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全美的這部電影,在台灣似乎沒有引起太大的共鳴。甚至引發炫富的評論,以及似乎扭曲了某些亞洲人的價值觀,讓人不想一探究竟,為什麼它可以在美國創造佳績。

首先,不可否認的,這部電影超像新加坡的觀光片,標準地標、高級空中泳池飯店、街道小吃……都把新加坡拍得精采,即使有絕大部分都是平民百姓無法接近的富豪世界。至於「炫富」,倒不是這部電影的主題,它反而突顯了亞洲人對於門當戶對的金錢與權利不對等的荒謬感,若還說到膚色、國族的歧視,也沒嚴重至此,就是恰好而已。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