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組想傳達的議題太硬了。鄭文堂(編劇們,堂堂閉幕片沒有任何編劇的名字。)企圖用詼諧的方式來表現關於兩岸、中國、國與國的議題,好讓觀眾對國家認同、兩岸主權的問題有所思考。

這麼一個大問題,再把「衝組」在抗爭行動裡的角色加到元素裡,就別說放入一個重金屬搖滾樂團,想表現其立場,抓不到重點,已經像盤散沙,就別說宋江陣的精神、到底是中國還是內地、國家機器的監控。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