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這台DV購買前,我收到風潮的E-mail,問我有沒有對這樣一個「Hear! TAIWAN 聽‧台灣 說自己的故事‧聽台灣的聲音 My soundscape stories of Taiwan」的活動有興趣?我說有。不過我還不確切,我能否有拍小短片的功力,以及是否有著符合水準的水平。但它確實是吸引我的。 Read More →

出發到香港的前一天,為了表現我假文藝青年的樣子,我衝到書局買了一本張惠菁的《你不相信的事》,還是書店裡唯一一本被翻過很多很多次的那種。然後認真的在飛機開始滑行,即將起飛的時候,拿出它來讀。讀著讀著就想起自己帶了兩台底片相機,看著早晨的陽光,以及半空中的高雄,我便開始按下快門,記錄這個起飛的片刻。上一次出發前去香港,好似沒有這樣的閒情逸緻可以拍照,加上是晚上飛行,便也看不見這樣在天上的美景。

可能是我太大驚小怪,出國很多次的人,應該都對這樣的風景已經習慣,只有我像個鄉巴佬似的拍啊拍的,在降落至香港前,我已經狠狠的殺掉一捲36張的底片。造成在最後滑行時,我竟一張底片也沒得用,只能眼乾乾的看著飛機滑進我的目的地。

起飛前,我看著飛機在跑道滑行著,看著小港機場旁的那些露天咖啡座,便想著上一次去,也是第一次去,是跟父親去的,就帶著一點點的悲傷,一點點而已。等到飛機起飛時,看見高雄港那一大片貨櫃,就開始笑了起來。從小我最害怕的便是像蜂窩那樣,接近圓形的圖樣整齊的排列,最喜歡的就是方形的東西,所以看見貨櫃的排列,也就笑了。那就好像看見樂高會展開笑顏一樣。

我讀著張惠菁的書,其實睏得要命,但可能帶著一點點興奮就讀著,等待飛機餐的到來,直至讀到張惠菁提到了陳綺貞的《旅行的意義》,我突然動了念,想說回台灣時來買一下這張CD好了。在這個念頭之下,我開始想著這趟旅行對我的義意。真的也沒有什麼太了不起的意義,最多就是更新記憶這件小事情。

我開始吃著比上次不好吃的飛機餐,開始拿出數位相機自拍,順便也拍一下在空中飛行的窗景。看見那些雲在飛機旁邊、在我的座位下面,就覺得十分滿意。我總在地面抬頭看著這些自然景象,或者有些人可以上山看這些雲,可我沒能爬那麼高的山,空氣太稀薄,我無法負荷,所以那一刻,我滿滿的笑,就跟著這些雲一起在天空上飛行。

上飛機前,其實發生了一件十分驚險的事。我的香港簽證在檢測時,因為沒拿好,掉在出關處,我沒發現,直至我悠哉的坐在免費上網區拿出電腦認真的在玩twitter時,才發現我好像少了一張什麼東西。這一刻機場響起了我的名字,要我到另外一邊的登機口領取我的港簽,收拾好電腦,我繞了大半的登機處,走到對面的登機口,結果港簽又被送回我的登機口,繞啊繞得我腳都痠了,耳朵也被同行的姊姊唸到長繭了。

一直聽著陳綺貞的《旅行的意義》,我還真不知道這首歌到底有什麼意義,但對於自己弄丟港簽這件事,居然還有一點興奮、高興。反正也不是掉護照,港簽不見了,落地再辦而已啊!!或許這真的是我這趟旅行的意義。如果你認識我以前的樣子,如果你過去跟我出去旅行過,你會知道我是一個緊張兮兮的傢伙,你會知道我會神經緊繃到掉了一樣東西都像世界毀滅一樣,如果你知道這些,你就會知道這次旅行的意義。

飛機降落了啊!目的地到了啊!我閤上張惠菁的書,假文藝青年開始要在這裡找一些跟上一次不一樣的記憶了啊!不想PO什麼太了不起的照片,就看文吧!其他的就到相簿去看吧!

(唉,我可以把昨天剛收到的陳綺貞給賣掉了啊!怎麼怎麼唱都是這些東西呢?噗,是說我怎麼寫也都是寫這些東西啊!哈哈哈哈,意思是,看文章的你們,也可以把我丟掉了啊!補:好啦,我很喜歡歌裡的火車聲!)

200808-09香港行/起飛與降落

P.S
颱風將至,高雄陰雨。
我找不到我的張惠菁啊!!!!該死。

換日線的話:如果連護照都不見,應該很酷!!我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