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這場疫情過了兩年半,大量的改變電視(影集)、電影的觀影模式。算算疫情前我每年能累積進電影院的次數至少維持在一週一部或一個月四部左右,但疫情的關係,除了「不能去電影院」以外,更多時候是因為受疫情影響拍片進度或上片計劃而沒有太多可供選擇可以進電影院觀賞,常常像是在過從前的日子,不斷在看哪一部片的經典復刻。

關於經典重映,串流平台這幾年倒是陸續把一些十年、二十年起跳的電影放上線,確實也讓人偶有無事時點來看看,不同的年紀看相同的電影,總還是有不同的心情,十幾歲看到的驚喜,四十多歲再看,還能有悸動的,多半都是很好的電影。

Read More →

要說最後這一部的重點,大概就是將羅雨儂這個角色徹底推到一個心靈層次的層面,從蘇慶儀最後的回擊出她對羅雨儂最大不滿,不僅道出為什麼她要對羅雨儂做出那樣背叛的理由,也完成了這部戲幾乎神格化了羅雨儂這類人像神般的存在,說好聽一點是「普渡眾生」的保護著身邊的人,但在某些時候,又特別明顯地表現著:透過保護別人這件事,完成了自我內在的渴望,而忽略了人並不能像站在一種被仰望的高度。

關於這個心理層面的描寫,羅雨儂這個角色寫得挺好,而且越到戲的末端,越能看出劇本多麼想要將羅雨儂推往那個「看起來無害」但實質上就是她那樣的「聖人」姿態引發了連鎖反應。但要說羅兩儂這個人不好嗎?那倒也不至於,或者說某一種編劇懷揣著要呈現人性的企圖,過分明顯了,結果變成最後不得不讓羅雨儂扎扎實實的待在那個「像是神」一樣的位置。

Read More →

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看完這部劇集的第二部,讓劇本及角色一個一個帶著去找出那個被殺害及殺害的動機,「誰是加害者」是這八集的主軸,從青春的羅雨儂開始說起,兇手就是第一個要被想起的就是羅雨儂了:她搶了妳的江瀚,讓妳痛不欲生,所以妳憤而起了殺害她的意念。

是什麼樣的恨,讓大部分人相信被奪走手上的愛人時,真的會引起歹念而殺之?那心裡燃起的究竟是心有不甘愛人被奪走,還是一時忍不住心裡的痛楚所以想來個痛快?恨有多大,愛就有多深,到底是說給旁人聽的還是只想表明自己?

Read More →

初聽見林心如在籌備新的影集時就頗為期待。台劇過往常會有宣傳規模做得很大,結果和內容卻都不如預期,但近一兩年內的劇集內容漸漸破除了這個魔咒,行銷、宣傳跟上了數位時代的腳步,擅長運用與網路群眾的互動來加以行銷,內容也多有能與觀眾對話造成風潮,加上不再完全仰賴傳統媒體的收視群,反而讓線上收視延續了劇集的話題討論熱度。

《華燈初上》以倒敘的方式抽絲剝繭開始推理。我一度以為我選錯了劇集,原來它是個找被害者和加害者的故事。Netflix好像特別愛台劇這種時間序跳來跳去的殺人故事,還好這部劇集的時間順序安排的比《罪夢者》好,加上演員陣容堅強,好像也無從挑剔起。

Read More →

*看台劇好像成為一種流行,內心感到特別感動,加上近期的台劇多有水準之上的作品,期待台劇能真飛出一片天!

以二十多年後的世界為背景,2049年的科技究竟會把世界帶往哪裡?人與人對話、溝通的方式又會是怎麼樣的?關於訊息的接收是否真的能做到像是電影《關鍵報告》中,隨手就可以滑開個投影的視窗,透過雙手在空氣裡比劃,就能操作那些光影?

Read More →

四十歲以前看電視劇,每次到了「親情」的情節,只要有父親而且是個溫暖的父親,我總是會哭成淚人兒,像在替童年望著父親背影的那個我,哭乾當時沒有掉下的眼淚。《俗女養成記》裡陳竹昇飾演的父親,應該是許多人內心渴望的、希望的那種父親的模樣!也許不需要像山一樣替自己遮風避雨,但也要在任何時候在自己身邊說一句:「爸爸在這裡!」就能在心裡替自己的軟弱加上一點勇氣!

可能是在某一個時間點上,我跨過了「父愛」這個關卡,所以沒有在這部電視劇裡那些父親與女兒的劇情裡掉過眼淚,總是想著這對父女的互動真是可愛,我想如果父親還在,我應該也是這樣跟他打鬧的。

Read More →

《俗女養成記》第二季,應該是我看過的台劇續篇最好看的一部劇集了。在金鐘頒獎典禮上聽到不少電視劇都會拍第二季及上映電影,不禁讓人回想起那些「續集就爛尾」的電視劇和「票房不如預期」的電影,不知道究竟是出資方打鐵趁熱,還是觀眾敲碗喊燒拱出來的,還是真的在創作者心裡真的有了更好的故事雛形?

這兩天重溫了《我們與惡的距離》與《麻醉風暴2》依然被《我們與惡的距離》那精準的台詞、節帶進了故事情節裡,彷彿真的是在現實生活裡,遇見、聽見、看見劇裡那些難以消化的情緒;而《麻醉風暴2》仍然像初次看的時候一樣,沒有看《麻醉風暴1》時,讓人有一股作氣想看完,平穩卻沒有驚喜也沒有真的有過《麻醉風暴1》的震撼,頂多被蕭政勳寫給惟愉的信感動到,其他的大概就如我在這篇文裡寫的〈沒有意外、沒有驚喜的《麻醉風暴2》〉

Read More →

首先,這些劇集、電視劇都是我看過的才會推,不代表沒推的是不好看的。會陸續更新在這個頁面裡:https://www.sunlinedesign.com.tw/movie,由於我希望都是「正版」的片源,所以不放任何沒有版權的連結。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看完金鐘55後,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為什麼這些那麼好看的電視劇,都不在週間的熱門時段?」我們得要上OTT平台、擠在週末看一堆劇?這到底是觀眾的選擇,還是電視台逼迫觀眾不得不選擇?

我想,還有在看電視的人一定跟我一樣從2010年來一定看過八百萬次《後宮甄嬛傳》(而且常常在嬛兒離宮那裡轉台個幾集XDDD),接著會看《那年花開月正圓》、《如懿傳》、《延禧攻略》,偶爾有《步步驚心》……這些全都是吃飯時間後(不加班的人)每天晚上六點~十點的一再重播的電視劇,其餘比較不重複的是韓劇(但也always會重播。)我想即使你不是真的想研究這幾部電視劇,你也背得滾瓜爛熟了吧!(回宮後在皇上身邊的每一刻都叫臣妾噁心!)

Read More →

這部看了不下十次(對,十次以上)的電視劇,我一直想替它寫一篇文,但始終卡在最終陳嘉玲奔回台南和蔡永森在一起的橋段不知道該怎麼看待這一個結尾,而反覆看了數次,依然都會在這part卡住,不斷想著這部從頭到尾表現著女性「從舊時代的傳統到新時代的自主」的電視劇,為什麼在最後一刻還是進入了那個「女人啊!還是要有一個人愛著、被愛著」的結局?

《俗女養成記》大概就是女版的《花甲男孩轉大人》吧!一樣是從南部去台北,一樣從台北回到南部,一樣被問著婚姻、未來,一樣有著許許多多其實就是日常的家族親友間往來的故事,但《俗女養成記》多了從女性的角度,從小比男性社會化的社交往來、察顏觀色,依循卻不完全遵守著應有的規矩,在其中掙扎、反抗、辨證中有了陳嘉玲這個角色。

Read More →

(警語,如果你現在心智軟弱,不要看這部電視劇,找些信任及讓你感到輕鬆自在的朋友陪伴你。)

跟多年前陳國富的《雙瞳》一樣有相同的軸心:連續命案的發生、以「死亡」作為信仰,去呈現人在渴望愛與學習愛之間的痛苦。差別在於《雙瞳》是殺人,而《誰是被害者》是自殺(教唆自殺),但目的都是相仿的,全都繞在「愛/被愛」這件事上。(有意思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雙瞳》這篇文章,還是一直被搜尋閱讀著,應該要來個經典數位上映才是。)

《誰是被害者》在NETFLIX上映時,身邊的朋友多少都跟著追,我因為當時還有其他線上影音的月費還在支付,就遲遲沒有把它找來看。一直到金鐘獎入圍公布時,才把它找來看(我有一種「要把入圍名單裡的片看完」的病)之後才又買來它的分集劇本讀。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