她是我的『經理』!

P.S
天氣真的涼很多喔!要保重自己的身體喔!
這星期,沒有『再見,台北』,但我還是在週末的凌晨裡,完成了這篇東西。
我該去睡了!晚安。(現在時間,兩點十九分!凌晨。)

換日線的話:有些情感,少了覺得可惜!所以,我珍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