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電影開場前三十分鐘買不到第一排以後的位置,需要買下一場也快滿場是哪一部片?哪一部台灣電影?我不記得了。《當男人戀愛時》連散場後下一場晚上十一點的場次,也還是一堆人等進場。關於這部電影,早聽說不少感動哭泣需要帶面紙入場的心得,同場次等進場前還看見有一個女孩帶了一包家用的抽取式的衛生紙進場。

這部改編自韓國《不標準情人》(韓語:남자가 사랑할 때)的電影,確實擁有了很多很好哭的橋段,不過實在因為太老套了,反而沒有真的如網路上的熱潮真的會哭到用掉一包衛生紙。我想那是因為理解了「死亡」是一種日常,以致於真正教人感到的悲傷不是「一個努力讓自己愛上又無條件付出的愛人死掉了」這種「失去」時感到傷心的情緒,更多的時候是在死亡面前,還能從那一點點未完的故事裡,感受到那一個人曾經帶來的溫暖或者愛,所以有了悲傷的情緒。

Read More →

(警語,如果你現在心智軟弱,不要看這部電視劇,找些信任及讓你感到輕鬆自在的朋友陪伴你。)

跟多年前陳國富的《雙瞳》一樣有相同的軸心:連續命案的發生、以「死亡」作為信仰,去呈現人在渴望愛與學習愛之間的痛苦。差別在於《雙瞳》是殺人,而《誰是被害者》是自殺(教唆自殺),但目的都是相仿的,全都繞在「愛/被愛」這件事上。(有意思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雙瞳》這篇文章,還是一直被搜尋閱讀著,應該要來個經典數位上映才是。)

《誰是被害者》在NETFLIX上映時,身邊的朋友多少都跟著追,我因為當時還有其他線上影音的月費還在支付,就遲遲沒有把它找來看。一直到金鐘獎入圍公布時,才把它找來看(我有一種「要把入圍名單裡的片看完」的病)之後才又買來它的分集劇本讀。

Read More →

《麻醉風暴1》是在一個晚上看到清晨的電視劇。這部相當精采簡潔的電視劇,之後還不時拿出來看了數次。每一次都認為它足以作為台灣電視劇的範本之一。連同《麻醉風暴2》前上檔的《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2》一樣,都是第一部有相當好的品質,續集也就更加另人期待!但相同的是,都不如第一部的令人驚豔。

《麻醉風暴》/誠實

第二部的《麻醉風暴》並不差,製作、劇本、演員都是有一定的水準,但也就這麼四平八穩沒有新意的把故事說完。從開拍到去了約旦取景,後續的宣傳行銷,都教人憂心,這樣的續集能不能撐起比第一部還要大規模的行銷。 Read More →

沒看過第一集的小女孩,也不愛這種恐怖片,裝神弄鬼的。朝聖去看了第二集,除了最後的動畫太飽滿,以及不喜歡人嚇人、暗暗黑黑的、音效大的部分,但主要的故事主軸我還是挺喜歡的。

大半的恐怖片,都喜歡用聲音來製造緊張的氣氛,再加上剪接出突然冒出來的東西(任何),營造出來的效果,就差不多可以嚇人了。偏偏我不喜歡這種手法,正常的生活中,才沒有動不動就冒出來的音效,在越安靜的環境裡,光是聽自己的腳步聲都覺得可怕。 Read More →

12115562_826022874184221_7213468648686381184_n

看完《失控謊言》我回頭去找我寫過的、樓一安另一部作品《一席之地》。(誰的《一席之地》?,才發現我給這部作品相當高的評價。同樣地,我也挺喜歡《失控謊言》的。過陣子要來找一下另一部他的作品《廢物》來看。

「我就算再怎麼討厭我爸,也不至於要他死吧!」曉晨說。

一直覺得「親情」之於父母子女,都是一件奇妙又詭異的情感。那是無法被挑選的,總是有那種以「血脈」之親,把彼此綑在一起而密不可分。不論是溫暖的陪伴,還是相怨的糾纏。彷彿「結束生命」才能結束這樣的關係。 Read More →

11133677_1592051991046109_1968703721807420305_n

好好寫一個短短的故事,好像沒有那麼難。六集的《麻醉風暴》就證明了這件事。那種長長得莫名其妙的鄉土劇、為了要撐劇情來個前面沒有舖陳的情緒轉折而拖長的台灣電視劇,歹戲拖棚都想叫谷阿莫三分鐘講給我們聽就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