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劇的樣貌,台語的優雅!/《牛車來去》(一)

台語是個極為優雅的語言,它的聲調在抑揚頓挫能好好使用的人,聽來會令人為之著迷。現階段有太多的詞𢑥因為沒有相對應的台語詞,以致溝通上會在大部分的語詞中夾雜著我們稱之的國語,而在戲劇的表現上,就多以將所有的語言轉換成「全國語」這樣的模式;事實上即使台語在九◯年代後出生的孩子都不大使用台語為主要語言,但有很大一部分的人生活中還是會有非常多的台語使用。

在韓劇裡找回看劇的心動與療癒!

我已經忘了上一部看台劇(或台灣電影)時產生那種「啊!好好看、好滿足啊!明天又可以繼續往前走去!」的動人;經常有的感覺多半是:「好好講一個故事,怎麼,這麼難?」(好好講一個不用解釋太多別人就會相信且融入其中的故事,怎麼,這麼難?)或者也經常性地感覺在某一個點上發現台劇再沒有那種可以同理人生、療癒自己的動人了!

從韓國影劇回看金鐘57的台劇爆發,會是曇花一現嗎?

要說金鐘57幾部入圍多項的作品都是非常好的作品,這是不得否認的,且我也真心認為這些作品都值得觀眾細細品味。但要說「台灣影視作品朝著爆炸的方向前進(且每一部都很優秀)」這點我認為「還是要把一些沉痾給挖乾淨」,劇本要更多元的創作,演員要勇於挑戰各種不同的角色(陳柏霖的喜劇就演得非常好看啊!)不要耽溺於「已經能駕馭得很好」「觀眾一定會買單」的創作中,那麼台劇要追上韓劇的車尾燈才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