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這些劇集、電視劇都是我看過的才會推,不代表沒推的是不好看的。會陸續更新在這個頁面裡:https://www.sunlinedesign.com.tw/movie,由於我希望都是「正版」的片源,所以不放任何沒有版權的連結。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看完金鐘55後,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為什麼這些那麼好看的電視劇,都不在週間的熱門時段?」我們得要上OTT平台、擠在週末看一堆劇?這到底是觀眾的選擇,還是電視台逼迫觀眾不得不選擇?

我想,還有在看電視的人一定跟我一樣從2010年來一定看過八百萬次《後宮甄嬛傳》(而且常常在嬛兒離宮那裡轉台個幾集XDDD),接著會看《那年花開月正圓》、《如懿傳》、《延禧攻略》,偶爾有《步步驚心》……這些全都是吃飯時間後(不加班的人)每天晚上六點~十點的一再重播的電視劇,其餘比較不重複的是韓劇(但也always會重播。)我想即使你不是真的想研究這幾部電視劇,你也背得滾瓜爛熟了吧!(回宮後在皇上身邊的每一刻都叫臣妾噁心!)

Read More →

這部看了不下十次(對,十次以上)的電視劇,我一直想替它寫一篇文,但始終卡在最終陳嘉玲奔回台南和蔡永森在一起的橋段不知道該怎麼看待這一個結尾,而反覆看了數次,依然都會在這part卡住,不斷想著這部從頭到尾表現著女性「從舊時代的傳統到新時代的自主」的電視劇,為什麼在最後一刻還是進入了那個「女人啊!還是要有一個人愛著、被愛著」的結局?

《俗女養成記》大概就是女版的《花甲男孩轉大人》吧!一樣是從南部去台北,一樣從台北回到南部,一樣被問著婚姻、未來,一樣有著許許多多其實就是日常的家族親友間往來的故事,但《俗女養成記》多了從女性的角度,從小比男性社會化的社交往來、察顏觀色,依循卻不完全遵守著應有的規矩,在其中掙扎、反抗、辨證中有了陳嘉玲這個角色。

Read More →

(警語,如果你現在心智軟弱,不要看這部電視劇,找些信任及讓你感到輕鬆自在的朋友陪伴你。)

跟多年前陳國富的《雙瞳》一樣有相同的軸心:連續命案的發生、以「死亡」作為信仰,去呈現人在渴望愛與學習愛之間的痛苦。差別在於《雙瞳》是殺人,而《誰是被害者》是自殺(教唆自殺),但目的都是相仿的,全都繞在「愛/被愛」這件事上。(有意思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雙瞳》這篇文章,還是一直被搜尋閱讀著,應該要來個經典數位上映才是。)

《誰是被害者》在NETFLIX上映時,身邊的朋友多少都跟著追,我因為當時還有其他線上影音的月費還在支付,就遲遲沒有把它找來看。一直到金鐘獎入圍公布時,才把它找來看(我有一種「要把入圍名單裡的片看完」的病)之後才又買來它的分集劇本讀。

Read More →

不得不說最後那一句:「陳韻如,是妳對世界的期待太多!」根本就像跟所有憂鬱症的病患說:「是你太不知足!」一樣殘忍;而陳韻如因為莫俊傑拉了她一把,順勢接受黃雨萱這個說法:「認為過去都是自己不夠活潑、外向、開朗讓人難以靠近,漸而改變自己。」讓黃雨萱意識到自己才是毀滅陳韻如的安排,少了一點力道,多了一分理所當然!

非常喜歡這個透過時間序的不斷跳躍而總結出「為什麼我不是黃雨萱就不能被喜愛」,而將陳韻如推向更想消失的死胡同裡!那之中呼喊:「我已經很努力!為什麼你們還要一直叫我努力。」應該是很多在群體裡被消失的人,內心無數次的自我質疑、對世界的疑問!

Read More →

《國際橋牌社》第一季全文:https://www.sun-line.idv.tw/blog/?cat=4088

日本以週播出的劇集,常常是以八到十二集左右來說完一個故事(以時間計算則是一集45~90分鐘),編劇功力好你便看不出來那些以主角輪流發生事件去串連,功力不好會讓觀眾很清楚:「這集就是聚焦在某一個角色上,下一集再替換。」

台灣電視劇長的不說,拖拖拉拉的,短的最常發生「以為點到為止」但其實都只有「點到」,卻沒有把故事說好、說完整。《鏡子森林》是如此(改天再寫),《國際橋牌社》更是如此,明明是有據可循且抱著「台灣難得一見的政治劇」這種企圖,卻像是一條聳動的頭條讓觀眾買單,卻不見深入報導,便也隨著時間:反正過了就忘了,忘了就算了。(倒是頗有台灣人對過去的歷史滿不在乎的習性。)

Read More →

《國際橋牌社》第一季全文:https://www.sun-line.idv.tw/blog/?cat=4088

從2020年的台灣現狀去看《國際橋牌社》這部電視劇的歷史背景,帶著強烈的嘲諷。像是解嚴初期國共的勢不兩立,以郝伯村為原形的行政院長楚長青對於國共會談這件事的描述,難免會將現狀套進當時的歷史背景,許多態度、姿態的轉換,現在看著電視劇呈現當時,實在會讓人不禁莞爾。

再換個角度從楚長青或是一些保守分子看台灣的民主意識抬頭,又不禁會想,台灣站在那個保守與開放的十字路口,保守勢力扮演著後來中國與台灣往這兩端走去的關鍵。談與不談,成為極為曖昧的狀態,直至今日保守勢力還滿常走在一塊,自由民主的確容易與保守思想形成對立及必然會有一番角力。

Read More →

《國際橋牌社》第一季全文:https://www.sun-line.idv.tw/blog/?cat=4088

說是因為《罪夢者》失利而未與netflix合作,《國際橋牌社》而至firday影音上線,這點還真需要替《罪夢者》抱屈一下,雖說對於《罪夢者》的時間序我也多有意見,但它也還算是水準中的台灣影集。而之於對台灣歷史和戲劇的喜愛,讓人無法錯過《國際橋牌社》這部影集,甚或我認為喜愛《返校》的年輕人們,可以看一下這部半虛半實的政治電視劇。〈《罪夢者》/敗在賣弄時間順序及劇情節奏〉

《國際橋牌社》的故事背景發生在我小學三、四年級左右,第一、二集的史實,我大概只記得「六四天安門事件」,其餘在剛解嚴的老三台時代,報禁、黨禁都剛解除的年代,一個小學生,能知道的事不多,也在劇情的虛虛實實裡推敲著主角的影射和事件的連結。

Read More →

從無差別事件的李曉明之死,將故事拉回精障者的困境及媒體自律的支線上。突然明白劇本裡思悅這個角色的存在意義。從第一集開始,大部分要思考的事是:「加害者真的需要人權嗎?」、「加害者家屬和被害者家屬心理」、「媒體不自律及大眾不思考」……相關問題,像思悅這個被認為「怎麼可能有那麼好的房東」究竟為何存在?

讓故事回到思覺失調的思聰、被判無期徒刑但一心求死的陳昌、被霸凌而持刀模仿李曉明的國中生與最後帶他走上結束生命一途的憂鬱症母親,以及被要求做婚前健檢思悅,甚或是後來持刀殺害機車行老闆的更生人,都在說明整個社會對於精神疾病和犯錯極低的容忍度。思悅則飾演全劇裡最重要的一角,她以極高的包容在照顧思聰和被社會遺棄的大芝!

Read More →

跟鬼神有關的故事,多半都會與「心魔」(自己)牽扯在一起。但人與這世界相互牽動是非常細微的,像蝴蝶效應一樣,牽一髮動全身。你就算要抽絲剝繭,也常會被囚在另一個繭裡。本來沒有看這部電視劇,發現好像錯過,才又上公視+付費看。

由精神、心理狀態出發的故事不少,說著鬼怪、輪迴的劇情也常見,但要把兩個完全結合就不太多,雖說最後都還是會回歸到人與自己的共處、面對自己、突破「心魔」的部分,但「鬼神論」常常圓不了劇情就把鬼、神拿出來搪塞一下,若要回到科學的精神、心理層面上就必須多加硺磨。 Read More →

00
大概在2001年前後,那時還沒有facebook,也沒有smart phone,或是youtube,上網還是必須用電腦,不能當低頭族,只能上bbs或是各大討論區跟人聊天、說話,最多就只有MSN、ICQ這種聊天工具,連打個簡訊都要按鍵按到死,才能打完一則70個字的訊息。

那時大家討論戲劇,一集一篇常見的。常常像這種一週一集的電視劇,一週都在討論前一週那集,若是遇到連續劇,就是週末會有大量的討論文章,重播看了又看,筆戰打了又打,最後成為網友、有時還約出去吃飯。

而今,網紅當道,開個直播就能討論了,卻少了文字的書寫,有點可惜。能做到五集播完立馬寫,實在要了老命XDDDDDD。今天多寫一篇,所以早上把泳給游了,隔日不用早起。哪像二十出頭那會,熬他個幾日夜也不要緊,筆戰打了就是!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