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台灣電影都很難得遇到同樣的共鳴,不是身邊沒人看,就是很難有人能討論,或者只要太偏門的還常因為檔期的關係就錯過想看但沒有看到的電影。這幾年台灣電影都會給我非常意外的驚喜,比如說去年(2019)的《下半場》(我還院線看了兩次、線上看了一次)、前年(2018)的《狂徒》,以及今年的《親愛的殺手》,都會讓我有撿到寶的感覺,為了撿這種寶,我願意給每一部我不確定好不好看的片子,一場電影票的錢!

拜疫情所賜,連雜誌都做起「瘋台灣電影」的主題(明明就很多很好看,而且會有人去看),不知道是不是《親愛的殺手》的情慾戲太多,連youtube都一大堆假片源,還被安排在大廳,而且人數幾乎是小廳的滿場,讓我在心中驚呼了一下!

Read More →

接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後播出的《噬罪者》一樣是與「犯罪」有關,也一樣探討了對於「犯錯」這件事到底需不需要「被原諒」?或者是否「真的能夠被原諒」?再或者企圖去討論「罪犯」自身的心境轉換。

事實上如果從王翔這個因為殺人入獄的角色來看,是不足以呈現出「犯罪者」內在情緒的層次,畢竟看到後來,你會發現「事實」並非如同最初的認知,犯罪者不是犯罪者,需要被原諒的不是需要被原諒的那個……缺了探究王杰內在真正的情緒,大概就是這部電視劇最可惜之處,即使透過王杰的劈腿、拘謹,都難以說服觀眾,這個故事中事件最重要的主角,有著對自我最嚴厲的審視!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