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與從前工作室認識的朋友和我的房東碰面,她們問我:「這兩年還好嗎?」(疫情的這兩年,你的收入、工作、人還好嗎?)

「還好啊!」我說。

從2019年5月搬離工作室後,我過著隱居的生活,除非有人來找,或是我固定11月北上看金馬影展和回家吃飯外,大部分時間我都是一個人。我沒有因為疫情打斷了我的工作(不出門有電腦和網路,什麼都成。)也許本來持續有銷量的商品因為大家都不出門而減少了銷售也少了收入,但關於「在家上班」跟「不出門」這件事,對我沒什麼影響,倒是解封以後至今還是不太想出門也不太想跟人聚會。

房東說,疫情反而讓那個藝術基地裡的藝術家們能夠安心創作,不用想打開門還要迎接太多的閒雜人等。我笑說:「這大概是很多人很難理解什麼叫『一個人很舒服』的境界。」

這段期間我聽到滿多人說在家工作都覺得很不習慣,太容易被家人、家事打斷了。因為你們不是真的一個人啊!真的一個人的時候,工作超級有效率的!我老覺得上班族花太多時間在與別人的情緒對抗了,然後再產生情緒,再消化彼此的情緒!

藝術家朋友突然問起我:「我兒子說最近流行那個NFT,你聽過沒?」

我說我最近被它搞得很頭大而且不想研究了。我又說:「妳要是原來的創作方式可以達成妳想要的目標,說真的不需要認真研究。去了解可以,但不需要花時間非得進入這個世界不可。」

我們閒聊了一會兒現在網路上的發展,她們都是年過五十的中年,對於「網路」這些玩意,別說「會用」,有「聽過」就已經能替她們拍拍手了。

就像我媽能用LINE打比較長的字,或是「用LINE打電話」給我,我就覺得她很棒了!

*我媽還是一個不會用提款卡(臨櫃領)、不會用手機拍照(不需要,教了一百萬次,不會就是不會)、不會換中獎的統一發票(拿來跟我換錢,我是她的7-11)的老人。我也不再勉強她學,她能過好自己現狀的生活就好了,這些東西沒學也不會死。

很多人討論NFT或是朝去中心化的方向運行,會把這個大方向擺在前頭說:「你可以繞過原來的體制、規則,擁有比較多被看見的可能。」或者用一種「你只要展現自己就能被看見」「你想被看見就需要做哪些事!」的方式去討論,搞得好像「被看見,人生就光明了。」

並沒有好嗎?親愛的,被看見還要能被買單!(要怎麼被買單?我不知道,你得思考你想要賣給誰。)

人究竟「要花時間去玩一個(好像)能被看見的機會」還是「花時間把原來自己的才能/喜歡的事/擅長的事往更深更廣的方向堆疊,讓人一眼看到就下手買單」?當大部分人趨之若騖的進入NFT的世界,「被看見」真的是件「容易」的事嗎?(機率當然有啊!但不容易嘛!)就別說讓別人下手買單了!

更有趣的是區塊鏈上打著「永久保存」這個號召,會讓我想知道「為什麼大多數人,這麼期望自己永遠留在這世界上?」這是一件多可怕的事啊!(這裡要撇開那些「真正需要被永久留下來的事」,這裡不討論這件事!)人一方面在現實生活上提倡著「斷捨離」卻又用這個「永久保存」的號召,鼓吹著區塊鏈、NFT上的「一直存在」!「看起來」不占空間的存在,就不用斷捨離嗎?

這讓我想起了一部老電影《時光機器 The Time Machine,發明時光機器的亞歷山大為了想回到過去拯救自己喜歡的人的生命,卻發現怎麼也改變不了「命運」,他又到未來的2030年,在紐約公共圖書館,圖書館電腦 VOX-114堅持告訴他,時間旅行是不可能的,但他繼續往未來前行到更遠久以後的地球。我腦中還有那片電影裡在蠻荒之地裡留下來的一點點圖書館電腦 VOX-114的碎片。

人類(或世界)究竟想以什麼樣的形態走向未來?而現代的人想以什麼樣的形式存取關於「自己」的一切?非得永久保存嗎?不進入永恆的區塊鏈裡運作不行嗎?(這裡說的都是「個人」的保存。)

那麼,進入區塊鏈、幣圈、NFT究竟是為了什麼?被看見以後又期待什麼呢?賺幣啊你傻B!如果只是賺幣(投資幣)那就得思考投資報酬率及週轉和變現的流通!

不走入「生活」裡的科技,它的未來前景是什麼?它可以用幣養幣,用繁複的程序經過不斷地轉換,打入口袋裡換一餐,如果有更簡單不複雜且花同樣時間的方式賺到同樣的錢,去研究這個「幣怎麼賺」不會太浪費時間嗎?

偶然也跟Z聊起最近的生活。我們異口同聲的說:忙到如果有時間可以煮一餐就開心了!(哪有時間研究這些還不算純熟的科技呢?)

是啊!如果有更多自己擅長的方式能得到相對的利益,不在「生活所需」的科技(區塊鏈、NFT、虛擬貨幣)何必花時間去運作呢?(還不如去操作元宇宙股!)

最近常有能夠理解母親不學新東西的心情了。但也不是那種抗拒「新世界」的感覺,而是認為科技總是離不開「生活」,如果在生活中有同樣可以替代的方式,人為什麼一定非搞懂這些?非加入不可?(因為別人都在玩,你不玩你傻!)

這兩天在看《2049》這部電視劇。看見也是一部老電影《關鍵報告 Minority Report》中出現的科技,與《時光機器》一樣都是將滿20年前的電影,但那裡面投影到視覺前的技術,依然沒有在現實裡實現!(當年的科幻片都是對未來的想像,而且你真的相信有可能實現。)

如果虛擬貨幣、NFT不能走入生活,只存在區塊鏈上,那它要對世界有巨大的翻轉力,也許還是得要現實世界能夠普及才有可能!(包括所有的操作方式、名詞解釋,全部都要夠普及!)

關於「被看見」這件事。創作也許需要「等待伯樂」,但如果你想兼職做自己的「伯樂」,也許你該做的,不是「等著被看見」而是找到「對的目標」「對的管道」把自己賣出去!或反過來去找到「可以被看見」的方向進行創作!

行銷跟創作本來就是兩碼子事!最好是有那種「創作就會被看見」的好事,如果有這種好事,這世界賣得好的就不是那些心理勵志書了!而會是所有的創作!

可以把你的LikeCoine委託我嗎?XDDDD

請下載Liker Land App到「我的錢包」中的「委託」最下方點選「所有驗證人」,再到「閒置」中找到我「sunline」,按下「委託」,輸入你要委託的數字即可。(當然越多越好XD)

或是你的LikeCoin都在其他驗證人那兒嗎?可以到https://stake.like.co/validators/,找到你委託的驗證人,按下「Restake」,在選單中找到我,轉委託給我即可。

圖:20160611平安楽市(岡崎公園手づくり市)Canon EOSM3(我比較想出國,研究什麼NFT?創作就是要出去與人和世界交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