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與從前工作室認識的朋友和我的房東碰面,她們問我:「這兩年還好嗎?」(疫情的這兩年,你的收入、工作、人還好嗎?)

「還好啊!」我說。

從2019年5月搬離工作室後,我過著隱居的生活,除非有人來找,或是我固定11月北上看金馬影展和回家吃飯外,大部分時間我都是一個人。我沒有因為疫情打斷了我的工作(不出門有電腦和網路,什麼都成。)也許本來持續有銷量的商品因為大家都不出門而減少了銷售也少了收入,但關於「在家上班」跟「不出門」這件事,對我沒什麼影響,倒是解封以後至今還是不太想出門也不太想跟人聚會。

Read More →

始終沒有把《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的原著繼續看下去,但電影依然看數次還是不覺得膩。畢竟原著只有文字敘述,還停在無法影像化、生活化的想像。不過因為COVID-19的關係使得人與人的連結需要大量挪移到網路上,透過任何裝置完成社交活動,而加速了《一級玩家》中所謂「綠洲」的存在。

有人說祖克柏將Facebook改名為Meta布局元宇宙在2021年的現今好像還是太早,但事實上即使祖克柏不布局這些,大多數的人早就大多活在網路上,只是生活應用上是不是能全然進入另一個宇宙而生而已!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