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歲以前看電視劇,每次到了「親情」的情節,只要有父親而且是個溫暖的父親,我總是會哭成淚人兒,像在替童年望著父親背影的那個我,哭乾當時沒有掉下的眼淚。《俗女養成記》裡陳竹昇飾演的父親,應該是許多人內心渴望的、希望的那種父親的模樣!也許不需要像山一樣替自己遮風避雨,但也要在任何時候在自己身邊說一句:「爸爸在這裡!」就能在心裡替自己的軟弱加上一點勇氣!

可能是在某一個時間點上,我跨過了「父愛」這個關卡,所以沒有在這部電視劇裡那些父親與女兒的劇情裡掉過眼淚,總是想著這對父女的互動真是可愛,我想如果父親還在,我應該也是這樣跟他打鬧的。

《俗女養成記2》應該是台灣電視劇裡可以拿來做為「第二部」的參考範例了。第一部在陳嘉玲回到台南時做了結尾,確實留下第二部很好的開場,沒有說完的故事,繼續說就是了,就不用「為了延伸而延伸」硬拗出第二部的劇情。

雖然不是很喜歡第一部陳嘉玲與蔡永森這段關係,像召喚似的將女人又推入了「非得投身進愛情裡」的結尾,但有了第二部的加持,女性與「愛情」或與男人的關係,終於不再如同上一輩是「依附」,而是真正的讓女人回到了「自己」,讓這部電視劇有了更多可以加以想像不同年紀、不同女性的樣態:

陳嘉玲四十歲的徬徨,洪育萱四十歲的學習獨立,朱鶯(那只鳥)與秀琴(嘉玲她媽)年過半百的六十後重新看待愛情與婚姻,以及最年長的陳李月英(嘉玲阿嬤)從第一部「要回自己的名字」延伸到第二部「重回一個人的生活」⋯⋯

也是延伸第一部的陳嘉明與許建佑的戀情或小杜曖昧,應該是《俗女養成記》這兩部最大的亮點了。

「同性戀」到底怎麼談戀愛的?跟異性戀真的沒有什麼兩樣。打開了「出櫃」這扇在同性戀情最難開啟的門後,其他的都與異性戀會遇到的問題相同:

要不要在一起?有沒有要結婚?你要跟隨我還是我要跟隨你?是因為被照顧所以在一起,還是真的會有想念的那種喜歡?有沒有渴望和衝動想要與另一個人在一起?

這樣自然地將同性戀放進這個純樸的小鎮還可以被接受,也還能遇到另一個毫不遮掩的示愛,像是童話的美好(假象)但更是將其偷渡到戲劇中,讓同性戀情再也不是只能躲在櫃子裡終日只得以伸手不見五指的方式表現!

四十歲的女人究竟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活出什麼樣的姿態?四十歲以後的人生到底應該往哪個方向建立出符合那個年紀應該有的人生?第二季的《俗女養成記》 給了一個漂亮的結尾,呼應了第一季陳嘉玲哭著問江顯榮:「你要不要娶我?」後來的陳嘉玲再也不是那個害怕沒有人要,而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女人了!

也如同陳嘉明和許建佑那場分手戲,當許建佑雙手抓住陳嘉明的手跟他說:「勇敢一點,想什麼就說出來。」陳嘉明勇敢地拒絕了許建佑,即使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終於能夠說出自己不要的!(這場戲足以替這部電視劇再加一百分。)

我們總是在人生的路上用掉很多時間跟家人、朋友、愛人和那些我們會遇到的人建立關係,總是這麼想要得到那些我們所在乎的人他們的認同,於是經常忘記了自己想要的、不要的,於是收斂著不去表現自己的膽怯和害怕。在陳嘉明和小杜上的表演課裡,老師問的那句「你呢?你在哪裡?」大概就是整部《俗女養成記2》的精髓了!

從第一部到第二部最後一集的前二十分鐘,我都沒有掉過眼淚,我想我應該已經在「親情」這一關免疫了,但還是在最後陳嘉明和許建佑那場分手戲哭到無法呼吸,而本來以為前面那段夠好哭了,又在陳嘉玲生孩子那段又哭到不行。但誰說哭泣不行呢?哭不出來像洪育萱那樣的人生是多麼辛苦的事啊!

《俗女養成記2》/2021

導演:嚴藝文、陳長綸

編劇:嚴藝文、范芷綺、黃馨萱

演員:謝盈萱、藍葦華、陳竹昇、于子育、夏靖庭、楊麗音、陳家逵、楊銘威、宋偉恩、吳以涵

圖片來源:《俗女養成記》Facebook

延伸閱讀:《俗女養成記》/幸福或者婚姻(有人愛),是女人最終的快樂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