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我跟人的關係不夠緊密,這是我人生第十場,在喜帖上以我之名的喜宴,也是我第二次替朋友製作喜帖。剩餘的那些男男女女的同志友人們,希望總有一天,能迎接你們的婚禮到來(正式的、法定的)。

「結婚」這件事,怎麼樣在我看來都是麻煩的。不是兩個人的事,是兩大家族的事,又不只是兩大家族的事,還有的更有朋友間的詢問、意見,不是像我這種我行我素的人,可以有耐心處理的事。

Read More →

2017-01-26 22.24.47

還在北部工作的時候,回家過年是我的惡夢!惡夢的開始,並不是由親友的聚會開始。而是從南北往返的人群中,想要大口呼吸都覺得空氣裡顯得沈重。

2007年高鐵還沒開通前,從台北回到高雄有幾種選擇,一搭台鐵自強號,如果你幸運的話,買得到位置;二搭統聯和欣飛狗,如果你還忍受得了如此搖晃的車程;三搭國內線,從松山飛小港,再從小港想辦法回到家中,如果你有錢付機票錢的話,四十分鐘內咻一下就到高雄。 Read More →

IMG_1467

有加入我的粉絲團(我討厭這三個字!)的人都知道,我2012年8月底開始經營袋子副業、2012年底成立工作室成為負責人。可是好像沒有在部落格上好好講過件事除了這篇文章:母親的第二人生-我的,另一個啟程,我們的小書袋,我的,我愛書!。所以只看我的部落格的人(還有人嗎?請留言)大概只會感覺我的部落格已死。而未發現換日線還活躍在另一個網址裡!線。作/Sunline Design

我記得國稅局打電話來想搞清楚我的工作室到底在幹嘛的時候,我是這樣回答的:「我媽媽做我設計的袋子在賣!」 Read More →

這是繼十八歲那年瘋狂寫卡片後,再度破百的一年。因為twitter!那年寫完卡片,我就不寫卡片很多年,一直到二○○五那年很無聊的搞了一個「手寫平安夜」的串連,我才又開始動手寫起字來。

還在學校的時候,每年我都會寄出許多卡片,也會細細去算回收了多少,立下一些標準,例如寄了三年,但三年來都不回信的人,我就再也不寄。因為網路、E-mail和及時通訊,原本還會有E-card的收發,慢慢的因為通訊太便利,除了跨年倒數完手機簡訊會大塞車之外,祝福,好像就剩簡訊或MSN上的一句話而已,或者其實連一句話也沒有,就直接改在暱稱上了。

過了這麼久之後,寫賀卡其實已經不像十八歲那樣,計較誰回寄了你,誰沒回寄。每一張賀卡,都是一個開始,或是一個結束,誰也不知道來年,下個月,明天,下一秒,收件者和寄件者的關係,會是開始還是結束!就像今年我跟某些朋友的關係莫明其妙的不再聯絡,我跟分手的情人六年半及一年不見,我因為返南跟誰誰誰的生活再也沒交集,我離開了某一個工作同事也就不會再有對話。

當然,這一年,我開始了許多關係。跟twitter上的誰成了朋友,會相約看電影、喝咖啡、通信、聊天。因為書店的工作跟哪個出版社的誰有了比較多的交集,因為辦活動,認識了苦勞網的誰、NGO的誰、藝文工作者、文化局很熱心的大姊。去年本來應該在小小書房認識的幾個人,在前幾天的一場野草莓運動的座談會碰了面,還有很多很多的,我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人,每個人都開啟了我和他們生命的交集。

但我不知道那樣的交集會維持多久,我甚至可以知道,或許某些人此生就見這麼一次面,沒有緣分、沒有機會,就再也不會碰面。所以,寫一張祝福,給那些可能是結束,也可能是開始的這些人,就是記憶這一年,跟這些人的記憶。沒有誰會一直留在誰的生命裡,這麼想著,寫一張祝福,好像也就沒有那麼難了!

要寄一張用手寫的東西,其實有些難度。有些時候你跟這些人其實不算熟,你想寫但詞窮,寫少了又怕沒誠意,在這樣的狀態裡,你開始回想你們認識的經過,有沒有什麼小細節是你可以多寫兩句的,還是其實除了祝福之外,你也就不知道該寫些什麼?於是,手寫的樂趣就在那樣想著一個人的時候出來了。

今年,截至今日(12/24)我總共寄出了114張明信片。說多也還好,總比以前一百多張都是DIY還手寫的來得輕鬆。我刻了一顆地址章,省去我寫自己地址的痛苦。感謝所有信任我,給我家裡或公司地址的推友們,也謝謝你們一一回報我說你們收到了。如果收信的感覺是快樂的、開心的,那麼,去寫封信給你的親朋好友吧!就算是E-mail也行。

有些時候快速的即時通訊,只會讓我們距離越來越遠而已。

感謝這一年!這神奇、美好,但還帶點悲傷的年!

祝福平安、聖誕快樂、新年快樂
(這十二個字是我最標準的結尾!)

2008.12.24

※有給我地址的,我都有寄。有沒有收到,就看緣分吧!這是收信的樂趣。
(再次感謝大家容忍我的任性,一直鬼叫的要地址。XD)

P.S
明信片樣式,過幾天上傳,要開賣啦!
沒給過我地址的,還是可以丟地址給我,我會寄喲!反正我的明信片沒什麼時效性,啥時寄都一樣。
高雄出太陽,但有些冷意,不過我依舊穿無袖在室內。XD

換日線的話:祝福我們自己新的一年的開始,以及舊的一年的結束!

你與男人認識在十五歲那年的夏天。他高高大大,長得很帥,就是那種全校很多人喜歡的樣子。除此之外,大概就是他對學生非常非常的好,好到你會誤以為你在演校園電影,假想自己是被學校放棄的孩子,就只有他會看見你的好。而因為這樣,你的世界就以他為中心繞著,上學、放學、放暑假、放寒假、開學、結業,總是會提起他,會問隔壁班與你一起繞在男人身邊的同學,那男人怎麼又怎麼了。

會知道男人的生日,應該不知道從哪裡旁敲側擊出來的。那自小喜歡祝福別人生日的習慣,一度被打斷,那一整本的年曆上,記了許多朋友的生日,還有偶像的、爸媽的、老師和同學的。後來因為覺得無聊,就把那本子塞進記憶的箱子裡,久久未曾翻出,就連男人的也沒再記上一筆。只單憑記憶記得後來幾個人的生日,男人的、隔壁班同學的、學妹的、情人的。

前幾日拜科技所賜,你發現可以這樣玩著Google的日曆功能,像小時候那樣填入那些人的生日,還可以設定它的重複頻率為每年,重複間隔最高長達30年。你開始設定這幾年認識的人的生日,每個都重複30年的提醒,2月有家人的生日,7月有朋友的生日,8有自己的生日,9月有情人的生日,10月呢?你找到那個空隔想填上男人的生日,又想不要填好了,他的生日已經像個影子跟著你那麼久,每次抬頭看電腦螢幕,就是他生日的數字組合,買彩券也硬是會冒出那兩個數字,就連買對號車票,都不小心會買到那串數字,你決心不要讓它再出現在你Google日曆上,看這樣會不會忘記,也就順便忘記了男人。

直到你想起前一陣子生日時,MSN跳出一個八百輩子都不曾跟你說生日快樂的人,在12點整,傳來「生日快樂」四個字。你突然發現,那串數字存在,好像已經不是為了要不要記得這個人,或者要不要祝福這個人。就像那12點的祝福,彷彿只是為了牽繫著彼此,讓自己知道在那個字串下的那個人還存在著,還可以彼此在這樣的日子問候著。於是,你起了身,本來想要混過這一天,不要記得手機上的那串數字,不要看見E-mail裡的那個男人生日的日期。

拿起手機,敲入了「生日快樂」四個字、號碼及傳送鍵。沒多久,男人的電話來了,你沒接起,因為太久沒見,太久沒有說話,而且你還心虛的想著「我這麼久不跟你聯絡,就是要忘記你,被看穿了怎麼辦?」放著手機顯示的未接來電,你找出最後一次與男人見面的那天,你寫下的文字。你發現,原來這六年來,你都賭氣的告訴自己,要把這個人忘記,卻不記得,最後一次跟他碰面時,有約定下次再見,也不記得六年前他的生日,他看到你的簡訊也回了電話給你,即使只是短短的幾句,也都約定好要再碰面。

同學在MSN上抱怨一樣是傳簡訊說生日快樂,為什麼男人只記得打電話給你,那或許是,當年的約定!男人終於讓你相信,有些事情、有些人,只要生命還在,可以不用說再見,即使只是一年一次這樣的簡訊,即使生活沒有交集,也不用狠狠的將自己從記憶裡推開。

生日快樂,男人!

P.S
高雄又熱了起來。

換日線的話:我真的沒有辦法啊!我不知道電話要講什麼啦!

六年。是怎麼樣的動力,讓你們走向六年?可不可以告訴我?好讓我在下一段戀情裡,擁有那般毅力,這樣相互扶持,走這麼久。我總是默默的讀著,你們之間的喜憂,分享著那份無法公開的同志戀情。偶爾替你們擔心,在那個壓抑的家庭裡,會不會磨掉你們走下去的決心?每每這樣想的時候,就看著你們有趣的生活,也就少了一點擔心。

六月,彩虹的季節。只要看見那些掩面參加遊行的人群,都不禁替他們心疼一下。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他們只得以假面面世?是什麼樣的心情,在那假面之下?我明白的,那些來自於社會、家庭的不理解(原本用不諒解,但我想不理解的因素比較多。)以及許多對於同志的污名,讓這樣相知相惜的戀情,默默的,在地底下。

但換個角度想,正因為深藏在地底,所有的一切也變得格外需要小心翼翼的珍惜著,反而讓戀情一年又一年的往前,讓兩人不斷的向前成長,好像也不算太糟。環顧我身邊的同志戀情,五年、十年的,並不稀奇,人人珍惜著那難尋的另一半,維持著這得來不易的情感,我心生羨慕著。這或許是在感嘆著,自己沒有辦法將戀情帶到終老的遺憾,而這遺憾,有那麼一部分,是來自於我們的自由、公開以及毫無拘束。

關於同志,我是抱著祝福的,不因自身的關係,而是我信仰愛情,我認為所有的愛情都需要被祝福、被慶賀。你愛誰、他愛誰,都無關乎性別(無關於年紀,無關於家世,無關於那些亂七八糟被制止的理由)那是一種自我的選擇,是不用跟任何人交代的,那愛是要陪自己到老、到死的,是不容許任何人侵犯的。

我知道這條路很難走,但是我們選擇了要走的路,一定要直挺挺的往前,不論前方有多麼曲折。累的時候,回頭看看我們的祝福;無力的時候,我們願意陪著你們一起哭;低落的時候,我們願意伸出一隻手,拍拍你們的肩,只要你記得,只要你們還愛,就要勇敢!幸福向來是自己爭取來的,只要我們相信,這一切都會好好的,人生也會不斷的往前!

你說這文是要比「創意」的。但我除了這些心的底層的祝福以外,怎麼也想不出來要怎麼創意才好。唯一想到的,居然是六年的六月,六六大順啊~~~(幹,很冷。)不過無妨,只想給你們祝福,以及更多更多往前的勇氣。唯有不斷的往前,我們才能追到所謂的幸福。

即將到來的六月,當同志們驕傲的慶賀美麗的彩虹月時,也給予身邊那些戀人深深的祝福吧!沒有人不願意自己的戀情被祝福的,你們說是嗎?

要幸福喔!一定。

最後,送你們一首歌,找了很久才找到,但沒有MV版,只有歌!動靜的《愛你‧想你》→歌詞

動靜/《愛你‧想你》/2002.06

圖片提供:南方小老師
(如果你也願意祝福他們,也可以去小老師那兒留言喔!灌爆它!)

P.S
我應該不會得獎的XD
高雄溫暖炎熱。

換日線的話:愛呀~~好幸福啊!

搞了兩年的「手寫平安夜」,今年秋正逢多事之秋,沒心思再玩一次這個遊戲,但倒是去年就沒啥想要玩的念頭。可能是想會寫的就是會寫,不會寫的就是不會寫,會想到提筆的人,絕對不會錯過這個節日,索性今年就不玩,看看是不是還是有人持續著,「手寫平安夜」的習慣。

今年總計,我寄出的「信」有幾封,我自己也沒數,想到誰就寫給誰,手邊有誰的地址,不用找的,就寫給那個人。於是,寄出的「信」便少之又少。為什麼會說是 寄「信」呢?原因出在搬家的過程,那堆要扔又不扔,該扔又捨不得扔的信紙上。我有很多信紙,或者說,有很多空白的紙,可以拿來寫東西紙。已經仰賴電腦成性 的我,怎麼會再去碰那些紙,那些有用的紙呢?再加上回家後,又有一大疊從小就收集成套的信封信紙,橫在我眼前,於是,今年的賀卡,就從花錢買聖誕卡,變成 了整理信紙的遊戲,寄出的,也就變成是「信」了!

配套的時候,很有趣,有的沒有信封,有的沒有信紙,有的八輩子就不可能拿來寫東西(因為太可愛,捨不得),東挑西撿、東拼西湊,成套的還不少,更別說我還有一大疊「稿紙」還沒用,所以就先開始把這些成套的信封信紙寄給應該是要收到聖誕卡的人了。

今天回家,正巧收到了兩張聖誕卡,雖然明天沒有放假,但是收到卡片的同時,還是讓人覺得滿心的暖意,也算是替南台灣開始飄小雨、降氣溫的天氣,添增一些溫度。感謝叔叔與雨小漣的貢獻,還有幾天前就已經來到的曉芬的問候!

話說叔叔(他只是好友,我喜歡叫他叔叔)來的卡片,一整個白,白到完全沒有字。連棵像樣的聖誕樹或是可愛的聖誕老公公都沒有。就是一整個白。不過看到叔叔 附上的一小截蠟筆,以及他在卡片示範用蠟筆塗上的地方,便知道這是封無字天書,需要用蠟筆去把其他的字塗出來。叔叔第一句就是問我會不會因這整個空白而生 氣?他用了一枝沒水的筆,在白色西卡紙上刻下筆跡,我想收到的人應該都會急著想要知道裡面是什麼,哪裡還來生氣可言。叔叔真是創意十足啊!

前幾天在紙上,也草草的畫上今年祝福大家的心意。簡短,但很真心。希望大家平安順心,聖誕快樂,新年如意!

(我明年應該來玩,手寫來寄信。清掉大家手上的信封信紙!或者,清掉我的稿紙和用不完的郵票。XD)

P.S
一個人在家過聖誕節比在公司加班好,所以,晚上不用上班上學的孤兒,請好好享受一個人的聖誕節,至少,還有我嘛XD!

換日線的話:我看,我要寫的信多了。因為還有好多信封信紙啊~~~

除夕返家過節,是一種慣性。一早,搭乘七點半的火車,往南。天氣晴朗,我脫去那厚厚的外套,坐在自強號的車廂裡,想著這樣的天氣,外套真的很不搭調,但又怕回程時,台北變冷。總是這樣,冬天南下的時候,就是抓不準帶著的衣裳。

十一點半。火車到站前,將外套全部塞進手提的帶子裡,我想,我用不到它了。因為炙熱的陽光正灑在南方的街道上,差點沒有走到車站對街的服飾店,買它一件短褲,和無袖上衣。這熱,像暑一樣,七、八月的盛夏。

回家匆忙的換上夜裡睡覺的短球褲,方能自在的享受陽光的美好。這個年,就在這樣的溫度裡,開始。

家裡比起過往買了更多的零食,好應付我這個大食怪,沒吃完的也就順道變成我回台北的糧食。媽媽甚會挑橘子,每顆大又甜,而且有飽足的水份,不像我自己買的,不甜又老是乾掉。姊姊買了我最愛的牛奶糖和棒棒糖,我說,我要全部搬回台北去。:P

趁著家人吃完年夜飯(我也不知道那叫不叫年夜飯,反正亂吃),看著無聊的電視時,出門逛了很久很久都沒有逛的高雄夜市,買了好吃又很久沒吃的鳥蛋茶葉蛋,十分滿足。(當然,免不了被娘唸說:「丫家裡已經那麼多東西了,還亂買。」)

回到家裡後,用姊姊的數位相機,和沒有Photoshop的新筆電,照了橘子和糖果,以及畫了一隻豬~~哈哈哈哈。希望大伙不嫌棄這樣的賀禮。(最討厭的是,我寫錯字,但已來不及復原了)

祝福大家,新的一年,豬事順利。

P.S
真是熱到像夏天一樣,都在吹電風扇啊~~~
在火車上,迅速的看完一本書。
租了兩片DVD看。:)

換日線的話:請問過年應該是要穿無袖衣服的季節嗎?

雖然還有一個星期,才會到達2006年的尾聲,不過,趁著平安夜,就一起準備向這多事的一年SAY GOODBYE吧~~

奉上今年畫的圖,祝大家 聖誕快樂還有新年快樂喲!!

今年的卡片收穫量非常的少,收到朋友寄的卡片,還是很開心。感謝大家送給我的卡片^^,當然,今年也有一定要親手做的卡片囉!只是今年比較特別,除了有我用手畫印下來著色的卡片外,還有我生平第一次,不用被討厭的老板ㄠ去做的美術,反倒是幫「小小書房」做了一套十六張的明信片。

十二月幾乎都在忙這件事,因為PC跑得很慢,所以我只能慢慢的做這些明信片的圖檔,慢慢的存檔,終於趕在聖誕節的上星期完看到了熱騰騰的成品出來。理所當然的,我也拿了這些明信片當成我的聖誕卡,黏上我手畫的那個帶著糜鹿帽的小人,和明年的豬年郵票,一一寄出。

今年雖然多事又紛亂,但是卻是我很開心的一年。離開那個我還滿喜歡的工作,去學了更多的繪圖軟體和網頁軟體,然後開始試著過著算是SOHO的日子,很窮是真的,但後來這半年做的事,卻還讓人滿快樂的!特別是我可以不用再被討厭的老板ㄠ了,終於可以依著自己的心,去做自己想要的東西囉!

當我拿著明信片的完稿給曉芬看時,她還呵呵呵的笑了好久;岳宣還沒有空看到明信片,遠在屏東的NINA看到明信片的成品也開心不已!這一整年也就要在這樣的開心裡,結束,迎接新的一年的來臨。

昨天,跟W說我很怕冷,兩人聊到有一種套著頭可以保暖的東西,W說改天要拿來送我,結果就在今天收到了這個戴起來像搶匪但很保暖的聖誕禮物。特地戴著它拍了一張照放上來!(越來越愛搞笑了。)希望在路上不要被警察杯杯攔下來臨檢。

希望未來的日子裡,大家都開心且愉快,平安也順利。

最後,放上我做的明信片,給大家看一下。也放上小小書房的訂購單,有興趣的人,可以跟小小書房買。

按我下載訂購單
↓下面的圖全都可以點了放大來看

儲嘉慧/【妮娜之灰色的夜】



岳宣/【書天堂】



秦曉芬/【顯微迷航】







P.S
祝大家都快樂啦!^^

換日線的話:跨年那天不寫東西,要跟導演林正盛跨年去!^^

大家聖誕快樂喲!
^____________^

換日線的話:雖然是我簡單的畫,但還是有滿滿的祝福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