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有一日傳來網上一則報導,大意是在說現在在台北工作的青年租屋現況和生活貧困。她看著那則報導覺得震驚,她說:「但我想或許這些你都經歷過吧?」但我很肯定的說:「現在的孩子一定比我二十年前去台北工作更辛苦。」比起薪資和物價,二十年前我領著跟現在孩子一樣的收入,起碼對應著還是二十年前的物價,光是房租就比二○二一少了將近一半。

這本二○一四年日本NHK以「女性貧困」為專題的特別報導出現在二○二一的中文書市,完全沒有亂入時空之感,七年前(以採訪時間應該更早)的日本社會狀態,並不是像林立青序言說的「預言」台灣的二○二一像這樣「從貧困到貧困」的故事,應該許多身處同一個階層的人,口袋裡應該都有無數個可以細數出來。

Read More →

是不是說好有貓要like啊!

稍早@高重建 在我這篇〈Matters、讚賞公民與非營利事業組織隨想〉做了留言回覆。我想獨立出成一篇文章作為回應。

重建提到:

我有幾位朋友,想要做“電子賣旗”。“賣旗”是香港非營利事業組織的典型籌款手法,一般每週末在全港各區,由志工販賣組織的小貼紙,路人給零錢購買。這是很傳統,但也是很落後、很高成本的籌款方式,耗費大量人力物力。於是幾位朋友想到,只要搭個網站,每周和一家非營利事業組織合作,以圖文等介紹其理念和實踐,讀者只要按讚,就是支持了該組織了,另也能進一步,掃二維碼支付更多。

恰好我開始畫畫賣藝(哈哈哈)就是從這樣的一張貼紙開始。那是日本福島核災之後那年還是隔年,我不記得了。南台灣有一場廢核(反核)遊行,由高雄在地關心環境議題的組織發起,幾乎年年都會做各種與環境有關的遊行活動。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