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去年等到今年六月,因為檔期排不上《月光下,我記得》的上映日期拖了好長一段時間,我趕在下檔前的午夜,才在三個人的戲院裡,把這部期待已久的電影看完。嗯!三個人,確實。當天的午夜場的的確確只有三個人,同期的電影還有什麼,我也不記得,只記得電影院的冷清似乎在呼應著戲裡的孤寂,那樣的心情,不知道是悲還是喜?

故事由李昂的原著小說《殺夫》裡的〈西蓮〉篇改編,這幾天我也翻出了李昂的小說好好的閱讀一下,想從小說裡尋一些電影裡缺少的東西,特別是「故事結構」。《月光下,我記得》比起〈西蓮〉的結構薄弱,雖然有西蓮(林家宇 飾)和朱成(施易男 飾)之間的愛情故事存在,但電影都圍繞在西蓮的母親寶猜(楊貴媚 飾)的情慾舖陳上,也由於花很長的時間在陳述母親長期受壓抑的心情,在寶猜和朱成那段情慾戲出現的時候,情緒也被帶到最高點,跟著主角的淚水一起爆發。

可惜的是,在〈西蓮〉裡,被交代很清楚的母親的壓抑,以及固守傳統的原因,都在電影裡很簡單的帶過,雖然可以明白在那個年代裡,一個女人帶著小孩生活的壓力和承受的壓力,但戲裡至尾都未清楚交代西蓮的父親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與寶猜分開?寶猜是為了什麼樣的意念承受單身的孤寂?又是什麼樣的理由讓寶猜強烈反對西蓮與表哥的婚事?

這幾個疑問,都在〈西蓮〉裡找到了答案,也厚實了故事的主體。小說裡,西蓮的父親在日本求學時,在異鄉與另一個人同居,西蓮的母親輾轉得知後,除了即刻乘船至日本與丈夫說清楚之外,最後還提出了離婚及分家產的要求,但各種傳聞紛紛產生。整個〈西蓮〉延伸出來的故事,在李昂的筆下匆匆結束,像是細節給人莫大的想像,除了《月光下,我記得》提及女性壓抑的情慾外,還有更多像是那個年代的風俗民情,或是母親與父親之間的恩怨,帶來母親其他方面脫序的表現……

若以寶猜為主軸的故事來看,西蓮與表哥、朱成的愛情,分量多了一點,而寶猜的內心情慾又舖陳太多,失去了整個軸心,故事就在西蓮這條線的不輕不重,母親的過去交代不清不楚的狀況中開始和結束,能夠體會的,僅止於母親的壓抑而已,至於其他,我想看過〈西蓮〉後,應該會更清楚。

 月光下我記得(The Moon Also Rises)
2004 出品/中影發行
導演‧編劇:林正盛 原著:李昂《殺夫》──〈西蓮〉
演員:楊貴媚、施易男、林家宇、陳德烈、林嘉俐、張鳳鳳

P.S
這部電影看很久了!現在才寫。智邦的報連回來的人還滿多的。

換日線的話:下次去台東玩吧!

2 Thoughts on “月光下,我記得‧林正盛

  1. on 2005/09/06 at 22:30:53 said:

    小豪:
    別說到那句「我是無恥之人」,實在是讓人……無言以對啊!敗筆!

  2. 小豪 on 2005/09/06 at 11:35:43 said:

    題外話:那場自慰戲,難度確實相當高。得獎是足以服人的。

    ps.一直記得「失意男」最後有句台詞:『我是無恥之人…』直到現在,偶而還會被我或小老公拿起來互開玩笑,呵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