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我跟人的關係不夠緊密,這是我人生第十場,在喜帖上以我之名的喜宴,也是我第二次替朋友製作喜帖。剩餘的那些男男女女的同志友人們,希望總有一天,能迎接你們的婚禮到來(正式的、法定的)。

「結婚」這件事,怎麼樣在我看來都是麻煩的。不是兩個人的事,是兩大家族的事,又不只是兩大家族的事,還有的更有朋友間的詢問、意見,不是像我這種我行我素的人,可以有耐心處理的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