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怎麼開始。開始書寫對這本書的心情,站在與故事主角阿貞相同的位置上,我不知道該怎麼寫;在看完玲玲最後長長長長的絕筆書後,我也不知道怎麼開 始;剛結束一段幸福又辛苦的戀情,不知道下一段在哪裡的我,也不知道怎麼開始。我心裡惱怒的想著,「sanny(本書作者劉雯欣),妳究竟要我寫出什麼樣 的心情?」當我看著阿貞讀著玲玲的信時,我竟不知道決議分手的情人,對我,對這段感情,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我竟無法在看著阿貞與沈青長遠友情的同時,去 珍藏我與情人之間最後應該還留著的那份情誼。所以我惱怒著。

關於這本T(女同志裡,比較男性化的代稱)的成長血淚故事,我總覺得太殘忍、太嚴苛。我驚呼,不是因為同志路上,總是充滿著那些挫折、那些世俗的眼光、那 些選擇下的犠牲。而是不明白,為什麼故事裡,我們總要替同志捏造出那麼多的痛楚、那麼多被置身事外的荊棘給他們踩,讓他們踏?(縱使有些是真的)好像非得 要說清楚「你是同志就得受這樣的苦」,才能突顯愛珍貴,亦或是愛才能在心中滋長茁壯,又或者意似警告著「這條路不好走!」的話語。

其實很不能習慣sanny的文字敘述,看似現代的故事裡,充斥著許許多多拗口的字句,又帶點過去的色彩。尤其是對話裡,我總是反覆的唸著那些套在故事人物 上的對話,總是揣想「真的有人這樣子說話的嗎?」於是,當我一再的遇到那種我怎麼也唸不下去的對白時,我回到主角阿貞的身上,心想或許這一整本書,不是一 個故事,而是主角阿貞的思緒,我僅是跟著她的思緒遊走而已。

關於同志的身分認同,在阿貞身上不太多見,時空也跨越了十幾年。順應著時間,於是旁人默認了她的性向、她的家也隨著她的往上爬開始對她有了新的定義。只 是,在這之中,戀人的幸福,最終還是離開、遠離了。我不知道這十幾年,阿貞的內心怎麼不慌?怎麼不曾對自己的性向感到矛盾?怎麼可以那麼簡單的認同了自己 的樣子?怎麼當同齡的女子都有依歸時,她不惶恐?

這個世界,對邊緣族群太過殘忍。說故事的人,亦然。能不能夠,有愛我們就能生存?能不能夠,在相愛的時候,男男、女女都能不要面對那麼多的辛苦?能不能 夠,我們替這樣的邊緣,築一個美好的夢,即使充滿了無數的假象,讓他們/她們,能夠愛得純粹、愛得自然,誠如阿貞面對自己對女性的愛,那麼簡單!

閤上書的同時,這個自殺的結局,給人一道深深的悲傷,只是我不願悲傷。我知道愛很有力量,只要我們還有愛的能力,只要我們堅信愛的能量,不管再多的崎嶇,我們都能一一踏破。文字可以給人很強的力量,但最終我們都不能忽視,「愛」才能牽引我們找到對方!

我很喜歡這本書的封面。

Sanny│半煙書室


2007.12.01/唐山出版/ISBN:9789867021630
作者:劉欣雯

P.S
這本書高雄的獨立書店買不到喔!請問唐山的高雄經銷商是誰?
今天高雄冷啊!但沒有很冷XD

換日線的話:愛會讓我串起每一段戀情,我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