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的看了三部台灣電影《殺手歐陽盆栽》、《翻滾吧!阿信》、《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再看《日落大夢》的時候,有一股說不上來的無言,就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那種。

應該是2009年,我有拿到同是吳汰紝執導《尋情歷險記》的票首輪院線票,但它很快的撐不過院線的考驗,就下檔了。

《日落大夢》是吳汰紝拍她眼中的父親,一個聲稱很會發明的父親。這本是一椿美意,用那樣的方式,去呈現一個台灣男性的打拚和不認輸、不服輸的樣子。但很可惜的是,故事講的不好,讓人看來覺得是那超級食物調理機的一小時的廣告。(淚)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