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不記得那是幾歲的事?但肯定是十歲以前父親還住在家裡的事。不確定母親和姊姊知不知道那個午後,父親的偉士牌從小街上轉進小巷裡,看見我製造的雪景,讓我挨了父親的打罵!

父親是一個會體罰的男人,而我則是做錯事會乖乖被打的孩子。「打完就可以去玩了嘛!」我總是看著跟父親籐條對抗不願意伸出手受罰的姊,想跟她這麼說。

父親應該想都沒想過成年後的我,跟小時候那個頑皮的樣子有著天壤之別的區分。但也許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些頑皮只是比較天馬行空的好奇而已」。

Read More →

李宗盛上一次的〈山丘〉,大概還有太多部分,不是我的心情,畢竟年紀還不到(XDDD),還一直在往上爬,還沒越過山丘,有些歌詞就是聽著聽著,有著小小的共鳴,一些些還摸不著頭緒地觀望、想像。五年過去了。再聽這首〈新寫的舊歌〉,共鳴度更高了。單曲一上架,又在我的iTunes不斷地重複播放著。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