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從起風開始說起,鏡頭帶過「配戴口罩」的警示標語,像每天開啟空污app的提醒,總是黃橙紅在輪替,若是不經意發現app上出現空氣品質良好的綠色,還得興高采烈的截圖放上Facebook上,以茲記念。

《濁流》舉起這個時代的旗幟,說著那些工業污染背後的利益糾葛。 Read More →

十多年前看著楊清順的《台北二一》時,我曾站在台北的街頭,審視自己每一項選擇,每一項都讓自己在現實拉扯。多年後再看《最後的詩句》便想起當年走出電影院站在西門町街頭,回望從青春走向成年的經過,那些選擇是否能讓現在的自己,在殘酷的生命過程中,留下一點美好的氣味?或者如電影般,輕輕念出一首詩,想著那陽光灑落的午後,擁抱一場純真的夢。

這是一個橫跨十六個年頭,經歷台灣政權輪替,經濟、政治皆動盪的故事。青年在年少時跟著父母經歷經濟起飛的年代,離開校園懷抱著夢想,以為人生可以順利依循自己希望,完成每一個人生不同階段,理所當然需要完成的事情。男主角施人傑大概就是這十六年間,集其這個世代的人,所能遇見的殘酷。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