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應該會摻雜很多語助詞,不用它們對不起這片)

每週固定看院線的習慣,已經維持好幾年。每次踩到雷看爛片都會讓人想把錢拿去買鹹酥雞吃,寧可胖死,也不要看爛電影覺得浪費錢的好。

就在五月月初,看了某部絕對是我今年倒數第一的台灣電影,就很怕踩到雷。前幾週不知道要看什麼的時候,瞄見《台北物語》的場次,沒敢嚐試,便看著它在網路刮起一陣旋風而感到扼腕的大叫:「幹,沒看到。不爽。」終於在這個週末有幸能在高雄看到,並且明明就是補班,為什麼電影院早上九點人那麼多,害我以為我買不到票了,還好大部分人是看神力女超人來著~

看「台灣電影」彷彿在大眾眼裡是件「文青才會幹的事」,再另一種說法是「有錢寧可看好萊塢,誰想看台灣那些呢呢喃喃,深沉陰鬱的電影?」甚或有些人會說:「到底在演什麼,是有誰看得懂?」總之,花錢在台灣電影,像是拿包子丟那隻大麥町一樣會有去無回似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