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到曉海的那晚,她站在人行道路樹旁燃起手上的菸。半夜的街道上,曉海菸頭上的紅點搭著她優雅的舉止,肯定是整個黑夜裡最引人注目的焦點。

整座城的連鎖咖啡店和超商外的座位區自從政府落實禁菸規定後,曉海就很難找到可以安心抽菸鬆懈一身緊張的角落,就連租屋的宿舍規定全面禁菸,使得她不得不只能在深夜裡走到住家外的人行道點上一根菸。

若不是親眼看過曉海抽菸,我也很難發覺從小被灌輸的那種「女人抽菸就是沒氣質」的觀念是多麼奇怪的框架,框住眼前曉海從點菸、含住深吸一口氣時胸口的起伏,再讓煙緩緩穿過鼻腔吐出而放鬆後的迷人模樣。

Read More →

去學校上手作課時,恰好有一堂是必須使用到打火機將尼龍繩做結尾,有個大男孩玩起我帶上的防風打火機。我有一個非常酷炫的防風打火機,那是用在手作時,燒掉一些布繩的尾端收尾用,當然也作為我抽菸時點菸用。

大男孩問起我抽菸的事,我想想他們也都成年,好像沒什麼不能聊的,一來一往的說著最近喜歡捲菸,但沒什麼菸癮的事。他像是突然發現什麼寶物似的,眼睛一亮,好像是沒有任何一個年紀稍長的大人,願意跟他們分享這類「壞習慣」的心得。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